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otstrap

男跨女 | MTF

私密话题, 我一般不告诉你

那一年,爷爷也走了。
生理的变化带给我更多的痛苦,我的声音开始变得粗了,情绪更低落了,出现了性特征,一次和老爸在老家二楼大厅睡一块竟然被发现有无法控制的cb的生理现象,本来就懊恼的我听到他随口的一句话后更加刺痛了灵魂。伤心欲绝一段时日后,耳朵聋了,喉咙发炎,鼻炎也来了,后来大伯带我去治好了,却发现眼睛已经近视230度了。
无法面对自己,痛不欲生,无法发泄,靠打插卡游戏麻醉自己很长时间。难以安睡,无法继续学习,身高再也没长了。我的最后一个室友是一个叫逸的男孩,干净帅气,长得高,而且是个学霸,他有点强迫症,很自律。
我又偷偷的喜欢上了他,终于似乎要从上一段感情中走出来了,可是后来他也搬走了,好像是转学了。我的
性格开始有点叛逆了,彻底的变成了一个坏孩子,找各种原因逃学。后来被一向敬重和气的大伯训斥并跪在祖宗面前悔过,大伯要我回去好好学习,不要耍孩子脾气,是不是想当二流子,不好好念书,这么小和人学坏怎么办,将来坑了一辈子,后悔莫及。
我低着头,不吭声……
说话别不吭声,哑巴了?大伯狠狠的训斥着我。
奶奶一脸愁容,欲哭无泪的拉着我起来,要我好好听话,快和大伯回到学校念书。我起来走进房间拿出一张纸条递给大伯,上面写着要我回去,生不如死八个字,然后继续跪着。
大伯看到字条后,失望透顶,留下一句话,将来学坏了,坐了牢,别怨我们长辈没有好好管教你,然后很生气的说以后再也不会管你了,我打电话给你爸,然后就走出了大厅。奶奶长长的叹了口气,想留住大伯吃饭再走,大伯说气都气饱了。我在心里哽咽着说:爷爷,奶奶,大伯,爸爸,原谅我,我有难言的苦衷。你们或许永远都不会明白我的痛楚。然后接着跪,直到奶奶拖我起来,说不再逼我回去读书了。
后来,
我成功的辍学了,老爸叫堂哥送我上火车,说到金华下火车,他会来接我的。
下了车,爸爸没有做声,一脸不高兴,只是默默的领着我走,半天没有和我说一句话,我也低着头,知道自己确实不对,我明白他是该有多失望的。老爸招待我吃了早饭,依然没有多和我说其他话,更加没有问我为什么要辍学,领着我上了一辆开往嵊州市的车。
以上内容为网友发表,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与本站立场无关
0 条评论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