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别知识库

扭转治疗

名词释义

扭转治疗“将社会的一致性置于个人需要之上,也可以进一一步被定义为是一种专制的治疗方法”。(Drescher,1999) 由于-些所谓的 “科学”以及宗教和政治意识形态持续将同性恋看作是精神病理性的以及不道德的行为,而不是将其视为个人身份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所以同性恋依旧遭到刑事的、精神的以及心理的各种书写和编纂。( Robinson, 2000)
事实上,扭转疗法治疗师长期以来不公正地将同性恋看作是一种病态及可治愈的心理疾病,他们仅依赖自己不科学的甚至是有害的个人信念和情绪,而不是通过专业性强的研究来看待同性恋和扭转疗法;而且各种以改变同性恋性倾向为月标的疗祛都有一个共同的基础,那就是认为同性性吸引和性行为反映了一种个体发展过程中的暂时的、非理想的状态,而这种状态是可以改变的。扭转疗法治疗师认为性倾向是个体选择的结果,是由个体意志控制的,因而需要经受主流道德评价的考验。( Stein, 1996)可见,那些支持扭转疗法的论断本身并不是以事实为依据的,而是以主流价值观为基础,所以得出的结论自然也是错误的。
扭转疗法治疗师从一一个坚决的机械论的角度来实施各种以改变同性恋性倾向为目标的疗法。他们认为只有异性恋性倾向可以作为性行为和性别身份的推力,因为两种相对的力量(比如异性恋与同性恋、白种人与黑种人、男性与女性、中产阶级与工薪阶层)是不可能同时且平等地在同一个时空中存在的。这是一种异性恋主义以及社会精英霸权主义思想,是将性道德凌驾于性人权之上的不合理做法。而扭转疗法所谓的修复“男性气质”及“女性气质”,以使LGB个体转变为异性恋者的过程,是一一个充斥着父权思想以及强化父权制社会男尊女卑的性别等级秩序的过程。扭转疗法治疗师基于对性别以及性倾向的刻板印象与二元划分,打着科学的幌子,以主流社会的道德观审视边缘群体,本质.上是在侵犯性少数群体的权利和利益。
目前已经有很多专业组织和机构禁止相关的执业者在实践中使用任何形式的扭转疗法改变LGB来访者的性倾向,但目前还是有一些心理健康专业人员(主要是心理学家、社会.工作者、心理健康辅导师和牧师等)在为其来访者提供扭转疗祛,以改变LGB来访者的性倾向。此外还有一- 些牧师从宗教的角度提出“前同性恋”(ex-gay) 的概念,为那些希望改变自己同性恋性倾向的个人提供个体或团体咨询。

扭转治疗效果

第一,很多关于扭转疗法的研究都存在取样缺陷。大部分研究样本中只包含男同性恋者和男双性恋者,没有女同性恋者,导致研究样本的性别比失调。而且在样本中包括男双性恋者本身就会夸大“抬疗”结果的成功率,因为异性对这些男性已经有一定程度的吸引力了 。
第二,很多扭转疗法的研究没有客观测量转变的工具,最常用的是依靠来访者的自我报告来衡量转变的程度。然而,对同性恋者的污名以及偏见可能会迫使同性恋者或双性恋者错误地陈述他们的真实感受或行为,来取悦治疗师。
第三,扭转疗法很少有做后续研究来检验疗法的长期效果,特别是对于持续转变的检验。治疗师倾向于将一-些外显的行为或活动看作是治疗成功的标志,比如与异性结婚,与异性发生性行为,或者呈现出符合传统性别规范的行为举止。但这些表面行为无法真的证明一个人性倾向的改变。
第四,一些扭转疗法的研究者声称他们的研究样本中的很多人一开始并没有想通过扭转疗法改变性倾向。治疗师在来访者并没有要求改变的情况下将改变其性倾向作为治疗目标,表明治疗师将自己的意愿强加给了来访者。这种行为本身就是偏见和不道德的,其“有效”的证据更是不能令人信服和采纳的。(Tozer & McClanahan, 1999 )
相反,一一些研究者通过访问那些经历过扭转疗法的同性恋者或双性恋者,总结出了扭转疗祛可能产生的很多消极后果。比如希德罗( Shidlo)以及施罗德(Schroeder) (2002) 注意到很多经历过扭转疗法的个体会遭遇诸如抑郁、自杀意念和行为、社会及人际交往障碍、社会支持的丧失、精神伤害等形式的心理创伤。霍尔德曼(Haldeman) (2002) 也指出了扭转疗法典型的消极后果,包括慢性抑郁、自卑、人际关系障碍和性功能障碍等,并认为无论是厌恶疗法还是扭转疗法,作为一种性倾向重新定位取向的干预方法,都有贬低同性恋和双性恋的存在价值的嫌疑。
笔者从1993年就开始做关于同性恋的调查,曾拜访过很多的心理门诊,包括心理咨询机构,也包括安定医院。当时整个社会几乎都认为同性恋是变态,是疾病,是需要治疗的。所以在当时也曾经见识到了各种各样的治疗同性恋的手段,包括臭名昭著的厌恶疗法。当时接触的心理医生,他们都声称自己能够“治愈”同性恋者,有一位著名的心理医生说,他“治好”了500个同性恋,这都是10多年前的事情了。几年前笔者参加过一一个同性恋者的聚会,在那次会上,有一个同性恋者对笔者说:“ 我就是被某某治好的那500个里面的一个。”这让笔者很吃惊。
这个同性恋者进一步告诉笔者:“十多年前我也很小, 我的爸爸妈妈整天带着我去看那个老医生,老头子整天在我耳边叨叨‘你应该喜欢女孩,怎么能够喜欢男孩?,我实在太烦了,我就告诉他们说好了好了,我不再喜欢男人了,我已经喜欢女人了,然后他们就说终于治好了。”当然我们没有证据说那位心理医生所治好的500个同性恋者全都是这样的,但是我们可以看到,那些试图“治疗”、改变同性恋者性倾向的努力在许多时候是无效的。

扭转疗法违反伦理性

有研究者指出,扭转疗法是不合适的,有伦理问题且是不负专业责任的。在实践中使用类似于这样的治疗方法是有伦理问题的,因为这种方法的提出并非基于实证方法论,而是基于错误以及值得怀疑的假说;这种方法融合者社会偏见,会给来访者造成伤害”。( Schreier, 1998)
扭转疗法的倡导者还违背了咨询关系中一些最基本的价值观和伦理原则。这些违背伦理的观点和做法包括:
第一,服务。服务的核心价值观以及相应的伦理原则要求执业者在“个人利益之,上为他人提供服务”(NASW, 1999),所以当扭转疗法的使用者不征求来访者的意见而提供这样的服务的时候,就违背了这一原则。另外,一些心理工作者在咨询中只关注来访者是同性恋这一- 事实,把他们的性倾向作为主要问题来提出或讨论。相反,尊重服务的价值观,就意味着咨询师应该识别性倾向在个人生活中的不同角色,并且应该就某- -问题提出多样并且适合的干预选择。(Hess & Hess, 1998)还有一些咨询师,他们很难做到将个人态度与职业工作分离开来。而如果这样的咨询师对同性恋充斥着偏见的话,就很有可能在咨询中强行改变LGB来访者的同性恋性倾向。这显然是咨询师将自己的利益置于来访者的利益之上,有违相关的服务伦理守则,
第二,社会正义。社会正义是社会工作专业领域最重要的核心价值之一,该价值从这一领城兴起之初就存在了,与该价值相应的伦理原则指出“社会工作者应该挑战社会不公正”(NASW, 1999),这条伦理原则也适用于心理咨询师接待LGB来访者的过程中。而扭转疗法治疗师显然违背了这一伦理原则,因为他们不仅没有挑战社会不公,还强迫改变。

参考资料:肯定性咨询法

因跨性别在中国没有去病理化,所以没有相关资料,但是现代医学上普遍认为跨性别不是病。
强制扭转为不合法,参考上述文献


编辑历史
编辑人 版本号 编辑时间
影鳄鳄 1532005668 2018-07-19 21:07:48
影鳄鳄 1531204270 2018-07-10 14:31:10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