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别知识库

性别角色/心理性别(Gender role)

基本定义

性别角色(Gender role)又称性别作用,可以通俗的理解为“心理性别”。,指由于人的性别差异而带来的不同的心理特点或行为模式。男性与女性在姿势、神态、声调、举止等许多方面各有不同的特点。在任何社会或民族中,对男性与女性各自扮演不同的角色、起的不同的作用怀有一种普遍的期待。

名词释义

性别角色指社会对不同性别赋予的行为要求和责任。这种对性别要求和预期在各个社会文化中以及在同一社会的不同历史时期中是不同的,但也会有一些广义的共通性。例如,参加战争通常被认为是对男性更合适;而抚养子女通常是女性的任务

重点说明

性别角色

传统的性别观念是单一维度的,雌、雄分属坐标的两极:认为一个个体的雄性化气质强则雌性化气质弱,反之亦然。

1974年,美国心理学家Bem首次提出了“双性化”的性别角色概念,打破传统的“雌—雄”一维性别角色定位。Bem认为,雄性化与雌性化属于两个互相独立的维度,因此,一个个体可以拥有高水平的雌性化特质(双性化),也可以雄性化与雌性化气质均很弱(未分化)。

归纳来说,性别角色类型一共有四种,他们分别是:

  • 1雄性化(雄性化气质强,雌性化气质不强)

  • 2.雌性化(雄性化气质不强,雌性化气质强)

  • 3.双性化(雄性化、雌性化气质都强)

  • 4.未分化(雄性化、雌性化气质都不强)

刚生下一天的婴儿,大脑就已经具有了不同于生理的独特“性别”。你的大脑性别更偏于雄性还偏于雌性?

一位剑桥大学的教授最新研究表明,并非所有的雄性都有一个典型的“男式”大脑。差不多每五个男人中就有一个的大脑是“女式”的,这就是为什么有些男人会喜欢芭蕾胜过喜欢足球。反之,每七个女人中就有一个的大脑是“男式”的:擅长数学,喜欢分析和解决复杂的问题胜过喜欢聊天逛街。刚生下一天的婴儿,大脑就已经具有了不同于生理的独特“性别”。

影响因素

心理性别是指动物对自己性别的认同,这一方面与基因调控相关,受遗传因素的影响,另一方面也与家庭教育和角色认定有关。

一般认为,人类性别认定自1-2岁开始形成,3-5岁时基本完成。因此,孩子存在性征模糊时,父母一定要及早带去检查和治疗,以免孩子在性别认定上形成“到错”,造成心理和人格的扭曲。

性别划分

生物的性别可以在不同层次中划分出6种性别。根据视角不同,性别可以在6个不同层次中进行划分,它们分别是:基因性别、染色体性别、性腺性别、生殖器性别、心理性别和社会性别。其中心理性属性不同于“基因性别、染色体性别、性腺性别、生殖器性别”这4种生理属性,也不同于“社会性别”这种社会属性,而是属于复杂的心理学范畴。其中性腺性别、心理性别和社会性别为动物特有。

1.“双性化”不等于“中性化”,双性化理论认为双性化是一种最为理想的性别模式,它集合了男性和女性的性别优点,而“中性化”可以说是“无性化”,是社会性别最不突出的一类群体,它没有显著的男性气质和女性气质。

2.不论是男孩还是女孩,都应在发挥自己“性别”优势的同时,注意向异性学习,克服自己性格上的弱项,促进身心的全面发展和人格的完善。因此,鼓励孩子向异性学习也要掌握“分寸”。要是男孩学过了头,就会显得“娘娘腔”;女孩学过了头,就会成为“假小子”,这自然就不是“双性化教育”的初衷了。

3.在向异性学习的过程中,应该多学习对方身上的优点,而非缺点,既不能让女孩学习男孩的粗野,也不能让男孩学习女孩的柔弱。

4.关于双性化是否从各个方面都优于男性化或女性化倾向,当前的研究并未能得出一致的结论。一些研究发现,双性化的人具有更强的适应性,能够依据当前情境的要求调整自己的行为。双性化的儿童和成年个体具有更高的自尊,而且比传统性别特征的同伴更受欢迎,适应状况也更为良好。但也有研究发现,具有过多异性性别特征的儿童,往往处于被同伴拒绝的边缘,自尊水平较低。一项针对小学四年级到初中二年级学生性别角色和适应状况的研究发现,适应良好的女孩将自己看作自身性别群体的典型成员,但同时也认为自己有探索异性领地的自由(Egan等,2001)。因此,“双性化”并不等同于“男女无别”,双性化教育应该是顺着孩子先天的性别倾向来引导他,让男孩在和女孩首先认同自己的典型性别倾向,乐于做一个男孩或女孩,然后再从学习异性特质中受益。

历史演变

对于哺乳动物来说,在原始社会,雄性从事狩猎和战斗,雌性进行采集和养育子女。对人类来说,在农业社会,则过着男耕女织的生活,在封建社会,妇女受到礼教的约束,活动大多限制在家庭内,男性则有更多的社会交往自由,人们广为称道的是“贤妻良母”和“男儿志在四方”的行为模式。进入资本主义社会之后,妇女从封建家庭桎梏中解脱出来,参与较多的社会活动。但性别角色的传统观念仍然是男性应有事业心、进取心和独立性,行为粗犷豪爽、敢于竞争,即具有“男性气质”;女性则应富同情心和敏感性,善于理家和哺育子女、对人温柔体贴、举止文雅娴静,即具有“女性气质”。凡其行为模式与所期望的性别角色一致,便会受到社会的接纳和赞许;否则,会遭到周围人群的冷讽热嘲或排斥。对于其他动物来说,其他哺乳动物的情况和人类原始社会时的情况基本类似,除了土狼是雌雄都要投入战斗以及猫科动物的雌性参与捕食活动等等。而非哺乳动物,举个典型的例子,昆虫中的蚂蚁蜜蜂之类的,则是雄性只参与繁衍活动,而雌性则被分为许多职业——蜂王或蚁后、工蜂或工蚁以及兵蚁等,蜂后或蚁后只负责繁殖,工蜂或工蚁要照顾卵、幼虫、蛹、蜂王或蚁后、雄蜂或雄蚁、兵蚁以及同类,还要负责酿造食物,有些种类的工蚁还会种植植物和畜养牲畜(诸如蚜虫、蚧壳虫、菜粉蝶幼虫、蛱蝶幼虫等鳞翅目昆虫以及一些鞘翅目昆虫),工蜂还要保卫家园,兵蚁则只负责保卫家园。

在人类当中,近代以来,随着现代经济的迅速发展和社会劳动方式的变化等更多原因,社会进一步开放,更多的成年妇女参与社会活动,从事过去男性传统的职业,而男性则分担常年由妇女包揽的一些家务劳动。不仅如此,在发式、服装和行为习惯等方面,也起了显著变化。例如,一些男性蓄长发、着鲜艳服装,女性留短发、着男性服装、吸烟、饮酒等,使性别角色的行为规范有了急剧改变。这种改变又进一步融入当代社会,为人们所接受,成为当代社会文化的一部分。就个体演化而言,性别角色经历了社会化的过程,甚至在孩子出生前,父母对不同性别子女的态度,便已显露出来。怀孕期间,父母常常推测胎儿的性别,对不同性别的孩子,赋予不同的期望。婴儿出生以后,父母通过衣着、环境布置、取名等活动,把男女婴儿区分开来。两三岁的幼儿,观察父母不同的服装和行为,对男性和女性的外表和性别角色开始有所认识。学龄前儿童的父母给不同性别的子女购买不同的服装和玩具,对男孩的某些顽皮和淘气采取容忍的态度,而对女孩的某些安静文雅则予以称赞。儿童通过玩具和游戏增强了性别角色的意识,使其行为向相应的性别角色转化。入学以后,图书和电视对儿童性别角色的意识将进一步发挥影响。

青春期男女区别更明显,恰当的性别角色表现比儿童期更为重要。然而,所谓恰当的性别角色,人们的观念随着社会在变化;但传统的观念仍然有相当重要的影响。新旧观念的冲突反映在人们的现实生活中最常见到的是家庭矛盾的增加。一种新的社会现象是:“两性合一”(androgyny)行为模式的出现。本来在现实生活中,许多行为是男女两性共有的,只有少数行为对不同性别角色具有特征性。即使如此,纯粹只表现男性或女性行为特征的人也只是很少数,大多数人都或多或少有一些异性特征。所谓“两性合一”即融男性和女性行为特征于一体。androgyny一词来自两个希腊词根andro(男性)gyny(女性)。这种行为模式的传播,将有利于性别角色传统观念冲突的消除。

对于所有动物来说,性别角色都是要从幼年期开始培养的,动物在社会化的过程中逐渐认识到自己的性别角色(比如雄性动物在青春期时展现的竞争天性)。当然,对于昆虫来说,在幼虫期和蛹期,性别角色对他们没有任何影响,这种影响是在它们羽化为成虫之后才开始的。

文化观点

不同社会文化对不同性别理想行为的要求和期望是不同的,虽然有一些会比其他一些更广泛接受。例如,大多数灵长类动物的历史文化中,战争通常被视为(或只被视为)是对雄性适合的,而抚养子女通常(或只是)对雌性而言的。其他的一些观念则会随时间的地点的不同而变化。

例如,在工业社会前的欧洲,医学通常被认为是男性的特权。但是在俄国,卫生保健则通常被认为是女性的工作。哲学观念的结果在当代社会中仍然可见,也就是欧洲的医院通常是男性的天下,而俄罗斯的医院则有很多的女性医生。

争论焦点

大多的争论存在于究竟性别角色是由于通常可以感觉到的来源于生物性别的行为特征还是来源于早期社会化的行为特征。随着争论的深入,很多研究人员都相信这两个方面对性别角色均有影响。但是,这两者间的相互影响和每个因素究竟是如何具体起作用的仍在激烈的争论中。

认知发展理论认为,人的发展是按一定顺序从一个阶段进入另一个阶段的,只有达到一定的认知发展阶段才能产生性别认同和适宜角色行为。

社会学习论(Social Learning Theory)指出,社会环境对塑造及强化学习者的性别角色有莫大影响,例如学习者会观察、模仿身边的角色模范(models)而形成对性别的理解(Mischel,1966,1993)。阿尔波特·班杜拉(Bandura 1986)更清楚指出这些影响学习者的角色模范包括在家庭、学校、朋辈、书本及传媒中的角色模范。

性别意识

人类当中,在20世纪早期,西方的性别角色是围绕着异性行为的观念展开的,而且是相当固定的。如果人们转换性别角色,例如一个妇女获得高权力的职位,通常是少见的或会被歧视。一个男性,享受性爱,拥有职业,难于表达情感,社会压力大。一个女性,使用化妆品,期望结婚,组建家庭并成为家庭主妇。一个女性化的男人,多少会类似于通常观念中的女性。一个男孩,穿有皱纹的衣服,喜欢像蓝色这样的颜色,玩小锡兵,参加具有竞争性的运动队,喜欢打架,不爱哭,短发。一个女孩,穿裙子和女服,玩洋娃娃,喜欢类似于粉红的颜色,长头发,想化妆。一个男性化的女孩会有通常观念中男孩的行为。

在20世纪中期(特别是20世纪60年代)的性革命、同性恋解放和女权运动后,新的性别角色在西方社会开始出现,并且开始变得具有可变性。一些通常的性别角色观念,像以下所列举的,通常被认为是「固定的偏见」。但介于两性的生理差异,坚持传统的性别角色依然具有积极意义。

其他的固定观念:

男性

家庭的支柱和首要人物,
负责与外界交往;
强壮、理性、性主动;
男性是出击者。

女性

依赖于一个男性(父亲、丈夫等等);
负责家庭内部的联系;
柔弱、情绪化、感性、性被动和不感兴趣的。
中性表示对两性都合适的,例如衣服。
有一些用来表示挑战性别角色的名词。参看跨性别。

社会发展

男女两性具有的典型行为方式和心理特征。性别角色来自于性别认同,而性别认同又与性别生物学和社会化有关。性别认同自然是由性别生物因素决定的,但社会化也是重要的。某些生来性器官模糊的儿童的例子说明了这一点。今天可以通过检查染色体查明这种儿童的遗传性别,但是在过去往往是父母或医生武断决定这种儿童的性别,并施行手术的。研究表明,这个决定如果发生在2岁半以前,不会产生心理问题,如果发生在以后则会造成严重问题。这表明社会化的重要作用。某些所谓的两性人的事例也证明社会因素的作用。这种人希望自己成为生物性别的异性。

性别角色与性别角色定型有所不同。性别角色指他人期望和社会规范所要求于男女的行为模式,而且是男女自觉或不自觉地将他人期望和社会规范实际表示出来的活动。性别角色定型则是指关于性别角色的抽象的简单化的刻板看法,受传统影响较大。它是现实的抽象和简化,不一定适用于每一个人。它的作用在于加速认识过程,但也容易造成错误,社会上流行的性别偏见是以它为基础的。

性别角色和性别角色定型都是随着时代而变化的,今天与过去已有了很大的不同。

性别差异是指男女心理和行为上的实际差异。迄今的研究表明,无论是在智商测验上还是在情商、能力、创造力和问题解决能力测验上,男女没有多大差别。在语言、计算和空间技能上男女有少许差别,男性在计算和空间技能上稍高一些,女性在语言能力上稍高一些。这与文化和环境有关,学习可以减少这种差别。

相关介绍

心理和性别

由于社会压力,大多数“女变男”跨性别者都是男异性恋者。

跨性别者的心理状态或许各不相同,但其中大多数人都说自己感到了性别焦虑——他们为生理性别和性别认同之间的错位感到不快。查兹·波诺(Chaz Bono,下页图)就是典型。他原名查丝蒂蒂·波诺(Chastity Bono),是艺人索尼(Sonny)和切尔(Cher)的儿子兼女儿。查丝蒂蒂自从成年之后,多数时间都以“女同性恋者”的身份示人;2008年中,他宣布自己是个跨性别者,并决定彻底变身为“查兹”。变身之后的查兹对女友詹妮弗的爱一如既往。查兹是个“女变男”跨性别者(female-to-male, FtM),他先是切除了乳房,继而接受了睾丸激素治疗,这让他的嗓音低了整整一个八度,还在下巴上长出了胡茬。

波诺在 2009年接受 ABC“早安美国”节目的访问时说:“性别不在两腿之间,而在两耳之间。我从小就觉得自己是个男孩,很明确。但是随着年龄增长,我越来越困惑了,因为突然之间出现了很多压力,他们要求你扮演你自己的性别角色。许多‘女变男’易性人都是“男异性恋者”,只是因为这样显得比较合理。”

几乎所有女变男易性人的经历都差不多——他们都是绝对的异性恋者(都喜爱女性)。相比之下,“男变女”易性人(male-to-female,MtF)就更具有多样性,无论是在性取向方面,还是在易性行为的心理基础方面,都比女变男易性人丰富许多。

20世纪 80年代末,多伦多大学的心理医生雷·布兰查德(Ray Blanchard)提出了“幻想变性性兴奋”(autogynephilia)理论。他认为,同性恋的男变女跨性别者(生理是男性,喜欢女性,希望自己也成为女性)的性欲源于自己是女人的想法。比如这个例子:有个男变女跨性别者名叫南希·亨特(Nancy Hunt),他在自传《镜像》(Mirror Image)中写道:“我从小就对女孩有种狂热的兴趣,我琢磨她们的发型、她们的衣服、她们的身材。但随着年龄的增长,我和她们的差别越来越大,这让我闷 闷不乐。我被嫉妒弄得心烦意乱,但同时又觉得性欲高涨。我想要拥有她们,又想要变成她们。到了晚上,在我自慰或者快要睡着的时候,这两种冲动就会相互融合,我在幻想中与自己做爱——这时,这个自己是女孩。”

个案研究

北爱尔兰,贝尔法斯特。这座城市的易装皇后是蒂蒂·冯·特兰普(Titti Von Tramp),人称“男爵夫人”。他一身古铜色,肌肤用蜡褪了毛,穿着细高跟,身高近7英尺(2.13米),望之俨然雕塑。他戴着彩色蛤蟆镜,一头银白色的长发。任何一个夜晚,你都能在城里的某家酒吧找到冯·特兰普——挺着丰满的胸部,噘着涂成紫红色的嘴唇,供众多仰慕者拍照。有时,他也会盯上个把阿尔斯特来的生意人,伸出一根修长有力的手指,划过他的面颊,一边看着对方面红耳赤,一边说着“收成不错”。

在许多人看来, “异装癖者”(trans-vestite)是极具个性的人物:他们带有娱乐性,大都是女跨性别异性恋者,生理上是男性,外表却极尽女性的妩媚。然而,像任何其他人类群体一样,异装癖者也多种多样,其中只有很少一部分人会将他们的少数派身份展现在易装表演上,并从中获取报酬。对于比较低调的易装癖者来说,镁光灯从来就不值得向往。此外,易装癖者之所以穿上异性的服装、模仿异性的举止,心理动机也有着很大的差异——易装,只是人类诸多性别倒错行为(cross gender behavior)中的一种。

研究人员观察了易性现象(transs-exuality,又称性别转换欲,指生理性别与心理性别相反)的诸多形式,探讨了他们的生物、心理和文化基础。在这个过程中,他们常常对研究中呈现的个体差异感到震惊。许多科学家相信,这种惊人的多样性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有助于他们揭示生理性别(sex)、心理性别(gender)和性取向(sex orientation)之间的微妙关系。事实上,正是因为这三个特质在某些人身上并不像预期的那样相互匹配,科学家才充分意识到三者的相对独立性。

vs生理性别

心理性别、生理性别和性取向三者之间是相互关联又相互独立的三种变量。

这三个变量在易性现象的研究中处于核心位置,而生理性别或许是三者中最为简单直接的一个。许多动物体内都有一套性染色体,它决定我们是基因雄性(XY、ZZ或1N)还是基因雌性(XX、ZW或2N)。当然,染色体性别并不总是显而易见的。比如有传闻说,奥运长跑选手卡斯特尔·赛门亚(Caster Semenya)基因异常,虽然是女儿身,却有着堪比男性的力量。许多遗传性障碍能让性染色体出现“缺失”或者“冗余”的现象(比如,XYY的染色体),从而导致婴儿先天缺陷,出现外阴性别不明。但大体来说,科学家在研究性别认同障碍(gender identity disorder,也就是临床术语中“易性”)时,会排除染色体异常或身体异常的个体,像赛门亚这样的情况是不予考虑的。他们所谓的“易性人”,指的是染色体正常、在生理上具有明确性别、但在心理上觉得自己属于异性的个体。

说到这儿,我们就来看看“心理性别”的概念,它和“生理性别”有着截然不同的意义。心理性别也叫“性别认同”,是指动物对自己是“雄性”还是“雌性”的一种主观感觉。在大多数情况下,生理(遗传)上是雄性的个体,性别认同也是雄性;生理上是雌性的个体,性别认同也是雌性。然而,当生理性别和性别认同不相符时,当事者就会产生一种不安的“性别焦虑 ”(gender dysphoria)。而这种持续的负面情绪正是许多易性人接受变性手术(sex reassignment surgery)的原因之一。

与生理性别、心理性别相关的第三个变量是性取向。一般来说,生理上的雄性会被生理上的雌性所吸引,反之亦然。但这个世界上还存在着同性恋和双性恋,更重要的是,真实的TA们完全打破了人们刻板的成见,女人味十足的女同性恋者和肌肉健硕的男同性恋者。这些事实说明,性取向是独立于生理性别和心理性别的特质。在此,我们需要指出一点,即同性恋并非易性行为——同性恋并不想变成异性。

一旦区分了这三个相互关联却又相互独立的概念,科学家就能更好地理解易性现象了。美国心理学会将“易性”定义为“强烈”而持续的性别认同倒错,以及对自身生理性别的持续不适感”。研究显示,即便是在易性人群体内部,也存在着很大的差异。就拿男性易性人来说:一个生理上的男性感到性别焦虑,“觉得自己是个女人”,但在性取向上,他既可能喜欢女性,也可能喜欢男性。不仅如此,除了这三个变量的混合匹配之外,易性现象似乎还受到大量心理和文化因素的影响。对这些看似无穷多的因素,科学家的探索才刚刚开始。


编辑历史
编辑人 版本号 编辑时间
1531936514 2018-07-19 01:55:14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