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Y~D6@UBKNEQ}B5`GR1U.png

视频:http://my.tv.sohu.com/us/299612548/86265992.shtml

球球和波比

球球:大家好,我是球球,她是波比。虽然我年纪也不算大,但是我是最早一批混圈儿的。大概一九九九年或者千禧年前后,我们就开始接触网络,接触网络第一批人。就是大家都搞不明白,想做女生该怎么办,做手术,手术是不可能的,只能吃药,吃药就是吃雌激素。我们这一批人,都是以一种神农尝百草的,一种状态去尝所有的药。比如说现在就归为兽药的一种,乙烯雌酚是当时最常见的,大家会买一个,这个杯子这么大一盒的药,里面有几百片,就开始狂吃,每天吃五片、吃八片,上午吃、晚上吃,最后就恨不得马上把胸长起来。结果当时吃死一片人,现在糖尿病、尿毒症的都是,因为那个东西对肝肾的伤害非常大。后来才有现在比较流行的,补佳乐和倍美丽,这些都是所谓的,从什么马尿中提的雌激素,比较天然。一开始都是找各种各样的雌激素,后来发现吃避孕药也行,他们就开始吃什么悦可婷,吃什么妈富隆,因为都有用。但是吃避孕药那批人是最惨的,为什么呢,因为如果你不吃抗雄,你补充雌孕激素的话,会导致一个你的雄性激素,不是,雌性激素雄化的一个过程,就是说你会发现你的胸越长越大,胡子也越来越猛,也就是说你是一个非常突出的,一个如花的形象,非常可怕。等到了二零零五年,甚至到二零零八年大家才明白,要吃抗雄,把雄性激素压制以后,再补充雌激素。所以说等于说,我混圈儿这个历史,就是大家嗑药的历史,因为大家到最后吃了很多年才发现,药对人真的是几乎没有什么帮助,比如说对外观的改变是很小的,对声音的改变是没有的,尤其是对体毛什么,这是丝毫没有任何改变的。关于搞对象,这就要说到她了,你先说。

波比:我是波比,我是个泛性恋嘛,泛性恋跟跨性别其实是很搭的。一开始觉得自己是双性恋,是因为可能就是,对跨性别的这个群体接触比较少,跟男生女生在一起的感觉都差不多,这个应该跟双性恋的感觉是不一样的。他们喜欢男生,一定要觉得他是个男生,喜欢女生,一定要觉得她是一个纯粹的女生,但是对泛性恋来说,喜欢男生和喜欢女生没有什么区别。自从遇到她之后,她是个网红,自从遇到这个网红之后。

球球:等一下加我豆瓣。

波比:就去了解了一些关于跨性别和泛性恋的东西,才真正给自己一个泛性恋的定义,对方的性别并不重要,只要TA是我喜欢的人就行了。

球球:对,我跟她的过程有点像,不过比她曲折得多。我一开始很小的时候,觉得自己说要做女生嘛,就一定要跟男生在一起,我还真去试了,我发现怎么也不是那么回事,就不喜欢的就是不喜欢,没办法。再到后来还是谈女朋友,会遇到很多问题,就是说既然你喜欢女生,你非得想变性干吗?我觉得这个问题非常傻,但是我又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后来反正也是多研究了,一些生物学方面的,还有神经心理这方面的,就是说人脑中,掌握性别认同的脑区,和掌握性别取向的脑区,是不一样的,也就是说,你完全认同可以是一个,取向是一个。我一开始想要找的是,一个认真把我当女生对待的,又不顾及我一堆男性的性别气质的一个人,可能就像朱蒂斯·巴特勒说的,那种只有doing没有being,就是只有行为没有实存的一个人。但是后来我觉得没有必要,你自己也不去追求那些,你就没有必要要求别人追求那些,所以最后觉得还是泛性恋最合适,当然不是因为她是泛性恋,长得有几分姿色,好就这样。

波比:谢谢。

球球:OK,OK,谢谢,谢谢。

宾简介:

球球,无神论者,混乱中立,反LGBT歧视,爱好哲学、心理学、历史、科普、金属乐、幻想文学、分子人类学。我是一个真诚的人,情商只有52,但是无比诚实、善良,关键一点是忠诚。我对每个对我持善意态度的人都愿意尽可能的回馈最大程度的善意,做一个真正有智慧而又不放弃本心的人。

波比,不可知论者,认为一切都是不可被完全定义的,世界由各种意向构成,体验永远比认识重要。性别、性向等属性只是一个面,即便面面叠加起来,也永远无法形成立体,就好像这段自我介绍永远比不上实质的交往更能了解我。

12.jpg

《吃饭的时候我们谈谈爱情》海报

片子介:

《吃饭的时候我们谈谈爱情》 是一部新的,像“一千零一夜”似的,性爱民俗的正传纪录片。

一个北京十月的傍晚,我们邀请了十三个人:三木(泛性恋)、超小米(酷儿)、小铁(泛性恋)、席琳(异性恋)、猪头猫(酷儿)、男哥(LES)、JOAN(LES)、覃仙球(GAY)、葫芦丝(CD)、球球(跨性别)、波比(泛性恋)、安少(LES)、金兆丽(跨性别),在郎园vintage里面的剧场举行晚餐。

他们按照所抽取的扑克牌A2345678910JQK依次坐成一排长桌, 边吃饭、边喝酒、边讲述了关于自己的十一种或有趣、或怪异、或野蛮、或饱含人性的爱情故事。

ElevenKinds of Lovingis an upcoming sex-customs documentary film where eleven love stories were shared by the heroes and heroines, a bit like The Tales from the One Thousand and One Nights.

It was an October night in Beijing , the film makers invited thirteen people to dine in the theatre of Langyuan Vintage, and they were Sam (Pansexual), Chao Xiaomi (Queer), Xiao Tie (Pansexual), Celine (Heterosexuality), Zhu Toumao (Queer), Nan Ge (Lesbian), Joan (Lesbian), Qin Xianqiu (Gay), Hu Lusi (Cross Dresser), Qiuqiu (Transgender), Bobi (Pansexual), An Shao (Lesbian) and Jin Zhaoli (Transgender) .Sitting around a long table by the order of poker they drew before,they told their own love stories one by one, some interesting , some weird, some brutal, and some full-of-humanity .

介:

郎园vintage,是北京CBD核心唯一一个旧工业遗址改造的低密度文创园,集创意、时尚、人文、艺术、美食等多种元素于一体,是近年来北京新兴的文化消费聚集地。

来源于:搜狐

原文链接:http://www.sohu.com/a/120523953_458191

原文包含视频,暂时本站无法传视频,敬请期待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Part of the information in our website is from the internet.If by any chance it violates your rights,we will delete it upon notific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Thank you for cooperation.
1 条评论
羽瑶er · 3年前
很棒很期待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