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别资讯

午后两点一刻,

长沙的阳光34度,植物们都昏昏入睡。

时尚女孩大多选择午后出门。午后的夜夏风袭卷,不至于空气过闷将妆融进汗里。

我见到sea就是在午后的夜,他踩着将近8厘米的红色高跟。

过了子时,凌晨两点的店铺重新开张,据当地人讲,这些晚开张的店铺会一直营业到凌晨四点,到早晨十多钟的时候再次开张。所以在长沙,无论哪个点出门都不会吃闭门羹。

生活就像是交错在时间里的门店,每一处都有其各自的特色。

Sea比我大九岁,她说真羡慕我年轻,我们都快差一轮了。

我说还远着呢,三年会使一个人的生活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她说是,17岁的时候她也没想到自己可能会抱憾终身——

我叫sea,字面意思。

29岁,未婚。听说过GID吗?性别认同障碍,我就是。

我是个男人,sea强调了两遍。毫不在意周围人的目光,他掏出假发套在脑袋上,毛躁的发质一下遮住半张脸。

“我是个男人”他再次强调,却哭起来。我知道他无法说服自己。

很少有人了解这个群体是怎样的一群人,大家甚至将它与异装癖混为一谈。

“不是为了性满足,我只是不清楚自己自己到底是谁。”

562c11dfa9ec8a1390f126bd7875f58aa1ecc004.jpg

从小我就被当成女孩养。妈妈喜欢给我穿小裙子,留长头发,买毛绒玩具,我觉得没什么问题。直到上幼儿园,不再去红裙子图案的卫生间,看一群小孩站着尿尿时,就觉得很奇怪。

奇怪什么呢?我不知道,周围的一切都很奇怪。

可奇怪的到底是别人,还是自己?我回家问我妈,她却说我傻。我找不到答案了,Sea说到这里时笑了起来,有一瞬间,心里什么东西坍塌了。

后来开始穿男孩子的衣服,但那让我浑身难受,别扭到都不知该如何走路。我妈把那些裙子全丢了,其实我不确定是不是丢了,反正就是找不到了。也有可能藏起来,防止我偷穿闹笑话让爸爸生气吧,但我还是在不停地闹笑话。我一直跟小女孩玩,年长些男孩女孩却开始孤立我,导致了我现在习惯独处,又恐惧孤独。

“孩童时代的幸福只有短暂的那几年吗?

什么都不知道的时候,连哭闹都被大人称赞可爱。”Sea不再说话,低头看街边三五成群的年轻女孩,他的假发在高温下失掉光泽。我们坐在二楼阳台上喝茶,如果不深入交谈,很难发现他藏于体内的女性人格。

大概17岁的时候尝试自行阉割,他说他一辈子也忘不了那种感觉,不止疼痛还很恶心。

GID患者,无法掌控自己的性别,无法停止自我怀疑,也无法阻止自我厌弃——可怜的是他们不仅是别人眼中的变态,有时自己甚至也这么觉得。

Sea在整个青春发育期都无法真正正视自己的身体以及生理变化,他自认为是女性女生,但还是没法阻止一系列的生理反应。

大概下午三点多,我早早请假回家。为使身体别太敏感,我在浴缸放满凉水后还加了大量冰块。反正就那么个瞬间,一闭眼手起刀落,虽然神经已经冻得很迟钝了,但疼痛让人几近痉挛。

有些男人想变成女人,有些女人又想变成男人,反正人生总是有那么几件不尽人意的事。最后愿望没能实现,我反而成了家人的心头病。

“后来?”

后来,生活就平静了。

没人逼我了,自己倒是欣然去接受一切。当然是因为懦弱,我无法再承受一遍那种痛苦,也就无法承受失去它,只好被迫去接受咯。渐渐的我对性别的那份偏执也丧失了,当然,这并不代表着自我认同。

“你看,我还是会有假发会喜欢高跟鞋,还是会在别人看不见的阴影处幻想自己成为女性。我的身体还是会抗拒男性化的东西,我仍旧无法正视自己。”

Sea说着一把扯下假发丢入身旁的垃圾桶:

“这就是我的故事,没有结束,也看不到未来是什么。我只是后悔,17岁的时候没再对自己狠一点。”




来源:社会新刊

原文链接: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43782655446048037&wfr=spider&for=pc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Part of the information in our website is from the internet.If by any chance it violates your rights,we will delete it upon notific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Thank you for cooperation.
0 条评论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