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生理性别和心理性别产生冲突时
如何面对外界与自我
Alic 追寻幸福的故事
也许是可供借鉴的答案

alic.jpg

▲ Alic Custer-Shook(前)与 Kevin Custer-Shook(后)在他们位于旧金山湾区的家中。

“我觉得我是跨性别者”,当我第一次告诉哥哥时,我哭了,“大概没有人会爱我了。”
2006 年 2 月,我 25 岁,住在曼谷,研究公共卫生宣传对艾滋病歧视的影响。与此同时,我大部分业余时间都在琢磨如何将自己从女人变成男人。我很怕照镜子,因为每次照,镜子里的女性形象都会提醒我,现在这具身体让我多不舒服。所以最后,我遮住了所有镜子。
小时候,我不知道还有其他人像我一样,也对自己的性别产生怀疑。我无法用语言形容自己日常生活中的性别体验,但我知道我和别人不一样。经常有人问我:“你长头发多漂亮啊,为什么要剪短呢?”“你是女孩还是男孩?” ······
起初我并不知道答案。但每当被问起,都是一次提醒,提醒我这个问题有多让我困扰。也许,我让别人感到不舒服了。
我被贴上了“假小子”的标签。但我也会妥协,初领圣体(天主教的一种仪式)时,我像其他女孩一样,穿上了白色的连衣裙。我有牛仔外套和滑板鞋,会骑一辆旧自行车在南加州郊区的社区运动,但这都不代表我是一个“假小子”。
我的不适感并非来源于我性别的外在表现,而是我的性别本身。到了青春期,情况变得更糟了。身边的女孩们都开始约会,互相八卦第一次亲吻、派对的舞伴,分享新买的化妆品和内衣带来的激动等等。而我的青春期,却越来越迷惘。

婚礼.jpg

▲ 婚礼当天,Kevin 和 Alic Custer-Shook 在加州的阿拉米达。

我也情窦初开过。喜欢过很多男孩,甚至有过男朋友,他们贴心、帅气、迷人。但问题是,我不想做他们的“女朋友”。当时,我只知道异性恋婚姻这一种爱情模式,从未想过有一天,婚礼也可以是两个新郎间的。当时我顽固地认为,像我这样的人就不该恋爱或结婚。我开始讨厌爱情和婚礼。
直到 25 岁,我接受了变性手术,从女人变成了男人。但我面临的处境没有好转 —— 因为我开始接受激素治疗,做了胸部重塑手术;我的声音变得低沉了,也留了胡子,甚至让母亲给我取了个男孩的名字;在能想到的所有文件上,我都把名字和性别改了过来 —— 我越来越适应自己的新身体,却让越来越多的人感到不适。他们问我的问题变了,不再问我 “你是男孩还是女孩?”,而是问 “你现在有阴茎还是阴道?”
学习如何适应性别和情感关系是一个令人特别沮丧的过程。被其他男性视为一个男人的确让我快乐,但又出现了一系列新问题。什么样的男人会爱上我?我和很多男人约会过,和一些不适合的男人相处得很不顺心。
没多久我放弃了。我想,像我这样的人果然不该谈恋爱,不该结婚。结果,我遇到了 Kevin Custer,他带着南方口音,一头红发,性格温柔。2013 年,我们在一个同性恋交友应用上相识,这个应用设有“跨性别者”的分类。这一分类帮我节省了很多时间,不然我要小心翼翼地围绕我的性别谈论很久。在网上聊了几个月,我才和 Kevin 见面。这一切 Kevin 都还记得,而我已经没什么印象了。我本来也不期待有什么深入的交往,想着我们都只是想要一段短暂的、或肉体上的关系,比正式交往“浅”一点。
Kevin 打开了门。当我看到他的脸时,我就爱上了他,那是一见钟情。总是有人谈论这样的情景,我曾经也很讨厌听到这样的论调。我一度以为,我和那些说自己一见钟情过的人不一样。但当我站在他门廊前的时候,我听到了命运的嘲笑。
作为跨性别者,在这个陌生人面前,我完全理解自己的反应,我的身体和经验都不需要做出任何解释 —— 这出乎我的意料。我迷茫了。之前和他聊过很久,但实际上,我一直不相信他真的存在。
接下来的一个月是我最难忘的。有天晚上,他捧着我的脸说: “ Alic, 你拥有非常完美的性别。”他有点害羞地笑着。这是我听过的最甜蜜的情话。还有一次,他双手握着我的手说:” Alic,你真的很特别,和你在一起,让我觉得自己也很特别。“
Kevin 是一个非常宽容的人,他相信世界是仁慈的。以前,我把他的积极乐观归于他天生的优势 —— 他是顺性人(性别认同与他本身的性别相同),他看到的不公和压迫在某种程度上和我不同,或者他根本就没有看到过。但慢慢地,我被感动了,他并没有像我想象的那样,选择性忽略了这一切。在我们分享彼此生活的同时,也让对方看到了真实的自己。
今年 5 月 6 号,我和 Kevin 在加利福尼亚州阿拉米达结婚了。我们在一个美丽花园举行婚礼,邀请的宾客都是我们的亲朋好友。最重要的是,我希望我们的朋友能自由地展示独特而富有创造性的自我。或许这样做,能够弥补从前那些所有让我感到不适的过去。
但有件事是无法弥补的。当我向父亲坦白我是跨性别者时,他建议我去看医生,让我服用更多的雌性激素而不是睾丸激素。他想,也许它们可以“修复”我,这样我就可以做一个女人。后来他告诉我,和我一起出现在公共场合,让他感到尴尬,他宁愿向别人解释我已经死了,这让他更好受些。
大家都劝我,“给他一点适应的时间”。但是三年来,他依然叫不对我的新名字,而且总是用“她”来代指我。2009 年春天,他来看我。我打开门的时候,他看我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陌生人。我能看出,他看不到我是因为他不愿意接受现在的我。为了维持我的尊严,我决定让他离开我的生活。这是我做过最艰难的决定。
2006 年 5 月,在泰国湄坪河边的长凳上,我哭着向母亲出柜:“我是跨性别者。”母亲也哭了。她告诉我:“我会永远爱你!从你 3 岁起,我就知道我们会有一场这样的对话。我不知道该称它为什么,但我知道,无论在男性空间还是女性空间,你都不会感到舒适,你必须找到自己的空间。作为母亲,我的责任就是爱你,让你可以爱自己。”从那以后,母亲就一直扮演着父亲和母亲的角色。如今,在结婚 20 年后,我的父母离婚了。

后院.jpg

 ▲ Alic 和 Kevin Custer-Shook 在邻居的后院举行婚礼。

我和 Kevin 邀请了一些可爱的年轻朋友参加我们的婚礼。拿戒指的花童的是一对 12 岁的双胞胎,其中有一个是跨性别者。之前我们并不知情,后来才得知,他曾经跟他的母亲商量,想在下一次出席婚礼时,穿西装和领带 —— 那场对话对他母亲来说,具有里程碑式的意义 —— 而我们的婚礼,正是“下一场”婚礼。
结婚那天,我感觉自己变得更强大了。此刻,我想回到 25 岁,对那个苦恼 “还会有人再爱我吗”的自己说,即便在最黑暗最孤独的时刻,那个花园里的人也会和我在一起,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我还在习惯“丈夫”这个词的意义,毕竟,我从来没有想过拥有一个丈夫。我只是渴望被了解,与一个二元性别观念的人分享我的生活,而这正是 kevin 做到的。他足够了解我,带我进入了我一度认为不存在的世界。
我们的父亲都没有出席婚礼,更没有致辞。Kevin 的父亲 2006 年就去世了,而我没有邀请我的父亲。我们的好朋友 Cathy Johnson 是圣路易斯的退休社会工作者,她自告奋勇,发表了一份美好的祝福。
她说:“我们因为这场婚礼欢聚一堂,这是一场美丽的相遇,代表着 Kevin 和 Alic 将携手共度一生。我们是他们选择的家人,为他们来到这里。”
“虽然我对《圣经》故事几乎一无所知,但我知道《路得记》中的一段话,这段话尤为应景:‘你往哪里去,我也往哪里去。你在哪里住下,我也在哪里住下。你的族人,就是我的族人。致 Kevin 和 Alic,我们就是你们的家人。”
撰文:ALIC CUSTER-SHOOK
翻译:熊猫译社 曾丹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Part of the information in our website is from the internet.If by any chance it violates your rights,we will delete it upon notific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Thank you for cooperation.
3 条评论
pika丘 · 3年前
好羡慕,好想也结婚

哪儿有那么简单啦 我们跨遇到的人都很复杂的

Drmidi · 2年前
好幸福,要是我也能遇到就好了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