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身上有可以被归类成群体的特点,我们每一个人就都有可能成为偏见的受害者。究竟为什么人们容易对和自己不一样的群体──也就是所谓的「非我族类」──产生偏见,甚至出现排斥的心理呢?


对面走来一个人影,从她高大的身形、稍嫌粗旷的五官与宽阔的肩膀看来,你判断她是个男性(或至少生理上是个性染色体为XY的人)。然而同时你也注意到她留着一头长发、穿着跟鞋与长裙,还抹着一抹红唇。这时你会怎么反应?


 觉得没什么好奇怪的,如何穿着打扮是每个人的自由?

 还是因为好奇忍不住直盯着他看,在她走过身边时举起你的手机照相,跟朋友炫耀你今天的「奇遇」?

 又或者你会马上做出判断,告诉自己这个人是个精神不正常的危险人物,因此走到路的另一边,尽力离她越远越好?


什么是偏见?什么又是性别刻板印象?

在社会行为研究领域当中,最常见也最危险的就是偏见。透过教育,我们知道人们在过往的历史中,不乏因偏见犯下严重罪刑的事例:美国的3K党对黑人犯下私刑、二战时期杀害犹太人的纳粹、以铲除异教徒为借口的烧杀掳掠… …究竟偏见是什么?又是如何产生的呢?


偏见是一种态度,由三个成分组成:情感或情绪成分(负面或正面情感)、认知成分(刻板印象)与行为成分(形成歧视)。让我们先来看看偏见(prejudice)的定义:

对待可辨别之团体成员的敌意或负面态度,其基础仅有身为该团体成员。


讲白话一点,今天假如小明对特定群体带有偏见,那他会认为这个群体中的每个人「都一样」。就算看见群体中的个体展现自己的特质,看在小明眼里也都会被忽略。他会帮这个群体贴上负面标签,将所有群里视为一体。比如说黑人都运动很强、犹太人都很爱钱、胸部大的女性就是无脑、刺青都是混黑道的、同性恋都会得爱滋病;而穿女装的生理男性,就是精神不正常、是神经病。然后从这些印象去形塑自己的价值观,并让这些价值观影响自己所展现的行为。


现在让我们谈谈刻板印象。


从上文的脉络,你可以发现刻板印象正是形成偏见的要素之一。对于性别的刻板印象可能每个人都有,只是有没有发现这件事以及愿不愿意承认。


关于刻板印象,我们可以把它理解成「人类用来简化外界事物的技术」──因为社会外界实在是太复杂了,除了自己专精的领域我们可以形成比较正确的态度,对于其他各式各样的议题,基于最不费力原则(the law of least effort, Gordon Allport, 1954),人们就容易以较简单、概略性的信念去自行理解。


而当我们对特定性别特征的人抱持着某种的想法,就会对符合这个信念的事件特别留意,也更常回想。如此循环下来,不管个体所属的性别表现出来的行为是否符合我们的印象,人们仍不断的「只记住自己想记住的」,持续强化对该性别的刻板印象。比如说女性就是比较有同理心、男性比较不爱干净;女性老是动不动就哭,男性就是比较有领导能力。


由于我们的讯息处理能力有限,人类的行为像是认知吝啬鬼(cognitive misers)──运用捷径、采取经验法则来了解他人。

──《社会心理学》第八版,〈偏见:原因、后果和对策〉


为什么我们会排斥和自己不一样的人?

偏见如果让一个人开始针对特定团体的成员,做出不正当、甚至有害的行为,这时就会产生「歧视」。只要身上有可以被归类成群体的特点,我们每一个人就都有可能成为偏见的受害者。究竟为什么人们容易对和自己不一样的群体──也就是所谓的「非我族类」──产生偏见,甚至出现排斥的心理呢?


有一种说法,是以演化的角度进行解释:在以前资源竞争更为激烈的时代,具有偏好自己家人、部落或种族的特质,能让我们的祖先相较于其他竞争者,更能取得演化上的优势。然而现代社会上的偏见,绝大多数却是出自各式各样干预的力量。这些力量要求人们顺从社会上的规范,为我们形塑各式各样的价值观。当社会充满了告诉我们「何谓男性特质」及「何谓女性特质」的刻板印象讯息,我们便可能建立出带有偏见的态度,做出自己都未察觉的歧视行径。


让我们以文章一开始的情境进行讨论。相信许多人在看见生理明显是男性、却穿着女装的人走过身旁,呈现出来的感受鲜少是正面的反应,因为眼前的情景,明显与社会赋予我们的教条相牴触。在不久前,社会上还普遍存在着男性就该念理工科、女性就该念文组、女孩温柔似水、男儿有泪不轻弹等观念,就连「女子高中制服限穿裙子」相关规定的解禁,也不过是这一、两年间的事。


然而什么女性服饰、男性服饰,其实就是当代社会所附加的规范与解读。不过在几百年前的欧洲不同地区,高跟鞋、裙装、紧身裤可是只有男性才能穿的,象征男子气概与气魄;而法国的圣女贞德审判时被附加上的其中一个罪名,便是「穿衣服像个男人一样」。


我们现在看过去,总觉得那时的人们实在是反智又乡愿。然而当未来的世人回头看我们时,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otadqxmzai2qscespqdfegmwmexndt.jpg


如何减少心中的偏见?

想减少偏见的形成,直观的作法便是提供更符合实际情形的正确资讯。然而就如前文所述,就算提供不同而多元的讯息,人们仍可能选择性的留意符合自己印象的状况、只记住自己想记住的,对于这样的事迹也更常回想。


此外,别忘了著名的「自我验证的预言」(self-fulfilling prophecy)──如果你在路上遇见穿着女装的小张、推测她可能是个猥琐的人,你下意识的特别提防她,眼神也目不转睛的死盯着她;而这些行为让只是有着扮装兴趣的小张感到紧张、不自在,她的姿态可能因为你具攻击性的眼神而更为内缩、头也不愿抬起以避免和你有更多的冲突。然而看在你的眼里,这一切正好符合你最初的「信念」:扮女装的小张动作鬼祟,想必是个猥琐的人。


对于这样的困境,社会心理科学家相信教育会是解答。此外,让个体持续的接触他原本不熟悉的外团体成员,也可能修正因刻板印象所造成的偏见与歧视。但是值得注意的是,并非所有类型的接触都能成功降低两造的偏见,有的时候不当的接触甚至反而使情况变糟,使双方产生更多的敌意与冲突。


到底什么样的接触才是比较好的方式呢?根据Gordon Allport(1954)的研究,想成功建立起降低偏见的「接触」,必须符合以下三个条件:


    1 地位平等:两方接触的团体须处于平等的地位

    2 相互依赖:双方共享相同目标,也觉察到他们所享的共同利益与共通性

    3 外界的支持:双方的接触,需要得到法律或者社会规范(例如当地习俗)的支持


当然除了上述的各种方法,也让我们别忘记同理心的培养。透过同理他人的心境,我们能试着了解对方所处情境以及他为什么这么做的原因。敞开心胸,接受各种可能性,以消弭无所不在的偏见。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Part of the information in our website is from the internet.If by any chance it violates your rights,we will delete it upon notific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Thank you for cooperation.
0 条评论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