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会有跨性别

跨性别现象的成因至今没有定论,这与生理因素(包括但不仅限于遗传基因、产前荷尔蒙水平)和心理因素(童年、青少年甚至成年的经历等)都可能有关。

关于生理因素,其中一个令人信服的假说是:在妈妈怀孕时,睾丸激素的激增会使胎儿大脑男性化,而没有这种激增会导致胎儿大脑女性化。由于大脑的性别分化比生殖器的性别分化晚得多,因此这两个过程可以相互独立地受到影响,这就导致个体的大脑“性别”和与其生殖器官对应的性别不同步,处于脱节状态。认知中的性别差异,性别认同,性取向在我们的早期发育过程中已被编程到我们的大脑里。[1][2]

西班牙马德里国家远程教育大学的精神生物学家Antonio Guillamon 和 巴塞罗那大学的神经生物学家 CarmeJunqu Plaja发表于2013年的结果显示,即使在治疗前,与他们的先天性别相比,跨性别者的大脑结构与他们自身所认同的性别的结构更加相似。例如,FTM(女跨男)的大脑在皮层下的区域相当的薄(男性在这些区域普遍比女性薄)。MTF(男跨女)的右脑则拥有更薄的脑皮层区域,这是女性大脑的特征。这些不同在治疗后变得更加明显。[3]

与自然科学家更加关注大脑、激素、发育不同,社会科学家们为我们提供了另一种全新的视角,即关注跨性别者的成长经历,外界的文化等。其中朱迪·巴特勒的性别表演理论尤其重要。在这种视角下,按性身份和性欲的对象来划分个人的类型变得毫无意义。她认为,根本不存在“恰当的”或“正 确的”社会性别,即适合于某一生理性别或另一生理性别的社会性别,也根本不存在什么生理性别 的文化属性。我们的行为——比如男孩剪短发,穿蓝色裤子,喜欢女孩,女孩留长发,穿粉色裙子,喜欢男孩——都不是来自某种固定身份,而是像演员一样,是一种不断变化的表演。[4](我想正在阅读这篇文章的你很可能就是饱受性别问题困扰的跨性别者,或者是跨性别者的亲友。你可能试图通过弄明白跨性别的成因,找到一个解决问题的方法。但如果我们接受这个理论,那么这篇文章毫无意义——因为这根本就不是一个需要被解决的“问题”)

跨性别的表达模式其实是多元化的,令任何简单或单一的解释都难以完全说清,这证明跨性别是复杂的现象,跨性别者是复杂的群体,但是“人”本身不就是复杂的集合体吗?


[1]Van Goozen SH, Slabbekoorn D, Gooren LJ, Sanders G, Cohen-Kettenis PT. Organizing and activating effects of sex hormones in homosexual transsexuals. Behav Neurosci. 2002;116(6):982.
[2]Bao AM, Swaab DF. Sexual differentiation of the human brain: relation to gender identity, sexual orientation and neuropsychiatric disorders. Front Neuroendocrinol. 2011;32(2):214–26.
[3]Zubiaurreelorza L, Junque C, Gomezgil E, et al. Cortical Thickness in Untreated Transsexuals[J]. Cerebral Cortex, 2013, 23(12): 2855-2862.

[4]李银河.酷儿理论面面观[J].国外社会科学,2002(02):23-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