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50多岁,性别倒错,但每天骑车捡废品为生,不偷不抢……他家失火了,快过年了,这么冷的天……他打了几年官司没结果,但诉讼费等借朋友不少,至今还攒钱还……”这社会有点冷,他还住在贫民窟,请不要对他嘲笑,他需要个微笑,不奢求拥抱。
  1月14日,潍县路19号的一场大火,把他的房子烧成了废墟。电视新闻里,他踉踉跄跄地跑进镜头,感慨着这场大火的意外。那一身男扮女装的行头,吸引了全国网友的注意力。数万次的转发中,“妖孽”、“奇葩”等词不断出现。56岁的大喜哥火了。就是因为那身装束,有人叫他阿姨,有人叫他花姑娘,也有人叫他大喜哥,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真名叫刘佩麟。
  在镜子上写下鼓励自己的话,每天照镜子看到这行字,都能给自己鼓劲儿。1月14日,潍县路19号的一场大火,把他的房子烧成了废墟。电视新闻里,他踉踉跄跄地跑进镜头,感慨着这场大火的意外。那一身男扮女装的行头,吸引了全国网友的注意力。数万次的转发中,“妖孽”、“奇葩”等词不断出现。56岁的大喜哥火了。就是因为那身装束,有人叫他阿姨,有人叫他花姑娘,也有人叫他大喜哥,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他的真名叫刘佩麟。印象初次见面很有绅士风度距青岛百年老街中山路十几米远的潍县路19号,是一处老院落。和老城区的很多老房子一样,这里的房子年久失修,火灾隐患也高。大喜哥住在院子入口右边一米宽的小胡同深处,顺着湿漉漉的石路走进去,霉味越发浓重。“请进请进”,听到有人来了,大喜哥从屋子里探出头来,热情招呼着。红色外套,黑色长裙,外加一双黑色雪地靴,大喜哥依旧是电视镜头上的那副装扮。稍有不同的,或许是粗粗的辫子上多戴了几朵红花,抹了粉的脸蛋上新添了或绿或蓝的几道“眼线”。“屋顶都烧没了,社区又给我安排了旁边这个房子先住着。”一边说着,大喜哥一边邀请记者进门。他微侧着身子,表示让客人先进,颇有绅士风度。也许是怕别人嫌脏,大喜哥搬来屋子里唯一的一个凳子时,还没忘了在上面铺张报纸。锅碗瓢盆,纸箱子,捡来的各种化妆品……在这个只有10平方米的屋子里,摆放着他从那场大火中“抢救”出来的家当。指着桌子上那台收音机,大喜哥说,这是他唯一的家用电器。
  大喜哥:他作为青岛一住户因男扮女装而暴红网络。大喜哥的爆红,源于一段新闻视频,出自青岛一电视台名为《生活在线》的节目。新闻本身没什么看点,就是讲一老式居民大院一楼起火。奇的是,受访居民都不为受害者痛惜,反而轮番指责其经常燃木烧饭取暖,污染又不安全。
  大喜哥五十多岁了,从小性别倒错,没有钱做变性手术,爱上了一个哑巴。哑巴对他很好,两人同居,后来哑巴犯了事,音讯全无。他每天骑着车子捡废品为生,不偷不抢,成了一道奇葩,但心里面另有一道风景,他一直等着哑巴回来找他。他的房子被火烧了。人们夸张地歌颂同性之爱,却没能给他留下一点空间。
  走红起因:
  2010年,流浪在宁波街头的“犀利哥”因怪异的混搭穿着引爆网络,并引发争议。近日,微博上又一个类似人物横空出世,人称“大喜哥”。他的暴红源于一段新闻视频:青岛某老式居民大院一楼起火,所有受访居民轮番指责该住户经常燃木头烧饭取暖,污染又不安全,该住户“中年男性,平时男扮女装,靠捡废品为生。”此人就是“大喜哥”,因为他男性化沧桑的脸配上俗艳的女人装扮,被网友惊呼为“奇葩”。
  新闻中,大喜哥看着烧毁的房子,茫然无助地重复着“我灭了火才走的”这句话。我不知道这有什么好笑的,可是众多网友因为他怪异的装扮“笑断十二指肠”。如果哪天,你我也沦落到屋毁家亡的地步,你是否笑得出?
  默默无闻卑微活着的“大喜哥”就这样莫名暴红网络。关注他的网友可能只是出于好玩,可这对捡废品为生的“大喜哥”来说,一点都不“喜”,他的生活就是烟熏火燎与满面尘灰。其间辛酸,谁人能懂?
  “这是怎么回事呢,我想问的不仅仅是火灾”主持人最后这句诘问,被网友认为大有深意,觉得潜台词也许是针对大喜哥不伦不类的扮相吧?可是我倒希望,主持人是读懂了大喜哥背负的辛酸,是在悲天悯人。
  小人物的生存之艰被娱乐化了,也许这些网友没有恶意,只是无聊地借着“大喜哥”俗艳的穿着宣泄情绪。可细探究,这次和“犀利哥”事件一样,都是以最底层的弱势者作为戏谑对象,当中隐藏的价值观让人不安。这样的娱乐糖衣层出不穷地出现,本身就说明问题,至少一些人是习惯嘲笑或恶搞比自己更弱小的人,因为这样很安全。(文:长江网)

大喜哥12.jpg

读懂“大喜哥”背负的大悲情
  年关将近,对于不少客居异乡的游子而言,买票难、回家贵,近乡情怯,莫名“恐归”,似乎是每年岁末都必须直面的“年度悲情”。但是,若你能在微博里发发牢骚,那这种“悲情”在真正有家难回或无家可归的苦难者面前,则会被迅速稀释蒸发为“矫情”。真正的悲哀是,那些背负着莫大悲情的人,难以发声求助,获得救济。
  除非,这种苦难和悲情带着一种准娱乐的面具登场。在被戏谑和解构之后,慢慢露出层层包裹的事件内核,并为有一定话语权的个体或单位传播和吁求,才可能在快速消费完悲剧的“娱乐糖衣”后,得到一定程度的解决。这是在这个消费和娱乐的时代,被一再验证,百试不爽的路径依赖。
  上次是宁波那个被称为“宇内究极华丽第一极品路人帅哥”,也就是“犀利哥”。当时犀利哥的照片也是在微博引起疯狂转发后,传统媒体跟进,最后这个流离失所的有着精神疾患的拾荒者,才从众多的有着类似经历的人群中,脱颖而出,顺利回乡。种种援
  助和关怀,也纷至沓来,甚至一度名噪一时,得到各种工作机会和商业代言。可这终究只是极端偶然的个案,不是底层人士,特别是有一定认知和生活障碍的弱势者的正常社保途径。
  犀利哥曾引来如潮爱心,但比爱心更泛滥的,是当时引发的一场PS狂潮。当然,除了纯粹恶搞外,PS潮也为事件的正向发展助了一把力。昨日,微博上又一有着相似走红潜质的草根人物横空出世——江湖人称“大喜哥”。大喜哥的爆红,源于一段新闻视频,出自青岛一电视台名为《生活在线》的节目。新闻本身没什么看点,就是讲一老式居民大院一楼起火。奇的是,受访居民都不为受害者痛惜,反而轮番指责其经常燃木烧饭取暖,污染又不安全。
  “中年男性,平时男扮女装,靠捡废品为生。”这就是居民对他的主要印象,他就是“大喜哥”。最后几秒,大喜哥亮相。那艳俗的扮相,沧桑的男性化的脸,浓妆艳抹,配那身俗艳女装,被网友称为“奇葩”和“妖孽”。那条一天转发过两万的微博视频,名字就是——
  “青岛奇葩:妖孽啊妖孽,绝对亮瞎尔等狗眼!”
  可这不是二人转表演,这是艰涩的现实。捡废品收破烂的在这住了好几年的“大喜哥”(不知这喜感的名字怎么来的),没人知道是从哪来的,只说是街道办找来的。但,他的日常生活就是烟熏火燎,满面尘灰烟火色,寒冬取暖,生火做饭,只能靠或许是捡来的木柴。其间辛酸,谁人懂?楼上被烟呛多年,如今火烧连营,而悲剧前的种种日常琐碎,是否得到社会和相关制度性力量的关注与救济?如果不需要靠捡柴生火,悲剧或就能避免。
  火灾废墟中,大喜哥茫然地不断重复“我灭了火才走的”,可众网友只忙着对他怪异装扮笑痛十二指肠。易地而处,你还笑得出吗?“这是怎么回事呢,我想问的不仅仅是火灾”——主持人最后这句,被网友普遍认为大有深意,觉得潜台词或也针对大喜哥的扮相吧?可我倒希望,主持人是读懂了大喜哥背负的大悲情,是悲悯问天,质问更多“犀利哥”、“大喜哥”类的悲情何时终结。(来源:钜亨网新闻中心)
  接近真实的“大喜哥”刘培麟
  今天是农历小年(1月16日),中午休息时间专门去看了网上热转视频的主人公“大喜哥”,更多的了解了他的经历和生活,下面的文字,力图客观的反映他的生活状态和人生经历,真诚地希望他的生活能得到改善,也希望每一个嘲笑过他的人有新的认识……
  昨天,无意中看到朋友转发的一条视频微博,是青岛《生活在线》栏目一条关于老房子失火的新闻,新闻本身并没有太多特别,但是因为房屋主人的打扮,加上原微博的发布者使用了很多诱导性的词句“笑了一下午”、“屁颠屁颠”、“奇葩”“哈哈”……之类,结果这条视频在网上疯转,24小时内转发超过三万次,可悲的是,绝大多数人都不了解房屋主人的身世,只是根据他的扮相来来嘲笑他,甚是有很多新浪认证的微博用户也纷纷嘲笑讥讽房屋的主人。看到这些,我很难过,他的家失火了,快过年了,这么冷的天,别人不去帮助他也就算了,何必冷嘲热讽呢,因为昨天没时间去看望他,只能是在网上跟人做了很多解释的工作,最后那条微博的发布者把我拉黑,我不能给那数千留言讥讽者继续解释了。
  今天中午饭后,根据视频里说的“潍县路19号”,我找到了“大喜哥”的家。他住的地方离我单位不远,步行几分钟就到了,就在中山路商业街苏宁电器的后面,前面车水马龙繁华热闹,但是几十米的后面是不折不扣的贫民窟,大院里狭窄阴暗,臭水横流,电线、晾衣绳乱拉,但是缺乏生活必需的自来水和厕所,我没办法解释为什么现在还会有这样的现象存在,我想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拐进“大喜哥”住的那个狭窄的胡同,看到他的自行车靠墙放着,听到有“砰砰砰”剁东西的声音,我知道他肯定在家。走到胡同里面,看到一间破败的房子敞着门,“大喜哥”正在家里剁菜馅。我打了个招呼,说明了看望他的来意,他很热情的招呼我进屋坐,拿了一份新的报纸铺在本来不干净的板凳上让我坐下。他说今天小年了,正在准备饺子馅,于是聊天很轻松的开始了……
  “大喜哥”说他本名刘培麟,1956年生人,今年56岁了,原住青岛市市南区沂水路2号(青医附院附近),现暂居中山路街道办事处安置的潍县路19号的这间破屋里。我问他为什么不在沂水路住了,他说前些年母亲生病需要治疗费,他拿不出来,卖掉房子给母亲看病用了,后来买主没有完全支付房款,他打了几年的官司也没什么结果,但是诉讼费等借朋友不少钱,至今还在攒钱还朋友,我听了这些心里不免酸楚,他都沦落到这个地步,还不忘攒钱还债,真是个有情有义的人,我问他还欠多少,他说不到一万了。我问他有没有兄弟姐妹,他说有一个老姐姐,自打结婚后跟父母关系不好,就再不来往,父母过世姐姐也没有回来过,有一个哥哥因为下岗后生活困难一时想不开1993年服毒自杀了,嫂子领两个侄子改嫁外地,也早没了来往,他说曾经结过婚,那女人带了一个孩子过来的,后来家庭矛盾激化,本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孩子也没要成,两人最终分手,目前只有他一个人在青岛孤独的生活。
  “大喜哥”思维很清晰,谈吐也有逻辑性,不是外界所传的有精神问题,他说初中毕业后下过乡,回青岛以后在市南区服装厂上班,因为家庭的变故、个人下岗失业,有段时间心灰意冷,曾经跳海自杀被人救起,后来逐步沦落成现在的样子,他的头发是真的,已经留了数年。他很清楚别人对他的看法,他说叫他“花姑娘”、“花大姐”、“花大姨”、“大喜哥”的都有,很多称呼,他也习惯了这些,并不介意,但是我还是一直叫他“刘大哥”。
  他现在住的这个房间是失火房子的隔壁,失火的房子是他以前堆放捡来废品的仓库,他住在最里面一间,仓库失火殃及卧室,所有的东西付之一炬,幸好扑救及时,没有烧毁周边的破房子。我问他是不是做饭用的明火没有扑灭导致火灾的发生,他说他出门之前是把炉火灭掉才走的,我也发现燃烧的是仓库,而不是他生活的那间房子,他怀疑是有人故意纵火,但是估计很难取证。我从那段新闻视频里看到邻居们都很不喜欢他的存在,希望消防部门能有一个准确的失火原因分析。
  我问他为什么不去救助站住,他说昨天生活在线的记者也联系让他过去,他坚决不去救助站,失火当天因为无家可归,他被安排到四方区的青岛市救助站赞助,因为去的比较晚,错过了吃饭的点,他想自己出去买点东西吃,但是被人严厉拒绝,工作人员态度很不好,大铁门一锁,就跟蹲监狱一样,没有尊严没有自由,到了早上饭往那一放,你爱吃不吃……他说他喜欢动喜欢自由,宁可在这里挨冻受苦也永远不去那救助站住了。后来街道办事处给他安排在失火房子的隔壁住,可以避雨雪,但是窗户是漏的,没有屋门,外面搭出去一个小棚子虽然有门,但是旁边的板子都没有了,一个两平米大的窟窿,还不如出去晒着太阳暖和。最惨是因为多年没有住人,房间里没有电,原来的灯泡都是摆设,他每天把手电筒放在一个好心的街坊家里充电,晚上照明就用手电筒。院子里也没有自来水,提水要用自行车带五十斤容量的白塑料桶去很远的地方接,一桶水可以用两三天。我建议他跟邻居协商一下拉电线过来,每月给人家电费,他摇摇头,说邻居们大部分都很不好“噶或”(青岛话指交往),这个不可能帮忙的。我说很多朋友都很关心你,争取联系街道办事处和电力部门给你接上电,这样你就可以使用电磁炉做饭、烧水,避免明火引发火灾,他说他明白,希望能早点接上电。
  刘大哥虽然扮相不同于常人,但是生活还是挺乐观的,我发现他墙上挂的一块破镜子上写着“新的一天开始了,加油!”,他说那是失火后搬到这间房子住,他勉励自己的。他说老人一直教育他再穷也要做到“不偷不骗不抢不夺”,自己捡点废品,加上每月四百多的低保,刨去还债,还能勉强度日。他说火灾后,很多人都关心他,指指床上有被褥,说街道办事处给了两床被,昨天生活在线又送了一床,够他盖了,铺的褥子是好心的街坊给的,家里有两桶油,也是街道给的,有一口新的不锈钢锅,是昨天好心的网友送的。我问他街道办事处对他怎么样,他说还行吧,但是如果不主动去街道办事处诉苦求助是没人主动帮他的,出事后,领导也没去过,只有工作人员给安排了一下,他说他平时能自给自足,也不愿意去麻烦街道办事处。我注意到他的破桌子上有很多书,还有一个收音机,他说每天闲暇时就看报纸、听广播、看书,而且每天写日记,并且打开橱让我看,厚厚的一摞,若干本日记,我没有细看日记的内容,只是看到字很认真,每天都写很多页……我看他上牙所剩无几,估计是营养不良造成的,就问他健康状况如何,他说还凑合吧,但是力气活不能干了,只能做点简单的事情,并且不能激动不能生气,从小患有疝气,一直没有手术治疗,他去看过医生,好像是积液严重,手术费用不菲,他无钱医治,一直拖到现在……
  怕涉及隐私,我没问太多问题,但是他并不避讳,自己讲述了很多,包括网络上所传的哑巴的故事和变性的传闻,他说事情存在,但是我感觉没有网上说的那么玄,哑巴和他也只是萍水相逢,他也不知道哑巴到底是做什么的,哑巴入狱后再没来往,好像也不存在等待一说,关于变性,他说他心灰意冷时变性的想法很强烈,现在淡了很多……
  我问他有什么打算,他说先安顿下来,慢慢还上欠债,以后的事情再说吧,他说感谢所有关心他的人,希望一切都会好起来……聊了大概一个小时,要上班了,我起身告辞,拿出一些钱来给他,让他买点东西过年用,他推辞不要,后来看我坚决要给他就收下了,并且再三表示感谢。我出来时,他一直送到大院门口,走出来又是繁华的中山路,几步之内就换了天地,感觉恍若隔世……(作者:老笨狮子)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Part of the information in our website is from the internet.If by any chance it violates your rights,we will delete it upon notific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Thank you for cooperation.
0 条评论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