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关于性别认同障碍-4

性别认同.jpg

第三层:乳房、臀部和双性恋

    你是否记得第一次别人请你吃牡蛎的情景?“什么,让我吃这么恶心的东西?”你可能会这样想,心中暗暗叫苦。但一旦你在哄骗逼迫之下吃下第一口,你会发现牡蛎其实是很美味的。这跟人类的很多行为很相似:表面上看似很令人厌恶,使你不敢去尝试,但基于社会压力、好奇心或是不服输的心理,你会去尝试一下。一旦你尝试了,就会得到所有人的称赞,从此你就会成为牡蛎爱好者。

    这种重要的现象叫做抑制包装(inhibitory wrapping).它并不仅限于人类。现有两种大白鼠:-种看到小老鼠就会扑上前去进行捕杀,而另一种则对小老鼠不予理睬,甚至会跑开。研究者通过饥饿处理来引诱不捕杀小老鼠的白鼠进行摘杀。他们在饿了两天的大白鼠面前,放一只小老鼠,这只不吃小老鼠的大白鼠也开始了捕杀。一旦有了第一次的尝试,这会形成一种习惯。以后不管饿不饿,只要看到小老鼠,它都会跳上去捕杀小老鼠。

    现在回忆你小时候第一次听到性交或口交的情境。“怎么会有这种恶心的事情?”你可能会想“我的父母不会做这样的事情,我自己以后也不会做”。但随着青春期的到来,第二性征出现,也许同伴给了你很大的压力,也许是因为不服输、好奇心和反抗心,你发现你自己也在做这样的事情。在做了一次后,你发现每个人做这种事情是有道理的。你会渴望这些事情。人类大多数的性偏好都是如此:美味的核心外面裹了一层抑制包装。

    吃牡蛎和白鼠捕杀小老鼠的故事警示我们,一次经验就足以诱发我们内心的潜力,使我们对很多与它相关的东西动心。有人喜欢乳房,有人喜欢被鞭打虐待,有些女人喜欢跳贴面舞或跟听她倾诉的男人做爱,这不完全是意外,这可能与我们小时候的经历有关。

    牡蛎故事有两个层面的意义。第一层就是,几乎世界上所有的东西都可以激起我们的性欲。第二层就是要小心,我们早期所作的性决定,不论是被诱骗还是在压力下被迫所作的决定,对以后的生活很重要。因为一旦抑制包装被撕破了,我们就会反复地想要品尝包装内的甜蜜核心。我们青少年期所经历的性经验会影响我们一生的性行为。我们几乎是很偶然地做这些决定的。作为年轻人,当别人问你“为什么不尝试一下”的时候,你应该问自己“我真的一辈子都想这样生活下去吗”?

    性别取向——同性恋和异性恋,在深度和不变性上与性别认同非常接近。它比性偏好要更深一些。-H性别取向确定了,性偏好也就形成了:乳房或臀部、偷窥、蕾丝内裤、小腿或脚踝、性虐待、性交姿势、金发或高跟鞋等。这些偏好一旦习得,就不容易搁置在一边了。我们的性偏好开始于童年末期,是青春期的第一次激素分泌惊醒了~直处于休眠状态的大脑结构。

    在这个时期,儿童的游戏不再纯真,开始带有性的色彩,做梦和幻想也是如此。一项对三年级儿童的调查发现,有5%的孩子做过有关“爱”的梦,例如,梦到拥抱和自己同龄的异性伙伴。到六年级时,大多数儿童都有过“爱”的梦境了。多数性学家认为,这个年龄段的梦境、幻想和游戏都是与性发展相一致的,也可能反映了内在的性征。我对此有不同的看法:我认为这些都是对我们性偏好的严峻考验,这些梦境、幻想和游戏的内容对我们形成性偏好有决定性作用。

    利奥波德八岁时,和他同父异母的姐姐玩扮演医生的游戏,并学会了手淫。当他射精时,姐姐不小心用拖鞋碰到了他的阴茎。不到一年,利奥波德就开始定期手淫。他的性幻想都围绕着女性的脚和鞋。有一次,他因为在校园里抚摸老师的鞋子而惹上了麻烦。后来他结了婚,除非抚摸妻子的脚或幻想鞋,否则他就没有性欲。利臭波健在一家高档鞋店里做店员,他每天的性欲都很高,因为他的工作就是帮那些女士买到合适的鞋。

    山姆十岁那年第一次梦道,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个梦:他的伙伴苏珊脱下泳装的下半身,让山姆把阴茎放在她的屁股上摩擦,他感觉很舒服,然后就射精了。醒来后,内裤湿湿的,山姆有点迷惑,进而感到有点害怕。在此之前,他只知道阴茎是用来小便的。三年后,他开始手淫,他发现自己的性幻想主要集中在女娃子的屁股上,尤其是快达到高潮时,他一定会想到屁股。现在他35岁了,他只有从后面性交才会射精。

    关于性偏好的来源,上述两则故事就是典型的答案。这些事例符合准备条件理论(prepared conditioning theory),我们过去用这一理论来解释为什么恐惧症具有选择性,又很难改变。像恐惧症一样的,性偏好也具有选择性。几乎所有能引起男性性冲动的物体都与女性的身体和性交有关。颜色、声音、花和食物永远都不会成为性偏好物。就像恐惧症一样,性偏好一旦形成,就很难改交。

    这个理论认为,进化使一些东西成为了能引起男性性冲动的刺激物。童年后期的性嬉戏和梦遗提供了很多机会,使物体与性兴奋配对联结。一旦联结形成,这个刺激物就可以引起性冲动了。

    手淫是为什么性偏好一旦开始就会持续一生的答案。这些物体让你有了性冲动后,你就开始因它们而手淫,男性每次手淫都伴随有性幻想。在条件刺激的作用下,你达到了性高潮。而这个高潮经验又会对准备条件进行强化。大多数青少年一个星期会手淫十次以上。这些练习累积起来就形成了丰富的经验。一般说来。男性的性交都伴有各种形式的性幻想,但幻想的核心是不变的。在我看来,进化选择了手淫和性幻想,因为这样可以使男性的勃起更持久,更能延续他们的种族和文化。138男人的性,女人的性现有证据显示,女性性偏好形成过程比男性少得多。男女的主要差别在于几乎所有的男性都崇拜神物。当这些偏好物遭人拒绝、有侵入性、不合法或者伤及他人时,我们称其为恋物癖( fetish)。无论是恋物癣者或正常男性,他们都有一个特定的、引起他们性冲动的心像(image)。这些心像是他们手淫幻想的核心,也是性行为所追求的对象。有恋物癖的人,我们称之为恋物癖狂(fetishist)①。在我看来,这些人的性偏好建构过程和正常人是一样的,只是能够令他们兴奋勃起的东西很奇怪、不为世人所接受或带有伤害性质。

    在饿勒冈州偏远地区的一个社区大学随机抽取的样本中,有2/3的男生在匿名的情况下承认有过不当的性行为:猥亵儿童、强奸妇女、偷窥或性骚扰(在拥挤的场合故意用生殖器去摩擦陌生异性),甚至有更多的人想进行不合法的性行为。这些数字一方面指出了恋物癖者的人数,同时也证明了男性性偏好的本质。

    这不是说男女性偏好的差异在干,几乎所有的男性都是恋物癖狂,而是想说,几乎没有女性是恋物癖狂。临床上的说法是,绝对没有女性恋物癖狂。我觉得这句话夸大了,我们至少应该经过系统探索研究后才能下定论。在某个研究中,一组研究者在一个以性虐待为主的色情杂志上刊登了一则广告,寻找性虐侍狂和性受虐狂。消息发出后,有182个人回应。其中有1/4为女性,这还不包括那些支配狂。这182名被试接受了一次性调查,通过调查,男女的一些重要差别显现了出来。男性说他们小的时候就形成了性偏好,而女性则认为是在成人期。女性是经过他人引导才变成性虐待狂或性受虐狂的,而男性却认为这是很自然的事情,童年期就对性虐待有兴趣了。回答这份问卷的男性都是异性恋者,而女性则是双性恋者或同性恋者。

我认为男性与女性在性偏好上有很大的区别,甚至形成这些偏好的过程也不同。几乎所有的男性都很容易对某一个具体物件有性冲动。不论是看到的、感觉到的还是闻到的都可以引发他们的性冲动。许多男性一生都在追求这种偏好,这种偏好可以是人体的一部分而不必是整个

人。女性身上很少会发生这种情况,甚者永远不会发生。女性会因为一句话、一个人、一个亲密的场景而感到兴奋。女性性物的本质不是实体,而是一种整体感受,尤其是人际关系。

    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而现有的理论又很愚蠢。有理论宣称,男性知道自己何时会被挑逗起来(因为阴茎会变硬勃起),所以他们可以找出什么东西可以激起他的性欲。相反,女性没有任何外在反应显示她们处于性冲动状态,所以女性不容易找出刺激物。而这个理论根本没有

解释为什么男性的性偏好物会因人而异,也没解释为什么女性的性偏好会更倾向于社会化的情境。

    另外一个差强人意的理论指出,女性一定会怀孕和养育孩子。如果她们想繁衍后代,必须谨慎选择孩子的父亲。那些强壮的身体、黝黑的皮肤、结实的肌肉并不能预测一个人能否成为一个好父亲、好丈夫。相反,富有同情心的谈话、财富、成就、社会地位、情歌、情诗、海誓山盟能更好地预测这个男人会不会帮助自己的女人养育孩子,并不离不弃。凡是懂得采用上述策略的女人比那些只迷恋男人外表的女人,更能将她们的基因遗传下去。男人的目的只不过是将自己的精子传播得越广越好,所以他们夫多被有着漂亮脸蛋、丰满的臀部、年轻的女人所吸引。这个理论只是解释了现象,而没有提供其内在机制。1改变令人难堪的性偏好

    人的一生中,青少年时期形成的性偏好会一直持续下去,但可以增加新的,例如,双性恋者常常一开始是异性恋。当他们到二十几岁或三十几岁时,他们开始把秘密的性幻想表现出来,这时如果遇到同性恋者或处于一个同性恋者的环境中,他就会成为活跃的双性恋者。有些已婚夫妇经“赶时髦的入”的介绍参加了群交游戏,他们就会慢慢喜欢上它。

    然而,原有的性偏好很少会自己消失,经过治疗后,有时可以被改变。已有很多大规模的研究在调查改变性偏好的治疗功效,但他们的被试多半是有性侵犯前科的男性。一个暴露狂(nasher)或猥亵儿童的人在被捕后会被迫接受性治疗,否则就会蹲监狱。与此相似的是,那些因良心不安、有罪恶感、羞愧感或想要消除这些性偏爱以免坐牢的人会去寻求这种治疗。在所有这些案例中,被试都有很强的外在压力迫使他们去改变这个习性。

    治疗暴露狂的方法很典型,下面的步骤不论是单独使用还是混合使用,都有很广泛的效用。

    ●电击法或呕吐法:要病人以第一人称的方式大声地读出一段令他激

    动的有关暴露的文章。当他达到高潮时,治疗师就对其施予很痛苦

    的电击,或是释放出令人作呕的化学气味。当高潮行为变成了令他

    厌恶的经验时,这个令人厌恶的刺激就被逐渐往前挪,病人知道只

    要一动暴露的念头就会有令人痛苦厌恶的感觉产生。

    ●高潮修复:治疗师要病人一边大声地讲述他的性幻想,一边手淫。

    当他要射精时,他就以一个较能被社会接受的情境来代替暴露下体。

    ●手淫的情境:在他射精后,让他继续手淫半个小时,这通常是令人

    感到羞辱的任务,同时大声地复述各种不同的暴露情况。

    这些治疗方法的效果一般。有一项长达六年的追踪研究显示,有40%的人在治疗后会继续暴露,而60%没有接受治疗的人会再犯。最近,治疗师开始用认知方法来治疗暴露问题,例如在病人身上带一些有关性暴露的卡片,每张卡片的反面则是暴露被捕的可怕后果。当一个暴露狂想要犯案时,他就读一下暴露的相关叙述,并把卡片反过来,看一下糟糕的后果。这种方法也许会使性犯罪率降低25%左右。

    然而,我认为他们真正想要的并没有改变多少,只是他们的行为改变了而已。如果一个性犯罪者告诉治疗师、法官、感化员,他不再想暴露自己的下体,那对他会非常有利,所以我们不能完全相信他报告的内容。客观的记录的确证明他暴露的次数减少了,我怀疑性犯罪者在治疗中学会了控制自己,不表现出他内心想要的行为,虽然不是治愈,但也是好事。它也表明性偏好可以有所改变,或许不是在欲望上而是在行为上。

    还有一种疗效更好的方法可以减少性犯罪——阉割。在欧洲,对严重的性犯罪者——残暴的强奸犯和儿童性骚扰者会使用这种方法。阉割是通过手术切除睾丸或用药物使睾丸所分泌的激素中性化。有四项研究多年来141认识盘己,鲁纳宣己wrratYOU Cai~ charroeLiridjWn{1hu Can'i追踪了2 000多名性侵犯者,结果发现这种方法可以使犯罪率从70%左右降至3%左右。药物阉割是可以逆转的,它的功效和手术阉割一样好。在美国,阉割被认为是残酷的、不人道的惩罚,所以不予采用。当我考虑到这些罪犯在狱中浪费生命,再犯罪的可能性很高以及其他犯人对儿童性骚扰者的虐待时,阉割似乎是较不残忍、较人道的惩罚了。

本站部分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Part of the information in our website is from the internet.If by any chance it violates your rights,we will delete it upon notific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Thank you for cooperation.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Part of the information in our website is from the internet.If by any chance it violates your rights,we will delete it upon notific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Thank you for cooperation.
0 条评论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