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帝总爱跟人类开玩笑,他从来不管自己的恶作剧会给人类带来多大的痛苦。

我从出生时起就被上帝狠狠地摆了一道,他把女性的灵魂装进男性的躯壳,然后把这个奇妙的组合塞进了我母亲肚子里,任由她十月怀胎的孕育,最终让错误降临于世。

我生理性别是男人,心理性别是女人。

我的灵魂被上帝装错了躯壳,从此我的灵魂开始了与身体的对抗挣扎。

小时候我最爱玩的游戏是扮家家酒,我总是争着扮演母亲或女儿。

那时性别的冲突还未在我内心萌芽,我只是在那种女性角色里感到十分地自由舒畅。

那些抢不到女性角色的女孩子,总是生气地冲我大喊:“妈妈应该由我们女生来演,你一个男生不能演。”

每遇此,我总大声吼回去:“谁说男生不能扮女生,我想扮就扮。”

小时候母亲领我去百货商店,指着小汽车问我要不要,我总是把头摇得像拨浪鼓。

母亲为此还夸我不乱花钱,很懂事。

其实她不知道,我对这些玩具根本不感兴趣。

如果她指着隔壁花花绿绿的头绳发卡问我要不要,我一定连连点头。

我心中女性角色的觉醒是在7岁。

那时我在幼儿园,看到同班小女生扎着各式各样的小辫子,突然特别羡慕。

有天放学回家,我认真地跟母亲说:“我要扎辫子,我要留长头发。”

母亲当时听闻哈哈大笑,以为小孩子想一出是一出,便不以为意道:“好啊,长长了妈给你梳个大麻花辫。”

我开心地不得了,从此认真地蓄起头发来。

可就在我憧憬着自己扎着麻花辫上学时,有天母亲突然拿着剪刀向我走来:“头发太长了,妈给你剪短。”

我惊讶地冲她大喊:“你说了给我扎辫子的,不能剪!”

母亲失笑道:“那是开玩笑的,男孩子得留寸头才行。”

我听闻立刻剧烈地挣扎,大哭大闹死活不剪。

母亲生气地呵斥道:“男孩子留长发让人笑话!”

最终我的头发还是被母亲剪短了。

看着自己的黑发落地,我坐在板凳上默默流泪。

那时我突然醒悟,我连留长发的自由都没有,只因为我是个男生。

我讨厌做男生,我要是个女生就好了!


做女生的想法在我内心埋下了种子,随着时间渐渐开始生根发芽。

母亲去上班,我会偷穿她的裙子和高跟鞋,打开她的口红涂抹在嘴唇上。

虽然衣服很大垂脱在地,脸也画得跟鬼一样,可望着镜子里的自己,我依然充满了孤芳自赏的兴奋感。

这种扮装游戏我能玩上一整天,直到母亲快下班时,我才恋恋不舍地收好衣服,去洗手间洗脸。

有次母亲拿着自己的口红自言自语道:“口红怎么少了,我没怎么用啊?”

我听闻吓得心脏狂跳,打那以后再也没敢动过她的东西。

十岁时,我在厕所垃圾桶里发现一张带血的卫生巾。

我害怕地告诉母亲,母亲说那是她来例假用过的。

我一听血是她流得,以为她要死了,吓得哇哇大哭。

母亲跟我解释,这是正常现象,不是生病。

我问我会不会流血,母亲笑道:“只有女生才会来例假,男生不会的。”

一听又是女生独享的特权,我马上嫉妒地要命,每天祈盼着自己也能来例假。

后来有天早晨,我在厕所尿尿,突然发现尿液是红色的,像是流血了。

我开心地大喊:“妈妈,我来例假了,我成女生了。”

母亲进来一看,吓了一大跳,赶紧带我去医院检查。

最后结果出来,膀胱发炎,医生说多喝水别憋尿就好了。

母亲听了这才放心,而我却特别伤心,感觉一份耀眼的希望被人扑灭了。


我的天性唯一会得到解放是跟表姐在一起时。

表姐是个很单纯的人,我经常故意挑唆她,拿出自己的裙子发饰将我打扮成女生,她也乐此不疲。

如果这时有人冲出来指责制止,我就会把责任都推在表姐身上,说她非要打扮我。

表姐人老实,每次听了也不反驳,低着头乖乖受训。

而我却像得了免罪金牌,让天性和自由肆意释放。

有一回我看上了表姐的一件红色斑点连衣裙,喜欢地不得了,恨不得立刻带回家。

可我知道我一个男生跟表姐要裙子太奇怪了,容易惹人怀疑。

所以我趁表姐不注意时,用剪刀在裙子上剪了两个洞,然后告诉表姐她的裙子破了。

表姐不疑有他,还以为是自己不小心弄得,我趁机说回家路上帮她扔掉。

实际上,我把这件裙子带回了家,偷偷藏在床底下的鞋盒里,偶尔趁没人时拿出来偷穿。

后来这件裙子被母亲大扫除时翻出来,她看到破破烂烂地就给扔了。

我知道后非常生气,跟母亲大吵一架。

母亲不解:“一件裙子你这么在意干嘛?”

我被问得哑口无言,最终憋出一句:“那是表姐最喜欢的裙子,她让我帮她保管的。”


青春期里,我的内心已经苏醒地差不多,认识到自己就是想要做一个女生。

中学时我喜欢上一个男生,他也是我的好朋友。

我不知从何时起看到他的脸会笑,听到他的声音会心动。

但我不敢当面表现出来,我敏感地知晓这会吓到他。

所以我偷偷地用了其它方式,我匿名给他写了一封情书,完全是少女的口吻。

我将内心的情意毫无保留地落于纸上,然后趁机偷偷塞进他的书包。

放学后我找借口翻他书包,将信装作不经意地拿出,故意兴奋大喊:“有女生给你写情书哎!”

他害羞地夺过去,慢慢拆开来。

我在一旁小心观察他的表情,他越读表情越凝重,我心虚害怕地心脏狂跳。

他读完后什么也没说,将信收好,默默地拿起书包离开。

我小心翼翼地跟在他身后,大气不敢喘,也不敢问他什么想法。

走到回家的分叉口时,他突然捏住刹车停下来,他目视着前方道:“以后别再弄这种恶作剧,很无聊。”

我装傻充愣:“什么恶作剧啊?”

“你的笔迹我认得。”

一句话犹如晴天霹雳,我顿时颜面无存。

他把头转过来,认真看着我道:“你知道吗,大家都在传你是个同性恋,说你喜欢男生,不喜欢女生。起初我一点也不信,现在我觉得你是了。”

他的话令我又惊又怕,我当场恼羞成怒道:“我不是同性恋,我只是想做个女生,我也觉得我应该是个女生。女生喜欢男生有错吗?”

他听完震惊地双目圆瞪,不可置信地打量着我,我忍不住趴在自行车上嚎啕大哭。

过了很久,他小声道:“我……我会帮你保守秘密的。”说完他骑上车子落荒而逃。

之后我战战兢兢地去上学,他开始躲闪我的目光,不再跟我一起玩,不再跟我讲话。

久而久之,他不再当我是朋友,我们逐渐形同陌路。

我的初恋就这样幻灭了。


上了高中,学校要求强制住宿,这对我来说简直就是地狱。

一堆男生在澡堂赤裸着身子洗澡时,我会非常害羞,室友总是嘲笑我扭扭捏捏。

我爱卫生好整洁,喜欢护肤美发,这让我受尽嘲讽。

同班同学会因为我翘兰花指给我贴上“娘炮”的标签,然后不分场合时间地侮辱我、孤立我。

我就是在各种暴力的霸凌下慢慢熬过了高中三年。

我没有告诉过任何人我的秘密,因为那时我已经很明白,普通人不愿接受任何与自己的不一样,更何况我一个男生想变成女生,这对他们来说只会是天方夜谭。

18岁高考结束的那天晚上,我终于下定决心告诉母亲:“我体内有个女人,我想做女人,我讨厌自己的身体是个男人。”

母亲当场崩溃,她哭了很久骂了很久。

最后她抱住我向我哀求道:“你做什么妈都愿意,只要你别有这种变态的想法!”

我跟她解释:“这不是我能控制的,我从你肚子里出来时就想做个女人,是你把我生错了。”

母亲当场甩了我一巴掌。

从那天起,母亲出门开始有了戴口罩的习惯。

以往走路风风火火的她,现如今走在路上畏畏缩缩,总是不安地东张西望。

她觉得邻居路人都躲在暗处等着窥伺她的秘密,等着揭露她儿子的丑闻。

其实外界还没有给我们压力,母亲已经把自己吓死了。


后来我报了离家很远的一所大学。

我努力打工攒钱,在外面一个人租房。

我开始大胆地购买女性的衣服鞋子化妆品,在家里试用时我也不用再遮遮掩掩。

自由让我上瘾,我越来越不愿压抑自己。

我的女性灵魂已经茁壮地挣脱了锁链,她每天都在呼之欲出。

终于有天,我大胆地化好妆,戴上假发,穿了一件黑色连衣裙去上课。

同学和老师都吓坏了,整节课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我身上,他们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他们的目光如刀如箭刺在我的皮肤。

我强壮镇定地坐在那故作自然,下课铃一响,我拿起书在他们诧异的眼光中阔步离开。

回家的路上我边走边哭,错的明明不是我,心怀偏见的明明不是我,为什么却要我去承担各种伤害,凭什么?

没人给我答案,我只能去接受事实。

偏见就是会存在,你永远无法改变,你只能选择坚强面对或者自我保护地退缩。

于我而言,人生的选择很紧迫、很无奈。

人啊,就是要踏着荆棘,流着鲜血,才能走上真正的属于自己的路。

毕业后找工作,我被人带着各种疑惑、诧异、嘲弄的眼光拒绝,谁愿意招一个怪物去公司呢?

要自由,还是要生存,这是个问题。

最终我还是决定为了生存牺牲自由。

我脱下了女装,卸掉了妆容,重新穿上男装,然后顺利找到了一份工作。


我在网上认识了一个男朋友,他为人风趣幽默,我们俩一拍即合。

不过我跟他隐瞒了我的性别,我一直假装是个女人。

后来我装扮成女人跟他见面,他一点也没发现。

我越来越擅长伪装,可我也越来越贪恋感情的甜蜜。

我们经常约出去吃饭、喝酒、看电影,他对慢慢我付出了真心。

我们之间的亲密仅限于接吻,有时他抚摸我我都会及时阻止。

刚开始他还以为我很矜持会尊重我,可时间久了他渐渐不满。

有次我又推开他,他非常生气,问我是不是不爱他。

我思虑良久,终于跟他说了实话。

“其实我是个男人。”

我脱下裙子给他看,他瞬间傻眼。

“我的灵魂是女人,我骗了你,对不起,可我真的爱你。”

他当场猛扇了我一个耳光,骂了句“变态”然后落荒而逃。

第二天,我的出租房门口被他用红油漆写满了“变态”、“人妖”、“恶心”、“人渣”。

我去公司上班,组长将我挡在门外,说公司收到匿名信件,里面说我有特殊的变态癖好,如果公司不把我辞退,他就要带人上门来闹。

组长无奈道:“平时就觉得你有点不同,但没想到……唉,公司的形象和声誉不能受影响,你另谋高就吧。”

在失业、失恋的双重打击下,我收拾行李回到了老家,拿着多年来的存款开了个小店。

等着别人理解是件很难的事,人还是只能靠自己。


我把小店挣来的钱一点点攒起来,我决定去医院做手术,我想彻底改变我的性别,起码是外在的性状。

母亲老了,之前生了场大病,在医院住了三个多月。

我一直照顾在左右,她慢慢恢复后。

有天晚上突然告诉我:“这次生病让我明白了好多事,人生最重要的其实是健康和真情,性别根本不是什么大事。你想做女人就去做女人吧。”

我听闻惊喜地抱着母亲大哭。

母亲陪着我去了医院,手术前我躺在床上,她摸着我的脸道:

“儿子,这是我最后喊你一声儿子了。以后,我就只有女儿,没有儿子了。”

手术进行了十几个小时,我摘除了喉结,改造了下体性器官。

麻药退去后,我苏醒过来,主刀医生笑着跟我说:“恭喜你,你终于变成女人了。”

当下我忍不住喜极而泣。

可手术后第三天,我突然感到了下体的勃起,那是男性才会有的感觉。

我吓坏了,崩溃地喊着医生,我冲医生怒吼:“手术失败了,我又勃起了。”

医生听闻哈哈大笑:“没有失败,这是幻肢痛,是手术的正常反应,过几天就好了。”

我当下惴惴不安,过了十几天恢复好了才安心下来。

三个月后,我的身体已经康复地差不多。

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简直不可置信,那是一副女人的躯体!

我换上红色连衣裙,穿上高跟鞋,化好妆容,一个人去了商场。

我终于可以大大方方地走进女装店,当我听到导购员走上前来问我,“小姐,需要什么”,我开心地不得了。

这就是我梦寐以求的生活啊,一个属于女人的生活。

我去公安局更新了性别资料,领了全新的身份证。

我终于从男性变成了女性,我的灵魂终于在这个女性躯壳里安分下来,它终于不用再挣扎痛苦了。


之后,我还认识了一个心仪的男人。

刚开始一个月我没有告诉他我的经历,第二个月时我下定决心告诉了他真相。

他听闻后什么也没说,然后消失了。

就在我以为这段恋情结束时,隔了半个月,他又重新出现了。

他告诉我他这段时间去查了很多资料,自己思虑了很久,最后做好了决定才来见我。

当时他看着我的眼睛认真道:“我喜欢你,觉得你很有趣,很善良,你的性格深深吸引了我。我以前当你是女生,现在也觉得你是个小女生,未来我还想把你当女孩子呵护起来。因为你就是你自己,你就是个女人。我是个男人,男人爱上了女人,所以我想继续爱你。”

奥维德在他的作品《变形记》里讲述了这样一个故事:

一个叫伊菲斯的女人自生下来就被当作男生,原因是她父亲极度地重男轻女,她母亲害怕丈夫杀了女儿就隐瞒了她的性别,对外称她是个男孩。

但在伊菲斯13岁时,她爱上了一个美女,为了能跟对方在一起,伊菲斯去向神祈祷。

最终伊菲斯化作男儿身,跟自己的心上人结了婚。

我跟伊菲斯一样,转化了性别,得到了真爱。

只是她有神的帮助,而我没有神灵的庇佑,我有的是面对人生的勇气和我所爱之人的包容,这些比神明的力量更伟大、更珍贵。

我终于做了女人,上帝的这个错误最终被我自己纠正了。


来源:周冲的影像声色

原文链接:https://www.sohu.com/a/324161942_486486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Part of the information in our website is from the internet.If by any chance it violates your rights,we will delete it upon notific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Thank you for cooperation.
3 条评论
VanGuard · 2个月前
祝福你,幸福的女人

青青 · 1个月前
姐姐很棒。祝你幸福~

心心姐姐 · 3周前
要是能不做手术该多好啊,我也好想成为女孩子,能体征是女孩子,能被当作女孩子对待就足够了!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