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法律咨询

1.14日,服下了最後一粒100mg土耳其制安得卡碇,已經沒有可以抑制雙氫睾酮的藥了,終於將我推上了絕望,什麼家族顏面,什麼所謂的愛,只不過是他們想控制我的藉口,不過,他們這樣逼死我也挺好的,因為這樣就不會讓他們顏面掃地了。
0 个回答
csRyan MTF MIZUKY

0 声望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