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媒体对跨性别的报导

    作为少数群体,跨性别长时间处在一种被边缘化的状态,有关跨性别者的新闻报道自然少之又少。但令人振奋的是,随着社会的进步,思想的开放,性不再是公共讨论的禁忌,跨性别这一群体也走入了公众的视野。有研究[1]试图通过梳理1949年以来人民日报的有关报道,揭示出数十年间中国大陆官方对跨性别群体的态度,以及这对跨性别群体的影响。该研究把1949年至今划分为三个时期:

1978年以前:抑制
       该时期以“万国雄案”为代表。


1978-2000:跨性别病理化
       人民日报第一次提到变性是在1982年9月21日的一篇题为《用严格的科学态度宣传科学》的外科医生来信。该文章的作者称其收到了一些希望变性的来信。作者认为不久前一家报纸对其治疗两性畸形进行了不负责的报道,导致了一些人的误解。这篇文章认为不能改变“正常人”的性别。紧接着,1982年10月8日,人民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台湾社会问题一瞥》的文章。这篇文章提到了“人妖”,与人民日报社应公安部的要求出版的著作《西方社会病》相互应。在这本书中,跨性别被归类为同性恋,并且被标记为仅与西方资本主义社会相关的疾病。1990年8月12日,人民日报刊登了一篇题为《男变女 变不成》的文章。该文章的末尾从生物学角度阐述了性别的形成。1992年,人民日报报道了中国首例变性手术。报道称“患者”长期因为性别问题感到焦虑,可能会因此丧失工作能力,甚至生命。

    就现在的眼光看来,把跨性别视为一种疾病的观点有待商榷。但在当时,只有把跨性别定义为一种病,让“患者”饱受“病痛”折磨,才能让医生和变性者免受传统道德的谴责。


2000年以后:跨性别合法化
       2004年,人民日报刊登了一则新闻:

2004年3月15日,成都市双流县彭镇变性人章琳领到了新的身份证,性别一栏明确地标着“女”,这标志着章琳终于结束了令自己痛苦37年的男人身份。同一天,章琳和自己的爱人杨启成也从镇政府民政人员手中领到了大红的结婚证。这一对特殊恋人的结合,标志着国家法律对变性人婚姻的认可。

    这是人民日报首次以较为积极的态度报道跨性别者。这则报道谨慎地使用了“她”、“姑娘”。这无疑是平等的一大步。

    2005年11月12日,人民日报发表了评论《从性别说开去》,明确指出能够改变性别是对个人权利的尊重,体现了社会的进步。


    总的来说,事情正在不断变好。现在我们已经很难在主流媒体上看到对跨性别者的歧视性报道了。但是必须指出的是,对跨性别者的歧视一直都是客观存在的。一叶知秋,我们从近几年有关跨性别的新闻报道中,为您挑选出了一些有代表性的,希望这将有助于您进一步了解中国跨性别群体的现状。


小小菲:难以修改的的学历
   跨性别者手术后:历时半年改学历 找工作被议论“这么妖,留她干嘛”
   难纠的就业偏见,难改的文凭性别 一名跨性别者的“年终礼物”
   跨性别者小小霏:在错误的身体中,人们努力成为自己

跨性别者的如厕问题
   跨性别者该去哪个卫生间? “第三卫生间”或是解决方案

刘佩麟“大喜哥”
   青岛新闻网
   网易新闻

“暗不见光的日子” 报告称中国跨性别者遭歧视
   nytimes
   参考消息
   关于报告详情,请看这里
   您也可以在这里查看报告全文

最高法发布“平等就业权纠纷”案由以来,第一起以该案由立案的跨性别就业歧视案
   扬子晚报

中国首例跨性别就业歧视案
   中国首例跨性别者就业歧视案原告败诉
   跨性别者C先生(上):我为何告诉中国我是直男
   跨性别者C先生(中):我不想不男不女
   跨性别者C先生(下):海归女友的自白
   专访:中国跨性别就业歧视第一案的C先生


[1]Zhang, Q. (2014). Transgender representation by the People’s Daily since 1949.Sexuality and Culture (18), 180-1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