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 罗琳阿姨的岁末“大瓜”

《哈利·波特》的作者JK·罗琳最近又一次登上全球热搜榜第一,不过这一次不是罗琳阿姨新书发布,而是一场舆论风暴,她在推特上“冒犯”了LGBT群体。

1.jpeg

2.jpeg

▲ 亲自在推特上予以声援,她说:“你可以穿你喜欢的衣服,自由定义你的性别,在和平与安宁中尽享人生…

但是,只因为一位女性说了一句‘性别差异是客观存在的’,就把她逼到失业,这算怎么回事?”/图片来源:环球时报

事情的起因,是一个名叫Maya Forstater 的女性研究员。本来Maya只是一个学者,供职于一家欧洲智库。近来,她在推特上反对英国政府允许个人自行选择性别的政策,强调性别只能由生理决定,由此引发了跨性别乃至整个LGBT群体的众怒,酿成了一场舆论批判风暴。

随后Maya供职的那家智库以此为由,拒绝与她续签劳动合同,把她解雇了。Maya难以认同,向英国法庭申请仲裁。然而法庭又宣判Maya败诉,认为Maya在互联网上的言论不是“哲学性观点”,具有“冒犯性”和“排斥性”,不支持其个人劳动权益主张。

本来这就是一起少数群体的“政治正确”霸凌事件,Maya也不是公众人物,大概率会自认倒霉。但没想到作家JK·罗琳在互联网上公开声援Maya,批判个人自行选择性别认同的荒谬之处。由于《哈利·波特》的读者中有不少LGBT人群,罗琳的言论引发了LGBT粉丝的怒火,他们声称要将罗琳“除籍”,不承认她是《哈利·波特》的作者。

20200102_185547_000.jpeg

有外国网友评论,罗琳犯了一个“错误”,因为她表达了一个“基于事实的观点”。

年终岁尾,霍格沃兹的“魔法迷”们没有迎来罗琳阿姨的贺岁故事,反倒被这个岁末“大瓜”正中脑门。“关切”罗琳立场的国外媒体迅速站成两队,同情和支持LGBT群体的“白左”媒体表达遗憾和惋惜,支持罗琳的保守派和右翼自由派媒体批判LGBT群体“强暴”公众,借“自由原则”的武器搞“诺斯底式政治运动”,斥责他们是在破坏个人的自由权利。

(注:诺斯底主义, Gnosticism,又称“灵知派”,“诺斯底”是古希腊语“灵知γνωστικ”的音译,即强调个人灵知高于正统学说、传统和宗教权威。在这里是讽刺LGBT群体将主观的性别认同凌驾于社会常识之上。)

20200102_185547_001.jpeg

不过对于国内的吃瓜群众而言,这个岁末“大瓜”不太容易消化,里面的太多“迷惑”行为。为了方便大家顺利“吃瓜”,我们就来排排坐,切西瓜。

02 LGBT是何方“妖怪”?

首先,我们得搞清楚,罗琳阿姨招惹的LGBT群体究竟是何方“妖孽”,什么人群属于LGBT。LGBT其实是四个单词的首字母组合,即女同性恋(Lesbian),即俗称的“蕾丝边”、男同性恋(Gay)、双性恋(Bisexual)和跨性别群体(Transgender),即“变性人”。

人类的大多数基本都能接受天然的生理性别差异,并形成相应的心理认同,从而形成较为稳定的两性关系结构。但是这四群人游离在正常的两性社会关系之外,他们是“性”和“性别”上的少数群体,尽管彼此之间没有什么联系,但是基于这一共性,就把他们搁在一起了。有时西方媒体也会把性别认同不明的群体Q(Questioning),也就是不知自己应该是男是女的群体和LGBT放在一起,合称LGBTQ。

当代西方的社会思潮往往有着非常“鬼畜”的一面,LGBT就是其中之一。对于国人而言,同性恋尚可理解,无非就是性取向不同,那跨性别和性别认同不明又是何种“奇葩”,难道不是脱下裤子就知道自己是男是女了吗?

3.jpeg

有时并非如此,因为形成性别认同的机制可能有两种。“脱裤子”属于生理性,也就是生物学意义上的性别,这是建立在客观科学方法上的分类。但还有一种分类方式是建立在心理学意义上的主观认同,即心理上的性别认同,确实有一小部分人,心理性别认同和生理性别相反,所以就去“变性”了。

由于心理学建立在现象学的方法论之上,与科学实证主义分属不同的认知路径,所以两者孰对孰错最终变成了哲学问题,一时很难回答。

20200102_185547_002.jpeg

▲ 性别认同是先天决定的,还是后天社会环境建构出来的?这是个哲学问题

通常而言,基于客观的生理性分类判定性别一直都是人类社会的主流做法,这一点超越政治意识形态,是贯穿所有人类文明的共性文化特征。西方以前也是如此,不仅如此,对于性别相关的道德戒律还十分严格,同性恋什么的,只有在古希腊和古罗马才是社会习俗,到了中世纪和近代,被宗教观念和社会道德观念强烈压制。

比如英国作家奥斯卡·王尔德就因同性恋而被捕入狱。

20200102_185547_003.jpeg

随着西方从现代社会步入后现代社会,这些传统观念逐渐被后现代思潮解构。在之前一篇关于欧洲暴乱的文章中,我们谈到了战后哲学家德里达的解构主义哲学。解构主义将决定存在本质的结构性因素从主体地位中驱除出去,事物的本质意义就变得可选择甚至随即。

比如性别这件事,一旦把占据主流的生理性分类方式从两性社会关系的主体地位上拿掉,性别认同不仅可以选择,甚至还可以通过不同方法排列组合。

比如像这样:

生理男性+心理男性+性取向女=一般男性

生理男性+心理男性+性取向男=男同性恋

生理男性+心理女性+性取向男=跨性别女性

生理男性+心理女性+性取向女=跨性别拉拉

以此类推,非常考验大家的数学思维能力。这种思维方式纸上谈兵毫无意义,但一经与社会运动结合,就会成为政治运动和新意识形态的催化剂。LGBT同样不例外。

20200102_185547_004.jpeg

▲ 某知名汽车品牌在国外推出的面向LGBT群体的汽车宣传片,车漆也被喷成了“彩虹旗”的颜色

03 罗琳阿姨的“罪与罚”

很少有人会把LGBT群体与马丁·路德·金联想到一起,后者是美国60年代民权运动的领袖。而LGBT的平权运动也几乎是同一时间开始的。

美国纽约是这场运动的起点。1969年,美国纽约的石墙酒吧爆发了一连串暴力示威,主要参与者是这个酒吧的常客,一群被认为是最穷甚至是社会最边缘的群体——同性恋、异装癖、跨性别者等。他们直接与来例行巡检的警察爆发冲突,随后纽约的同性恋群体发动了更多的抗议活动。

20200102_185547_005.jpeg

这次事件被称为“石墙骚乱”(Stonewall),称为同性恋权利运动的起点。事件发生六个月后,纽约的同性恋群体组成了社群,成为一股民间“政治力量”。1970年,第一场全国性的同性恋权利游行在纽约、洛杉矶、旧金山等地举行。

在之后近半个世纪的时间里,LGBT运动从阴影中逐步走向“政治正确”的核心舞台。部分得益于民主党为拉选票的不择手段。从最初的少数权益抗争,到推动“同性婚姻”、“性别选择权”的全国性立法活动,LGBT成了21世纪以来大众政治舞台上一场光怪陆离的潮流。很多时候他们不是在争取自己的权益,而是假扮“殉道者”,破坏“正常人”的合法权益。

罗琳阿姨这是哪里得罪他们了。不知中国的《哈利·波特》迷们会不会关心罗琳阿姨的政治观点。在英国,罗琳阿姨曾表示过自己是工党的支持者,在《哈利·波特》的剧情设定中,罗琳阿姨也把自己关于正义、平等、反对种族歧视的观念带入其中。“纯血”与“麻瓜”的斗争,就仿佛是马丁·路德·金领导的民权运动与种族主义者的斗争。

作为一个单身母亲,罗琳阿姨也非常关心女性的社会权益,表露出女权主义倾向。她在推特上支持Maya,也是出于维护女性合法工作权益的立场。在世界很多地方,罗琳阿姨与《哈利·波特》给人们带去了很多希望和勇气。但是在此次LGBT问题中,白左媒体却有意把罗琳阿姨塑造成保守、落后且有点冥顽不化的富豪女作家,十分荒谬。

20200102_185547_006.jpeg

罗琳阿姨没有变,只是时代变了。在上个世纪那场民权运动中,不同的边缘群体走上街头争取各自的权益。“广场政治”中不同群体的利益边界相对模糊,共同诉求非常多。但这不等于彼此之间不存在逻辑矛盾。LGBT和女权之间的矛盾就非常尖锐。

LGBT群体通过解构传统性别认知和两性关系,刻意制造性与性别的“多元化”,但女权主义恰好是建立在传统两性关系基础上的意识形态,LGBT的崛起势必要解体女权主义。

20200102_185547_007.jpeg

▲ 1971年的同志解放日,LGBTQ人群于纽约克里斯托弗大街发起游行。图片来源:Getty

比如最简单的问题:生理性别男但心理性别女的人是男人还是女人?跨性别者是男人还是女人?他们的权益应不应该纳入女权主义中?

如果性别可以自己选,那么正如罗琳阿姨所言,一个男人认为自己是女人就可以进女厕所,这会对女性权益造成威胁。但在白左媒体看来,罗琳阿姨此番“保守”的认知实属TERF(Trans-exclusionary Radical Feminist),即排除跨性别群体的极端女权主义者。

在LGBT的“原产地”美国,激进的“政治正确”早已风起云涌,罗琳这种欧式“女权”也被打上“保守”的标签。两股力量的冲突在所难免,个体主义引发的极端民粹浪潮把罗琳阿姨推上了风口浪尖,纵然她可以坚持自我,但这种“坚持”也在一浪高过一浪的民粹政治运动中,变成了LGBT群体眼中的“罪与罚”。

也许可以说,错的不是罗琳阿姨,错的是“时代”。

4.jpeg

04 LGBT的“暴虐”美学

在社会活动和舆论中,LGBT掀起的风浪经常会挫伤大众的美学观感,LGBT时常以寡挟众,试图解构和逆转主流社会的认知,又为民粹主义带来的政治极化增添了一个有力注解。

LGBT和罗琳阿姨的冲突能成为“全球大瓜”,就得益于西方大众政治中走向极端个体主义的民粹政治泛滥。对此国内观众很难“品尝”到这个“大瓜”的辛辣,因为我们距离这种政治文化非常遥远。

个体主义时代,个人的社会归属和政治归属问题已经屈居次要地位,个体的自由选择和行动权益反而被无限正当化。这种追求与社会和政治的逻辑背道而驰,后者需要秩序和归属感,意识到这一点的个人必须寻求某种政治归属,尤其是少数群体更要抱团取暖,一边能够和主流的社会观念抗衡。

20200102_185547_008.jpeg

于是,徘徊在性和性别的主流观念边缘,互相之间没有直接关系的几类少数人群聚合成了LGBT群体,他们用既有的公共价值与自由观念把自己包装和设计成“政治迫害受难者”的形象,把大众政治当成自己的舞台,演绎着一幕幕后现代荒诞剧。但无论剧情如何得跌宕曲折,最终的目的都是指向个体权益的最大化,哪怕会伤及其他人的正当权益。

此种行为可谓极端“作妖”,不仅内部的共同文化与政治归属极端同质化,还经常采取排斥和威胁的方式人为制造外部敌人。罗琳阿姨此次就不幸中枪。在中国的互联网舆论中也有一个稍微类似的现象,就是刻意贬低直男式审美,某种程度上讲,这也是一种输入性文化与本土个人精神迁延的混合产物。

但是在欧美的社会中,LGBT运动伴随着浓厚的政治诉求,并且尝尝以非政治性的手段提出这种诉求,即抛弃社会共同体,抛弃对话和沟通机制。通俗地说,就是“喷子”和“杠精”式的政治运动。“喷子”和“杠精”最大的特点就是不看事实,为争吵而争吵,哪怕自己的言语荒诞不经。

5.jpeg

比如“除籍”罗琳阿姨,拒绝承认罗琳是《哈利·波特》的作者,就充分体现了这一点。在个人爱好和个人情绪之间,反对者丝毫不考虑两者的逻辑矛盾,既要权益又要享乐,把一切不良的情绪宣泄全部释放给被当做靶子的罗琳阿姨,不仅摆出了一副咄咄逼人的姿态,还把交流和讨论的公共空间压缩殆尽。

6.jpeg

罗琳毕竟是个全球知名的作家,作为输出思想的公众人物,她的观点和言行还可以号集支持者,与LGBT“暴民”们据理力争。但更多的人都是不知名的Maya,他们不得不忍着精神情绪和审美上的严重“挫伤”,如履薄冰地管好自己的一言一行,否则就会不经意间迎来一场梦魇,像Maya那样丢掉工作,还被“喷子”喷得体无完肤。

20200102_185547_009.jpeg

这才是这件事情成为“全球大瓜”的民众关切所在,不啻为一种另类的“政治恐怖”。

当然,对于吃瓜看戏的国人而言,一旦破解了这个“瓜”的不易理解之处,马上就能明白,原来这是一场起源于美国的“洪水”,中国人还安稳地坐在船上看着害怕落水而四散奔逃的人群。

我们最大的修养,就是把“活TM该”四个字憋在心里。

7.jpeg



来源:校长开蒋

原文链接: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53943889923203910&wfr=spider&for=pc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Part of the information in our website is from the internet.If by any chance it violates your rights,we will delete it upon notific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Thank you for cooperation.
2 条评论
Elnath · 4个月前
来来来大家站好队

CN小狼 · 3个月前
讲实话,不理解归不理解好了,发什么声,确实活该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