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女人,为何困在一个男人的躯体中?

每次听到有人说那个小伙子,我都难过的想死。

二、待到山花烂漫时

那年,还有种叫做学前班的东西,我六岁了。

我爸是真的觉得我实在太没有男子汉气概了,于是赶我回了老家去干农活。

爷爷是练家子出身,听说少年时就杀过几个伪军,算是远近有点名气的江湖人物。

他让我去练所谓的蛤蟆功。很丑,双手抓住两只木桩,右腿搭在左腿上,踩在更高的木桩子上。我说这不就是蛤蟆功嘛,白白挨了一顿板子,皮开肉绽。

于是,我趁下地干活的时候,把棒子(玉米)苗儿全给锄了,只留下了草。

乡下的日子索然无味,他们嫌弃我太干净,身上看不到一点泥巴,都不和我玩。

我喜欢一个人坐在大树下看水塘里的鸭子,我觉得它们无忧无虑的,白毛绿水红掌清波,倦了扑扇下翅膀,饿了就抓点鱼虾。我开始觉得自己太没有自由了,也搞不清楚到底是什么会让所有的人都在针对我,想着想着我成了一只小雏鸭,游啊游啊游,不知不觉就下了水,没了声息……

我被人救了上来,渐渐有些清醒的时候,听到外面屋子有好多人在说话。

“这孩子一定是魔症了!”

“你看他白惨惨的,是不是水鬼上身了?”

“早就发现他不对劲了,天天蹲在水坑边不吱声。”

“西边十几里有个神仙老祖……”

……

爷爷把我带去了一个偏僻的村子,说我是有症儿了,那里有位神仙,可以治好我。

“你知不知道狐狸精?”神仙在听到我爷爷讲完我的事儿的时候问道。

“狐狸精有好有坏,好的就像那涂山氏,这坏的嘛,比方说,妲己……”

“你家孙儿是小坏狐狸给上了身,所以才会说自己是个姑娘家……”

“他出生的时候一定是见了兔子,引来了狐狸。”

……

最终我还是屈服了,跪在一副三清画像前,耷拉着脑袋。

神仙上完香,点了一支烟,深深的抽了一口,然后吐在我的脑袋上。

闻着浓厚的烟熏味,听着神仙唵嗯吽吶的腔调,只觉得昏昏沉沉,眼睛都要睁不开了。

放佛我的灵魂都要离开了身体。

在那一瞬间,我看到了清澈的蓝天,潺潺的山溪,露红凝艳数千枝的映山红。

还有扎着马尾辫的小姑娘。

她在丛中笑。

以上内容为网友发表,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与本站立场无关
3 条评论
pika丘 · 3年前
众里寻她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回复

Moya · 3年前
😂小狐狸

回复

青城不悔 · 3年前
她在丛中笑

回复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