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述.jpg

对于自己的性别,我一直充满着焦虑。从有性别意识起,我都希望自己换一种生理性别,我这副躯壳和我自己充满着冲突。

小时候,看到哥哥和一些小伙伴们光着身子夏天晚上,我也那样做,可是妈妈说,你不能这样做,我再想为什么呢,我和他们有什么不一样呢?

后来,我知道了真的不一样。由于自己总喜欢翻高年级的书来看,所以很早就知道女生要来大姨妈,青春期胸部要发育。这对于我简直是一场灾难,我不想这些事情发生在我身上,这意味着我要和男孩的身体状态越来越远。从青春期发育开始,我就和厌恶我自己的身体第二性征,我总是期待可以一觉醒来换一副身体。

上初中的时候,我其实已经发现我自己的异样了,我喜欢我最好的朋友,但我希望我是以男生的身份跟她在一起。这是个悲伤的故事,因为没有结尾,女主永远留在了她的十五岁。

上高中时候,学妹带着我去网吧上网。我那个时候觉得自己喜欢女生,不会是同性恋吧,我第一次搜索同性恋,然后看了蓝宇,一边看,一边哭,因为我把自己带入到陈捍东里了,因为我的“蓝宇”同样不在了。

高中时代,还有个插曲,我们年级,有一对 “Les”,但我真的很怀疑那个所谓 T 是 Transboy,他们的事情传遍了整个年级。但我那个时候,真的好怕,我也喜欢女生,他们要是知道,会不会也这样议论我呢。

高中时代,过得无趣而乏味。进了大学,我开始探索同性恋方面的知识,知道了LGBT,但是我发现很多 T 和我不一样,甚至她们最后变得很娘。天呐,我不是这样,我希望被当做男生对待,每当小孩子叫我「叔叔」,或者别人叫我「小伙子」我会很开心,我甚至期待所有人都不要知道我的生理性别是什么。

我后来发现,我不只是喜欢女生,我很容易被有中性气质的人吸引,甚至我希望,我下辈子做个真的男人,再好好爱一个男人。然后,在大三的时候,我和自我认同是 T 的前任交往,但我在和她在一起之后,发现她的性格并不像她的外表那样阳刚。我有点小失望,交往三个月之后我们就分手了,这就是我的初恋。

我关注LGBT群体的事情,自然会关注李银河。后来有一天,李银河的那篇《对所谓拉拉身份的回应》在网络上引起了热议,第一次跨性别 FTM 出现在了我的视野里,原来我和他才是一类人,原来我不是什么同性恋,我只是个生错身体的 Transboy 。

这也就是说临近毕业,23岁的时候,我才认同了自己,觉得自己有个合适的归类了。之前,我看到的新闻,都是 MTF 的,所以把 transgender 几乎全部认为是 MTF,始终没有找到自己的位置。

大学毕业时候,毕业演讲,我讲我是个跨性别,怕大家不懂什么是跨性别,然后我就举了金星的例子,而我和她相反。我不知道为什么有那个勇气讲那些,但我想让我身边的人知道,我们不是人妖,不是怪物,我们也很优秀出色,只是上天生错了性别。

那个时候,我开始和现在的女朋友交往,我告诉她我不是同性恋,我是Transboy,我以后可能会手术等手段改造我自己,很幸运,她接受了我,并且支持我的选择,目前我们已经在一起 2 年时间了。

后来,我通过YouTube,B站,transgender吧等很多地方,了解了更多transgender的知识,知道了有那么多人和我一样。我更加坚定自己的认同,并且做好了准备打算通过手术改变我自己。

从同性恋到 transgender ,我的自我认同跨越了很多年,性别焦虑依然在,但我终于知道我的焦虑有终点了。

Ashton 有一次在B站发布的视频提到想做个 transgender 分享群,分享视频资源,我就联系了他,希望可以帮忙。之后,经过商量我们建了群和网站,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我希望自己可以为中国的 trans 群体做点什么,大家都指望别人去为自己争取权益,什么时候才能赢得尊重呢?

如果你也想加入我们,欢迎写下你的故事给我们投稿。

来自于:跨性别在中国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Part of the information in our website is from the internet.If by any chance it violates your rights,we will delete it upon notific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Thank you for cooperation.
0 条评论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