逃离海报.jpg

电影《逃离》海报

取景.jpg

                                在校园内取景拍摄
在暑假刚刚过去的这一周里,一部由中学生自制的电影,近日在学生中放映。影片名为《逃离》,镜头对准的是性少数人群(LGBTQ),整部影片从编剧、拍摄到表演、制作,全部由人大附中高三毕业生完成。这一题材既新锐又敏感的电影,竟出自一群中学生。学生群体如何进行性教育的自发探索?学校的性教育应如何改革?这部前卫的中学生电影,引发师生及家长的热议。
电影讲述“跨性别”中学生的故事
影片《逃离》讲述的是一名跨性别高中生对自我性别的探索。所谓的“跨性别者”(transgender)指的是心理性别与生理性别不一致、不认同自己生理性别的人。影片主人公张望安是一位高中男生,但心里总是觉得自己应该是女生,而且他只敢在家长不在家的时候穿裙子、化妆、涂指甲油。
剧情梗概是,高中男生成泽热心善良,曾在主人公张望安小时候被同学们嘲笑“娘”时出手相助,长大后因为一次打赌,他在微信上假扮女孩与张望安假扮的女生“安琪”成为好友。然而成泽真实身份的暴露和女孩叶梓琪的爱慕,让张望安陷入了两难的境地。同班同学顾筠将一切看在眼里,她希望能帮助张望安认清自我,鼓励他做最真实的自己。经过探索路上的挣扎,张望安最终认识到自己是一位跨性别者,喜欢男性。
37名高中生自费建剧组
为何要拍摄一部性少数群体的电影?这是许多人对中学生这一大胆创作最大的疑问。人大附中国际部高三毕业生、导演胡然然给出的答案是,他们真实存在,甚至她的朋友中也有属于这一群体的人,“然而现实是不仅仅是家长,甚至是我们这一代,好多人却并不了解,也并不理解这一少数群体。”2016年中国跨性别群体纪录片《有性无别》,给了胡然然很大的启发,让她决心拍摄这一特殊题材的影片,制作团队也从她3个同班同学扩大到人大附中高一到高三37名成员。
这部由学生制作的影片,看似不够专业,但75分钟时长的影片,耗费了学生们整个高三时期,由于是国际部的学生,在高二下学期完成大学申请准备后,主创人员就开始投身于这部影片的拍摄。影片中70%的场景,都取景于人大附中校园,由于没有任何经费,所有设备器材以及服饰等,全部由学生自备。因此,影片中不少角色虽然上衣有变化,但下装基本还是人大附中的校服。
剧本的创作,是学生完成这样一部新锐题材电影最大的挑战。为了完成这部电影,导演胡然然研究了许多同一题材的电影和纪录片,《有性无别》、《丹麦女孩》、《男孩别哭》等电影,反反复复拉片拉了几十遍。
除此之外,她还找到了跨性别中心,开始不断接触跨性别者,参加中心的讲座,和讲师不断交流、反复修改剧本。
“男主”挑战女装 揣摩女生细节
剧中扮演跨性别主人公的演员张宇歌,也是人大附中的高三毕业生,是一位男生。电影中他有许多女装镜头,而且为了更好地传递跨性别者的特征,他必须表演出最能体现女性的一些细微动作,涂指甲油,把散下的头发顺到耳后,侧着头凝望窗外……这对张宇歌而言,是一个前所未有的挑战。
拍摄过程中,张宇歌说他曾一度无所适从。“我们的化妆是在学校教室里完成的,踩着高跟鞋,穿上女装,自己突然不会走路了。出教室之后迎面就碰到了学弟,场面一度非常尴尬。”在剧组女同学的指导下,张宇歌慢慢找到感觉,甚至一路从学校走到地铁再到商场,都没有被人认出来他是男生。
“当我穿上旗袍,套上丝袜,打理着松软的卷发,我就会想象自己是老上海的女郎,在床边凝望着夜色,想着自己心爱的人。电影里这一段的背景音乐取自《花样年华》,光是听着就能回想起苏丽珍婀娜的背影与线条……”张宇歌说。
虽然拍摄过程很挑战,但张宇歌表示对于饰演这样的角色,并没有任何排斥,因为他身边有同学和朋友也属于这样的群体,只是由于自己本身并不是跨性别者,对于能否演好这个角色,有一些担心。
争议:
支持方:
有师生为影片点赞
佩服创作勇气
电影拍完后,在师生中引起了很大的反响。
据主创团队成员介绍,虽然未能在全校展映,但人大附中国际部的教育环境还是为他们这一敏感的电影题材提供了很大的空间。电影中不少内容,直接取材于他们真实的课堂,包括外教心理课上谈及性少数群体、写《霸王别姬》观后感,以及学生生活和情感经历……都是真实校园生活的翻拍。
不少学生对影片的评价较为积极。一些同学认为影片给那些正处于自我性别意识觉醒关键时期的中学生鼓励和安慰,还有一部分学生很佩服主创团队的勇气,甚至有人认为拍摄片子的学生“承担起了原本应当由成年人承担的社会责任”。
影片放映后,在主创团队的交流会上,场面一度很激烈,关于这一电影题材的讨论,关于中学生为何做这样的表达。
有一个三口之家来到现场观看了整部电影,父亲看完电影后表达了肯定:“我的孩子就是一名跨性别者,今天是陪她来看影片。我觉得拍得挺好的,之前不是很了解这个群体,现在慢慢了解了,也能从片子里面看到我孩子可能经历的一些事情。”
反对方:
未能通过学校电影节审片
校方认为题材敏感超前
《逃离》在人大附中公映过一场,但并没能入选今年人大附中的官方电影节。影片题材新锐,内容大胆,但涉及恋爱、性少数群体,特殊、敏感,因此没能通过学校官方电影节的审片。
“审片时,老师给我们的答复是,认为题材太超前了,不适合在电影节展映。”据《逃离》主创工作人员介绍,凡涉及学生恋爱且电影中出现了校服,这都是电影节的禁忌。
对于这一特殊的学生电影题材,不少家长也持不能接受的态度。据多位学生反映,多数家长并不愿和他们谈及和讨论性少数人群的话题。“这仍是一个家长难以启齿的话题。包括我的家长,大家看完电影谈拍摄、谈演技,但不想谈到这个话题。”导演胡然然说。
《逃离》公映后,有家长认为高中生并不能准确描述这个群体的生活,对于整个影片的抑郁气氛表示不屑。“这群人本身是心理扭曲的。”一位70后家长表示。即使是电影主演的妈妈,也对这个群体表达了不解,她认为这一群体不正常,需要接受心理辅导。
观点:
中学生越发关注“性”探索
老师呼吁性教育改革
作为一部中学生自制电影,《逃离》的题材内容创新突破,令人意外。事实上,近几年北京中学生对于“性”的自我探索与关注,一直在呈现上升的趋势。
清华附中学生曾在两年前拍摄过关于中学生意外怀孕的微电影;十一学校国际部学生创办了中学生性教育社团——肉豆蔻,专门致力于消除青少年对性的羞耻,普及性教育常识。肉豆蔻社团的学生,时常采取校园随采小短片的形式,收集学生对月经、避孕套、处女情结的了解程度和观点;另外,该校新闻社团Imaginist,去年还在全校范围内做过一个师生对性少数人群态度的调查。今年7月初,一部由北京多个学校联合演出的百老汇音乐剧《春之觉醒》公映,该剧讲述的正是一群青少年对性的探索……
对于中学生进行自我性别认知的探索,十一学校常年负责学生工作的团委老师戴冲认为应当鼓励。戴冲说,现阶段对中学生的性启蒙教育是非常有必要,而越来越多中学生自发地进行性教育的自我探索,是时代进步的一种现象。
“过去传统的教育忽视了这一点,对孩子的成长产生了很大的问题,现在虽然在性教育的推动上会遇到很多阻力,但我们大可不必讳言这些问题,而应该帮助学生们更加正确地认识自己。现在包括北京十一学校在内的很多北京的中学,都逐步认识到这一问题。我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戴冲表示。
对话:
“想让更多人了解这个少数群体真实存在”
对话人:《逃离》导演、人大附中高三毕业生胡然然
北青报:为什么想拍这样一部片子?
胡然然:我们这代人因为教育环境的改变,获得了更多这方面的认知和探索,但现实中很多人并不了解这世上还有这样一群人存在。漠然或歧视,这是我觉得最可怕的事情。所以,拍这样一部电影,想让更多人了解和知道这样一个少数群体的真实存在。
北青报:从小到大的教育里,接受过哪些性教育?课堂上会谈到这样的少数群体吗?


 
胡然然:印象中,初中心理咨询师把男生和女生分开,分别做过一次教育课。对于女生的教育,有一个观点我记得非常清楚,就是老师不断强调,结婚之前不能做爱。到了高中,人大附中国际部的生物课,有不少性的知识,外教课也会谈到关于性少数者的话题。
北青报:拍摄这部电影,你自己的收获是什么?
胡然然:这部片子可以算是我们对高中生活的一种纪念吧。在接触这群人过程中,我发现他们克服了很多困难,只是为了能真正做一回自己。我一直觉得,所有人在不同方面都可能成为少数群体,所以你不必感到自卑。

来源:北京青年报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Part of the information in our website is from the internet.If by any chance it violates your rights,we will delete it upon notific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Thank you for cooperation.
2 条评论
66666666

1046579428 · 2年前
看过了很棒,喜欢这部微电影,制作很美,主角演绎到位让人感动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