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述.jpg

文:周里奥

Ashton说这次的话题是「作为跨性别,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从认识到自己的跨性别或者说性少数身份以来,我觉得我的收获大概可以用以下四句短话来概括:这有啥;你还好;管他呢;为什么。

  • 这有啥

我变得更有同理心、同情心,对「较不同寻常」的事物更能包容理解,学会尽量不给人贴标签,不随意评价别人。因为我就是一般人眼里的不正常,我干嘛歧视自己呢。虽然有的人也会这么做。王小波说任何一种信仰,如果被滥用,都可以成为打人的棍子、迫害别人的工具。我觉得我能做到不滥用自己的信仰、不强迫别人相信我所相信的,因而也不是那种会和大多数人站在一起对某种「不道德」行为进行批判的人。这话说得有点大了,但我觉得这确实是性少数这个身份给我带来的特别宝贵的东西。所以在其他朋友热烈讨论一些他们看来特别惊奇、令人费解的事时,我心里会说一句这有啥。我希望自己也能有一双悲悯的眼,对于不了解的事先别急着评判。当然,不指责、不太在意,并不代表没有底线。

  • 你还好

抑郁、焦虑的问题在跨性别群体里很普遍,并不是每个人都能遇到很友好的同学老师、同事和开明的家人,心理调节能力是逼出来的,如果不学会自己调节,不一遍又一遍地告诉自己你还好,没有那么糟,未来不是一片灰暗的……那实在没有气力面对这么多的难关。我觉得我比过去坚强了许多,但还是不够。

  • 管他呢

被人用异样的眼光扫视也渐渐习惯了,磨练出一层厚脸皮与「目中无人」。你看就看吧,反正我不看你。最可气的是你还长得不好看,你要长得好看我随你看,关键你长得比我还难看。好像几个人在那儿议论我?管他呢。据说俞敏洪说过这么一句话:脸皮没磨出老茧永远不可能出人头地。所以,从这个角度看,我们跨性别已经比别人成功了一半。

  • 为什么

性少数的身份还让我花了更多的时间在深入思考,反省自身上。大学四年我没有拿很多奖学金,也没有到处游历,学和玩都没做得很好。但我觉得自己在四年中把「我」的问题做了很深的思考,我相信只有先把我是怎么样、我与世界的关系怎么样、我该如何存在这些问题想得明白些了,才能更好地去探索世界怎么样、与他人的关系怎么样。不过这些只是我二十几岁时的想法,以后肯定会发生变化。除此之外,为了多掌握一些跨性别医疗方面的知识,自己查资料看文献,学到了许多。有段时间我每天都在Youtube上看跨性别的视频,这些视频又多是欧美兄弟录制的,对白都是英文,所以那段时间感觉自己的英语听力突飞猛进。
谈了收获,但我觉得跨性别的身份让我损失的更多。

  • 性别焦虑,抑郁,持续性的情绪低落,让我无法集中注意力,什么都做不好。

控制不住自己去想那些负面的东西,不知道未来该怎么办,怎么跟父母讲,这么多亲戚都该怎么跟他们解释。好想制造一个假死事件,只有父母和妹妹知道我还活着,其他人都以为我死了。只是坐着胡思乱想,浪费了大量时间。别的朋友在思考怎样提高学习、工作效率,读什么书看什么电影,周末要去哪里玩,而我在消化别人的一个眼神、一句话。

  • 过于在意他人的看法

虽然我常说「管他呢」,但其实还是很脆弱,做不到那么洒脱。不太善于与人打交道,网络上好像很能吹的样子,现实生活中说话会结巴,面对外向开朗的同学不知道怎么组织语言,当着众人面说话更是紧张得不行,无论练习多少遍还是会发抖。我想我是太心虚,怕被人看穿。但很多事情的关键仍然是人,所以这一点做不好的话,做起事来会比较难。

  • 自卑,悲观,觉得同一件事,别人很容易就能做到,我却不可能。

  • 长期处于一个人思索、挣扎的状态,过分关注自身,陷入自我封闭,整个人的格局就小了。

我认为这是最大的坏处。如我之前说的,平时思考的比较多的都是自己的事,成日缩在宿舍的椅子上,好像与其他人形成了一个隐形的屏障,眼界和襟怀会变小。周围的同学在抱怨自己的生活费不够,埋怨爸妈对自己的态度不好,担忧所处城市的房价太高……但他们那副样子在我看来都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我的某个舍友有次突然跟我发表感慨:「啊,没想到同性恋的爱情也跟异性恋这么难~」我当时听了瞬间火起,很想大声斥她无知,但还是忍住了,不想跟他们这些「幸运的」人计较。我那时好像觉得自己是最悲惨的一个。后来有一次我打开手机上很久没被打开过的新闻客户端,看了一条《11岁白血病男孩独自跨省做化疗,骨髓穿刺后连夜赶回家》,我的眼泪马上就下来了。我发觉我实在是太懦弱了,跟这个男孩相比,我遇到的困难根本不算什么。一直收藏着这篇报道,每次看到照片上那个强忍泪水的孩子,我都告诉自己要坚强。世界上还有那么多需要帮助的人,我不应该躲在自己的屏障内,不应该把自己与外界隔绝开来。跨性别只是生活的一部分,不要因为是跨性别就把自己与他们划分开来,不要把问题的原因都归结在跨性别上。

在加入这个资源分享平台之前,我几乎没有接触过其他跨性别朋友,所以特别激动兴奋,每天都跟大家聊天。持续了几个星期,我也有了一些自己的观察。原来大家年龄基本都不大,原来有的姐妹开起车来这么猛,原来有的地方水这么浑……我觉得我陷得太深了,每天早上起来开了手机就是看群,有空就灌水,睡觉前也要刷群,但其实我收获了什么呢?我们几十号人,除了性别认同、性取向,还有什么别的共同点呢?这样的交流确实能让我们感受到与同类的连结,有助于缓解性别焦虑,但深入的对话不多,除了个别朋友,基本上我们仍对彼此一无所知。虽然我并没有很功利的想法,但静下来后感觉到了更大的寂寞、虚无,让我去思考每天这样做的意义。而且在看到了一些很负面、阴暗的东西后,我竟然无比向往那个我感受不到归属感的「正常人的世界」。就像一位朋友说的,是对阳光的极端渴望,也想要努力做一个积极向上的人。

不过,换个角度想,正是因为大家是如此的不同,来自不同地域、不同行业、不同年龄段,我们的对话才更容易碰撞出火花,获得启发。跨越度巨大的交流,我们可以仅凭相似的性别认同就可以做到。就像有些同志机构组织的LGBT商务酒会,因为这一个性少数的身份,你有机会结交不同行业的人,拓展自己的人脉。所以我想,也许每个人通过网站与群,都能认识几个聊得比较多、谈得比较来的朋友就很好了。

来自于:跨性别在中国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Part of the information in our website is from the internet.If by any chance it violates your rights,we will delete it upon notific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Thank you for cooperation.
0 条评论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