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r

  不是自己,是我男朋友,但我很痛苦了现在。

  高二在一起的,是同班同学。一开始完全看不出来有什么问题,挺搞笑的一个人,和同学相处也挺好。后来发展成恋人,渐渐感觉他稍微有点敏感,对很多事都不能相信和肯定。我有时候对他这种多疑很烦,甚至大吵大闹 还一度冷战。

  分分合合,虽然一直在坚持,但他的状态越来越不好。开始没由来的和他人争吵,然后封闭自己和家里也闹。可能他自己也感觉不对了吧,背着家里人看了医生。然后拿了一张单子来找我,诊断书,诊断抑郁。我收到单子感觉特别复杂,他情绪失控抱着我哭了超级久。心疼他,找各种办法,在网上搜该如何陪伴他,帮他走出来。对于服药,他也是很抗拒。我记得很清楚有一次,他换了新药,然后拿着药瓶自言自语,这次不行就去死好了。突然我就感觉特别恐惧。

  网上说运动可以产生多巴胺,有利于抵抗抑郁情绪,我就每天逼迫他一起跑步。他一开始会听话,也会为了骗我说感觉好点了。但实际不是,他很难受,明明没用还必须重复做这件事。后来我也就不勉强他了。他总是陷入一种彻底的自我否定,觉得自己什么都不行,是个废物,消极无比。不管怎么说,只要他发作那阵,什么都听不进去。

  现在我大二,他在家待了两年,我们没有分开,但他的情况也没好转。虽然有坚持看医生,但他的医生跟我讲他很不配合,而我也没法指责他,否则又是争吵或者沉默。

  每次跟他见面都要保持微笑,开心的样子,感觉这样两个人都好过一些。我很喜欢他,也担心我的喜欢会被他的病消磨。不过目前来看我还能再坚持,走一步看一步吧。

  @安德烈Andrea

  我应该是很早的时候就有抑郁倾向了,大概初中那会,然后是在帝都上了大学之后在某三甲医院正式确诊的。

  现在回想一下,觉得和原生家庭的关系蛮大的。特别显著的特征就是,记忆力衰减,频繁呕吐还有暴饮暴食或者绝食。这个因人而异 ,至少我是这样。

  然后医院也是开药什么的,我的感受就是,吃药确实能让你不痛苦,但也仅仅是不痛苦,也不会感觉到快乐。这种感觉让我自己感觉跟行走的僵尸没有什么两样,很快也就停药了。

  我们大学是个特别保守的理工类大学 ,当时就是各种“怪异”,“装逼”,“矫情”,“事逼”这样的标签不知不觉就贴到身上了。大多数同学会觉得抑郁根本就不是问题,就是你自己脆。本来就很自卑,然后那个时候真就觉得,自己像渣滓一样。

  这中间的一个转机就是,喜欢上摇滚乐,然后去了某独立唱片公司工作。有ADD和PSTD的同事,大家真的就是互帮互助。后来跳槽去广告公司以后 ,就又变得严重了。最恍惚的时候就是,跟客户在开会,然后我看着会议室里的人 ,就在自己问自己: 我们在干什么?这些谈话有意义吗?最后还是会被时间就这么碾过去吧。然后站起来就要走 ,被同事拽住了。后来不久就辞职了,在家呆了四个月。神经衰弱,失眠,然后压根不想起床 不想做饭,不想做事,什么都不想。

  这中间,我最喜欢的猫也突发猫瘟回喵星了。连着三周每天都在哭。这中间基本上跟所有的朋友都断了联系。跟心理医生谈过很多次,然而觉得他们无法说服我。即使当时不难受了,过后回到生活中,还是踏入了循环。然后就开始自己想办法找寄托,总之也就迷迷糊糊过到现在了。可能中间我爷爷和我爸去世也会有一些影响。

  但是总还会跟生活接轨 ,所以从自己的小世界出来的时候,还是会觉得无法解决。

  我家里到现在都不知道我这些事,在公众场合也是会搓搓脸给大家微笑讲笑话的。经常有人问我“你怎么了?” 然后我会说“没什么啊” 然后意识到自己没有笑了。大家走了的时候,脸就一下子垮了。现在其实根本也不算痊愈,只是可以稍微控制自己不再过激了,有时候甚至还会充当其他人的心理医生,听他们讲自己的事。

  @玫刺青歪榕

  我意识到自己有抑郁是出现了幻听和幻觉,才开始走向治疗的道路。从什么时候开始就不知道了。一毕业我就选择了纹身师的道路,撒了个弥天大谎骗家里人我去北京工作,然而在学习的时候,怀孕了。 打胎修养的那段时间就是爆发期,三观全碎,整个世界都是黑暗的,在北京无依无靠,最终还是灰溜溜跑回家,养病。

  其实我觉得我这经历真的很一般,比上不足比下有余,我更多的是想分享我的经验。 在最黑暗的日子里,我开始学着和孤独相拥,我从来都是个非常害怕寂寞的人,于是我开始寻找自身问题的根源,比如一些原生家庭带来的劣根,自己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自己有哪些优点特长等等。疯疯癫癫的我就开始沉下心来去修炼内心大法。

  一年时间,我自认为成长飞快,真的走出来了。每个人都说抑郁症是想太多,其实即使不是抑郁症也会想很多,我认为不是想太多,而是没往好处想,内心不够坚定,总是被黑狗影响。

  我把过去的自己打碎了,通过学习重新塑造一个自己。

  gU8o4F83FtzFWqfdaZPRGl=H4K5=ysMLilZsk6TSBm0un1510669462932compressflag.jpg

  HUcOMgpalBIicpm8vKwvZaHrShIKj5PNsCcuP6ZTMjbub1510669462932compressflag.jpg

  @清源Soda

  你们都是自己,我看到的是别人……

  心里就有点难过……每天晚上看朋友圈,我一个朋友,一到失眠,她总会按时报到。

  她时常暴饮暴食,又为了减少抑郁感去整容开刀,再绝食……周而复始。在朋友圈里看她,一直在周而复始,我还在想,这图的是什么,后来有一次看她朋友圈发了一堆诊断,才知道她是抑郁患者。我不明白,一个小网红,要什么有什么,干爹给力,欧巴帅气,王者荣耀都有不错的段位,为什么要抑郁呢?

  抑郁大概是不挑贫富的。

  虽然也好久不联系了,也帮不到什么,每次看她抑郁得难过的时候,都会过一个小时发个红包寒暄一番,哄一哄,大概这种金钱关系会让她好一点吧……

  我也不善表达……不过说出来就好多了……希望我说出来,她也能好过一点。

  @施yt

  我的抑郁症起源于原生家庭与校园暴力,起初并没有往自己不对劲的方面想,直到高中,慢慢发现自己已经不对劲不正常了。

  先是注意力无法集中,无论什么事都无法让我一直专心,无意识就开始走神,严重到即使是我最喜欢做的事我都无法一直集中精神。然后是记忆力大副减退,无论什么事多重要,我都很容易忘记,即使努力要记住,也会忘记。从小到大我的记忆力在班里边都数一数二,现在已经没办法那么快记住,或者记牢一样东西了。还有就是情绪走极端,我从小就是以好脾气被大家喜爱,现在越来越容易悲伤或者愤怒,但我还是能忍下情绪。不过一旦积累到一个极点就开始不受控制了,这个极端我爆发过几回。不外乎撞墙,自残,一个人躲被窝里暴哭,一边哭一边还很毛骨悚然地咯咯大笑,然后把头埋枕头里嘶吼,有时候还有杀掉让我有这些情绪人的冲动。

  这些情况下我再傻也发现不对了,然后偷偷瞒着家人跑去广州检查,我没去什么心理医生,直接去看了神经科,然后拿了几张单子,有脑电波有什么什么测试,证实自己有抑郁症还有些其他的东西。脑电波那个,正常人是红色或者橙色,有些地方带着蓝,我的是大片紫色跟蓝色,只有星点橙色跟红色,医生说我大脑已经不活跃了,至于别的什么我也没听,只觉得脑子嗡嗡响。医生开的药我没吃,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想吃,也不想治疗,太贵了,我承担不起。现在多少知道自己病症以后会注意些,治愈目前来看是不可能的了,就是就这么过着吧,人前嘻嘻哈哈,一个人的时候再慢慢安慰自己。

  前面讲的那个男朋友是抑郁症的,我理解你,其实抑郁症患者除非恋人真的通情达理,不然别去谈恋爱了。我现在有对象,很痛苦,他无法理解我,我曾经侧面打探他对抑郁症的看法,结果是他无法理解,所以我也没跟他说这事。我有很多事真的不是我故意的,是我努力想记却记不住,结果犯错了,他生气,没有骂粗口却说了比粗口还伤人的话,说什么“有的事我只说一遍,不会再提,你好自为之”,就留我一个人偷偷痛苦。我真的有时候很努力想去做,但做不到,没人理解真的太痛苦了。

  希望大家知道以后好好理解抑郁症患者,我们在很努力地生活。有些事真的不是故意想这么做,做完以后我们自己也在痛苦。就我这个情况,记忆力跟情绪的事,相比病情给你的痛苦,更恐怖的是你自己对这些反应的困扰跟痛苦,因为这些都不是你的本意,而这些不是你本意的东西伤害到了你身边的人,伤害到了自己。

  @魚頑

  我诊断出抑郁症大概是读初三的时候吧,那时候虽然学习成绩还不错,但是人很孤僻,没什么朋友。就被校园一些同学孤立起来,说我高傲什么的,越发没有人缘。然后又因为家里经常吵吵闹闹,晚上睡眠不好,很快整个人的状态就不太妙了。试过连续两三天都睡不着觉,脑袋里胡思乱想,怀疑活着到底什么意义。

  后来就被家人带去四处乱投医,什么老中医啊,名专家啊都去看。喝了很多苦涩的中药汤剂,依旧没什么起色。甚至还去求神拜佛,以为我中邪了,烧了些符纸给我喝……后来经常看的那个老中医终于看不下去了,在那里对我和我妈说:还是带你儿子去看精神科吧。众目睽睽之下我当时觉得很羞耻,看精神科这种事情对于我和家人那时候来说还是难以接受的。一直拖啊拖,后来连学都上不下去,精神很恍惚。家人听从朋友劝解终于带我去看了精神科,还帮我办了休学。来来回回吃了很长时间的抗抑郁药物,医生后来说可能有点躁郁症的倾向…… 因为后来有一段时间我性格变得很反常,不仅话很多,而且容易发脾气,摔东西,把家里搞的乱七八糟。

  再后来,我高中又休了一次学,因为复发的原因。这次直接住院了,也在医院里面见到了很多比我严重很多的患者。一些严重患者都是直接绑着注射药物的,因为他们不肯服药。

  过了很多年了吧,我才慢慢从这个疾病的阴影中走出来,现在读完大学开始工作。

  @Echo

  其实我的故事十分简单,故事中有两个人,我先说第一个。

  第一个是我的好哥们儿。打小我们一起长大,是那种过命的交情。后来我们也慢慢长大了,我到了成都,他去了美国。他高二时候去的,我们3年没有见面。去年寒假,我回去后好不容易见着他,他胖了好多,我几乎都认不出来了。在我之前的印象中他是一个非常清秀的瘦子,现在成了一个清秀的胖子。

  我跟他这几年就只是通过微信联系,电话都打的很少,我以为这是朋友间正常关系的变化。可是这不是。

  他说他去了美国以后,因为环境突然变化,女朋友也跟他分手了等等,就出现了这些问题。然后由于吃药,不爱运动还暴饮暴食,身材走样的很严重。我问他,为什么不跟我说,兄弟不是这样做的。他说怕我不理解他,觉得他矫情。这个傻逼……

  第二个人是我的男友,我们现在异国恋,很辛苦。他在美国读研。

  本科的时候他很会搞事情,做大创,开店铺等等弄的很嗨皮。但是就由于开店铺的时候用人不慎,他被自家兄弟坑了。当时真的是焦头烂额,他因此压力过大,把自己逼得太狠,得了双向情感障碍。

  现在他有所好转,但是,在我的感受中,说实话,脾气依旧有点反复无常。现在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服药。不过我说实话不是一个擅长安慰别人的人,有时候,我可以说是社交直觉很差,所以有时候我get不到他的那个点。

  他说他现在离不开我,但是,有时候又会骂我,骂完之后又会给我道歉。

  @炸飞机的舒克

  首先我家比较传统…所以传统的伦理观念也一直存在,甚至于一些陋习。例如不管怎么样,反正爸爸是对的。还嘴就是顶撞,顶撞就要挨打。但是我依旧乐观向上的活到了二十多岁…但是这段家庭环境也埋下了一部分隐患。

  我和小姐姐高三在一起的,一直到上个礼拜。因为她确实比我大,所以我一直很急切的想要比别人快一步,毕竟女孩纸是等不起的。所以后来大学毕业和同学去了海南创业…

  创业的确很难也很累,但是第一年形式特别好,也算小赚了一笔。后来到了第二年海南的经济环境不景气加上自己有些飘飘然,就开始血妈亏。那个时候我记着我爸又没事给我打电话,每次都是要我回家。我爸的思维用天马行空都说不了了,又是要我回家当兵,又是要我考公务员又是考研究生巴拉巴拉,各种铺好了路。

  然鹅以儿子的直觉发现,最多也只是认识两个人而已。所以那个时候和我爸吵的很凶,加上生意有不好做了,心态开始有点崩。再加上这么长的异地,也是吵啊吵的,慢慢的心态就开始爆炸了。那个时候还不知道抑郁症这个说法,只是现在回忆起来除了黑暗就没别的了。莫名很悲观,坐在凳子上就莫名的哭了出来,睡觉也是止不住的眼泪,也不止一次想要从10楼跳下去。现在想想也得亏房东装了防盗网。

  那个时候一般是两天睡一次觉的,只要到了早上八九点就很精神。正常作息就是两天睡四五个小时,严重点就是三天没睡。中午一点多睡着了,三点多又惊醒了,然后又不用睡了。后来去检查才知道有的抑郁症。怎么说,第一反应很惊奇。可能是因为穷吧,所以也没敢去吃药。活生生的挺了大半年感觉稍微好一点了,结果发现腿很难受。后来回家磁共振一做,腰间盘突出,超严重的那种,任何医生拿到片子第一句话就是可以开刀了。

  真正难受的是今年的九月份,那个时候严重到生活不能自理。只能每天躺在床上,不知道干嘛,不知道能不能好。那个时候是真正的绝望,根本没有希望。

  虽然现在是在好多人的帮助下乐观了一点,但是,那段时间真的很黑暗。反而我家老头子还天天骂骂咧咧的说我就躺床上巴拉巴拉的。

  我说这个也只是觉得,可能之前我没有抑郁症的时候很难以想象怎么会有人说不开心去对自己不爱惜啥啥的。但是,自己经历过了觉得,那段时间的行为方式真的不是我自己能够控制的。甚至于做出了这个事情以后,一个人呆着回想起来,会内疚到哭。

  不过现在马后炮一下,如果自己真的挺过来了,也不失为一种难以言明的人生体验。每撑过了一个阶段,就觉得自己的心又大了一点。所以现在最难受的就是在绝望的时候和小姐姐分了,所有的问题所有的矛盾归根结底都在自己的身体问题上。

  我以为我会崩溃,毕竟这么多年了。但是崩溃了两天以后,我居然看开了反而更加的促使我想要更积极的去配合治疗,不再让自己的问题继续拖累下去。可能这也是这么些年抑郁症病发到平复到复发再到平复的唯一好处了吧。

  所以,各位加油叭。我一直相信我不可能只会是现在这个样子的。

  顺便说一句,那个时候抑郁症有个朋友给我说,你就是天天想多了,把你的一切都拿走,你不努力就没钱吃饭了。每天认真的做好事,就没这么多毛病了。

  我大概就是这么挺过来的吧。

 




来源:网易 529D实验室

原文链接:http://dy.163.com/v2/article/detail/D3835L460517AF18.html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Part of the information in our website is from the internet.If by any chance it violates your rights,we will delete it upon notific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Thank you for cooperation.
4 条评论
对不起,活着真的很累.一个人躲被窝难过得哭的痛苦日子无人理解,无人陪伴.累

MTF山崎友希 · 2年前
+1

Nishikino Maki · 2年前
其实每一秒的自己都在死亡,想想就会感觉好多了也许自己真的自杀好多次了,都说死是解脱你这么想也许会好多,不是让你真的去自杀,是认为前一分钟的自己不在了,现在是这一分钟的自己……这样就会好多了,就算有自杀的冲动,这么一想,你早就死过了,现在算是重生回来?那还可以,还能想得开的可以这么想,想的积极一点较好

Kyou · 2年前
是的我干掉了照片墙里的那个死胖子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