北京的清水泉

真相就像诗歌 而绝大多数人都讨厌诗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