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喜哥1.jpg


  图片故事:61岁的跨性别者 至今仍想变性
  2017年4月6日,青岛。61岁的刘佩麟有着男人的身体,但他始终觉得,他应该属于另一种性别。在过去的17年中,他有16年都穿着花花绿绿的女装,化着夸张的浓妆。就在5个月前,刘佩麟受生活所迫,脱下女装穿回男装,之后过了将近半年“在别人看来是正常”的生活。谁知,即使“正常”了,还是没有地方愿意给他一份工作。而最近,没找到工作的他又重新扎起了小辫、穿上了女装。他说:“既然如此,我干嘛还要委屈自己?”图/视觉中国

大喜哥2.jpg

2017年4月6日,青岛。至今,刘佩麟保持着每天读书、看报、写日记的习惯,这么多年了,再穷这个习惯从没有断过。到现在,他已经写了十几本日记。刘佩麟的屋子里,三分之一的空间都用来堆放书和报纸。一个爱读书的拾荒者,很多人接受不了这种设定,但这就是刘佩麟最真实的生活。图/视觉中国

大喜哥3.jpg


2017年4月6日,青岛。化妆品大部分是他捡来的,也有一小部分是别人送的。图/视觉中国

大喜哥4.jpg

2017年4月6日,青岛。女士手表和女士手镯。图/视觉中国

大喜哥5.jpg

  2017年4月6日,青岛。2016年12月,一位好心人为刘佩麟提供了免费的住处,是在山东青岛辽阳西路上的一个小区内的地下室。这里三户人挤在一起,刘佩麟自己单住一间7平米左右的小房子,因为采光不好也不通风,屋里有一股很浓的霉味,地板上满是油渍。这一间小屋既是卧室又是厨房,由于厕所年久失修,他只能找个铁桶解决内急。图/视觉中国

大喜哥6.jpg

  2017年4月6日,青岛。狭小的地下室过道内堆满了东西,如今的刘佩麟就蜗居于此。他说,他以为自己换回男装,社会就能重新接纳他,但事实上换回男装之后,自己只是个不再碍眼的普通人。图/视觉中国

大喜哥7.jpg

 2017年4月6日,青岛。刘佩麟说,自己换回男装后,“还是不能融入(社会)”。当时很多媒体都来报道他换回男装的事儿,有媒体帮他联系了四个工作,一开始说得好好的,等见面的时候,听说他是“大喜哥”,企业没说两句话就把他打发走了。图为刘佩麟的新住处,书桌上堆得满满的书,还有很久之前拍摄的照片。图/视觉中国

大喜哥8.jpg

  2017年4月6日,青岛。刘佩麟的新住处摆放着各种摆设,大部分是拾荒捡回来的。图/视觉中国

大喜哥9.jpg

  2017年4月6日,青岛。图为作者翻拍的刘佩麟旧照。就业,下岗,母亲重病,卖房借钱,穿女装流落街头,拾荒为生,领退休金,换上男装,重新蓄起长发换回女装……这便是刘佩麟几十年来的人生轨迹。图/视觉中国

大喜哥0.jpg

 2017年4月6日,青岛。2017年4月6日上午,骑上自行车,刘佩麟去买报纸。这辆自行车陪伴了他30年。多年来媒体的报道,让不少青岛人都知道了刘佩麟,他也算是个“名人”。图/视觉中国

大喜哥11.jpg

 2017年4月6日,青岛。在他居住的地方,有一株满是花朵的树,他请作者给他在树下拍张照片。他说,他年纪大了,变性的心思淡了,主要是没钱,如果真有合适的机会,他还是想铤而走险试一试。图/视觉中国
  (来源媒体:网易新闻)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Part of the information in our website is from the internet.If by any chance it violates your rights,we will delete it upon notific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Thank you for cooperation.
1 条评论
还是蛮羡慕这坚强做自己的心理的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