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性人,是英语Transgender一词受到广泛认可的汉语翻译。虽然这个词来源于英文,变性人一词的引入是为了描述一种个体性别认同(自我认可的性别)与传统二元性别预期不完全相符的情况。这种情况更通俗的来讲,就是说一个人认为自己是男是女跟自己出生证明上写着的那个的“性别 ”(也就是“分配性别 ”,Assigned Gender)或多或少的有一些区别。这种区别可以是很强烈的,也可能是很细微:可以认为自己完全属于另一种性别;也可以是认为自己只是不完全属于男性或者女性;还可以是认为自己既不属于男性也非女性等等。

2016-11-06-00223777-300x165.jpg

著名变性人——POY

这种有别于个体自身分配性别的性别认同,一般称为变性人认同。而持有这种性别认同的人,就被称之为变性人者。同样的为了避免使用“正常”作为“变性人”的对立面来“非正常化”变性人者,那种生理性别、社会性别、心理性别基本一致的人就被称为顺性别者(Cisgender)。广义变性人(Trans)描述了一个非常复杂的集合,可以包括行为、认同、现象等等,不过更多的时候变性人还是用来描述一类性别认同。习惯上,分配性别为男性,但是自身性别认同为女性的变性人者被称为MtF或者 M2F (Male to Female);而分配性别为女性但持有男性性别认同的变性人者相对应得称为 FtM或者 F2M(Female to Male)。还有一些人可能持有既非男性也非女性、或者既是男性又是女性等等的不同性别认同。根据每个人对性别的自我定义不同,又衍生出一系列繁多的名称,比如无性别、双性别、变性人酷儿、双灵魂、第三性等等。变性人者的性别认同是多种多样的,顺性别者乃至相当多的变性人者可能都很难搞清楚其中的细微区别。但总的来讲,从性别角度上一个人可以认为自己是任何人,其他人能做的就是尊重这种自我定义的权利,而非质疑这种定义的合理性。

为什么会有变性人者存在?是不是变性人现象是人类中独有的现象?变性人认同到底是不是疾病?等等的一系列问题自十九世纪末以来一直困扰着很多医生、学者以及变性人者本身。一些问题得到了解答或部分解答,另一些问题目前还不知道答案。 

从目前已知的研究结论和共识来看,至少有一点是可以明确的:变性人认同本身并非一种疾病,也不是精神障碍,只是人类中一类比例较少的性别认同。人类目前并不具备干涉或者塑造自我以及他人性别认同的能力,所以既没有办法主动地使一个人成为变性人者,也没有办法避免一个人成为变性人者。但由于变性人认同本身是一种正常的性别认同,故而也就谈不到 “治愈”或者 “预防”。因此,对变性人认同的干预既是不合理、缺乏正义性的,也是无法实现的。 

关于变性人认同的非病理性,一个常见的误解就是:既然变性人者是正常的,为什么变性人者还要就医、有人甚至还要动手术呢?

一个人具备一种正常的性别认同不等于一个人没有其他方面的问题。一个顺性别男性,他的性别认同是正常的,他要不要去医院看他的性功能障碍呢。一个顺性别女性,她的性别认同是正常的,她要不要心理干预她的更年期抑郁呢。又或者,跟性别认同完全无关的,一个人为了使自己更符合自己的审美预期去割双眼皮,他/她是不是就有精神问题呢?显然很难这样讲。

同样的,一个人持有变性人认同的同时,可能还有其他方面的心理或者生理困扰,这个时候就需要寻求医疗干预或者其他解决办法,但这不能就认为其性别认同有问题。的确有一部分变性人者使用手术的方式赋予自我一种自己认可的性别(性别重分配手术,Sex/Gender Reassignment Surgery,缩写为 SRS或GRS),但值得注意的是相当多的变性人者接受的手术,只是基于审美需求,而不涉及到器官功能性改变,比如鼻部整形、胸部整形。这种情况跟顺性别者的整容手术唯一的区别可能仅仅是当事者所持的性别审美偏好有所不同而已。另外,也并非所有的变性人者都有关于性别的医疗需求,这同样是常常受到忽视的一个事实——相当多的变性人者生活得非常健康和满意,也没有就医要求或经历。

不可否认,有一种关于变性人者的诊断名称叫做性别焦虑(Gender Dysphoria),但是这种诊断并非针对变性人者的性别认同,而是针对的是一些变性人者由于性别认同或其他原因带来的一种生活或社会功能上的影响。换句话说,一个人持有变性人认同,不等于一个人有性别焦虑。而实际操作上,一些对本身性别并不焦虑的变性人者,为了照顾到其手术或其他医疗需求,医生还是可以有针对性的给予这些人一个性别焦虑的诊断。但是这种诊断的目的并非是指出一个人不正常,而是为了保证变性人者平等就医的权利。

除了手术,也有一些变性人者选择用使用激素来影响自己的性别特征,这种方法被称为激素替代疗法(Hormone Replacement Therapy ,缩写HRT)。不过广泛地使用现代医学手段帮助变性人者,也还只是最近几十年的事情。因此,关于变性人者接受手术或者激素治疗会导致寿命缩短或者会导致癌症的说法,都是一些不明真相者的猜测或者是毫无根据的流言。事实上,并没有任何已知研究结论指向变性人医疗帮助对变性人者的预期寿命有直接影响。但是,的确有相当多的独立研究指向类似的结论——变性人医疗帮助的开展,极大地提高了变性人群体的生活满意度。虽然不是每个人都对自己的医疗结果满意,也并非每个变性人者都有医疗需求,总体上看变性人群体是受益于现代科技带来的性别改变的。

尽管受到医疗水平的制约,现代变性人手术或者变性人的激素疗法的历史还不足百年(上世纪三十年代开始),但是作为一种性别认同或者一种生活方式,变性人现象贯穿了有记载的人类历史,也广泛的存在于不同的文化中。历史上著名的变性人者的身份可能包括古埃及的法老、古罗马的皇帝、瑞典的国王等等,时间上的跨度长达几千年。这当然并非意味着变性人仅仅是权贵寻求刺激的方式,而是代表了一种变性人的广泛性,毕竟历史上平民的生活罕有记载。这同时也告诉人们另一个事实——变性人认同完全可以是一种自发的认识——人不需要模仿变性人范例才能成为变性人者,甚至一个人都不需要知道“变性人”这一词汇就可以成为事实上的变性人者。诚然,人的确可能因为某一个例子知道了变性人者的存在,从而认识到自己的内心需求,但是这种性别认同是自发的而非灌输或习得的。故此,假设有父母发现自己的子女是变性人者,也不必认为是“社会堕落”把自己的孩子“教坏了”。同样,已经或将要成为父母的变性人者们也无需担心自己的子女因为模仿自己而被动成为变性人者。

其实,无需过多地重申变性人者并非有道德问题,也不必因为新闻报道中有个别极端的变性人者的一些举动就妖魔化整个变性人群体。变性人者本身是多种多样的:变性人者有各种各样的职业,过着各式各样的生活。很多人对变性人者的认识限于新闻报道或者书籍中的刻板印象,因为他们并没有在生活中发现变性人者的存在。而事实上变性人者存在的比例虽然不高,但也足以让每一个现代都市中的人都有可能认识那么一或几个,只是人们并没有意识到身边的变性人者而已。究其原因,一方面,变性人者除了性别认同与大多数人不一样之外,本身也只是芸芸众生中的普通成员,如果当事者不主动告知他人可能永远不会发觉。另一方面,也是一个残酷的现实,变性人者由于家庭或者社会的不理解和其他人为因素,承受着不必要的精神压力和生活压力。所以变性人者很少主动地告诉别人自己的变性人事实,有些甚至极力隐藏自己。这种压力甚至是精神伤害也导致了相当多的变性人者背井离乡、隐姓埋名甚至自杀。

虽然,变性人相关的概念正在以惊人的速度发展着,学术界和社会也都越来越关注变性人者的存在和变性人者的生活,但同时也必须承认人类对变性人知之甚少、关于变性人者或变性人手术的很多问题目前还不能和好的解决或解释。尽管,短时间内可能很难了解关于变性人的所有事实,也很难解决变性人者面临的所有困境,但这既不应该妨碍人们更友善的对待变性人者,也不应该妨碍变性人者勇敢地接纳自己。毕竟,变性人只是不同,而不同既非错误也非疾病。同样,疑惑和不解既不应该成为伤害他人的借口,也不应该成为关爱他人的障碍。

变性人认同在历史上因为认识不足等缘故,曾经被错误地称为“易性癖”、“易性病”、“性别认同障碍”等等,这些名称既不反应事实,也不尊重当事者,故而不宜再做使用。类似的原因,“变态人”、“人妖等词语”,也应该被淘汰。



转载来源:梦莎变装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Part of the information in our website is from the internet.If by any chance it violates your rights,we will delete it upon notific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Thank you for cooperation.
1 条评论
这篇文章真好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