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别资讯

Translives导读: 转载这篇文章,并不想激化国内女同与跨女之间的矛盾(目前国内也没这种特别明显的矛盾), 只是让大家感受下国外LGBTQ的氛围, 这也许可能也是未来国内LGBTQ圈的缩影, 当女同碰到跨性别女性, 如何更好地互相理解值得我们思考。

排除跨性别基进女性主义者,或排跨基女(TERF),是一个有争议的术语,用于描述对性别的观点被视为反跨的女性主义者。


‘’190114-london-pride-parade-cs-1150a_c87310fbb5d4c96e0254005f147fd240.fit-2000w.jpg

文/Julie Compton 翻譯/吳馨恩


LGBTQ等字母经常一起出现,但字母所代表的人并不总是团结一致。而现在,跨性别运动者与「基进」女同志女性主义者之间几十年来的敌意 - 他们对性别产生了相互矛盾的看法 - 已经在社群媒体和现实生活中达到沸腾。


一个争论的焦点是「女同志抹除」(lesbian erasure) - 一种女同志被系统性地「抹除」于被男性主导的LGBTQ行动主义和主流媒体忽视的观点,以及一种旨在保护小而高度边缘化群体权利的跨性别行动主义信念,据称伤害了女人,特别是女同志。


在过去两个月中,来自美国、加拿大、澳大利亚和英国八个最著名的女同志出版物的12位编辑和出版商签署了一份名为「不以我们为名」 的联合声明,谴责「女同志抹除」的观点, 许多LGBTQ活动家将其视为反跨性别。


「 DIVA、Curve、Autostraddle、LOTL、Tagg、 Lez Spread The Word,DapperQ和 GO Magazine认为跨性别女人是女人,跨性别者属于我们的社群,」声明中写道。 「我们不认为支持跨性别女人会抹去我们的女同志身份;相反地,我们被跨性别朋友和爱人、双亲、孩子、同事和手足们所丰富。」

声明继续说:「我们强烈谴责那些寻求在LGBTQI社群中促进分裂和仇恨的作家与编辑,他们具有仇恨跨性别的内容,并且认为『女同志』是他们自己专属定义的身份。」「我们还强烈谴责一些女性主义者兜售的当前叙事,将跨性别者描绘成欺凌者和侵略者- 一种强化跨性别恐惧症,并且需要受到质疑,以使女性主义能够向前发展。」


「女同志权利受到攻击」

在英国,围绕所谓的女同志抹除的辩论在七月份涌入街头,当时一小群女同志女性主义者自称为「Get the L Out」打乱了伦敦的年度同志骄傲大游行。抗议者挥舞着一些标语,上面写着「跨性别运动抹除女同志」(Transactivism Erases Lesbians),并躺在街上阻挠游行。


根据该组织网站上的解释,它正在抗议,其中包括:「不断增长的反女同志和厌女的LGBT运动」;据称该运动鼓励女同志「性别过渡」(transition)成直男;正在努力改革2004年性别承认法(Gender Recognition Act, GRA),旨在使跨性别者更容易在英国更新其法律身份证明。

「我们相信女同志权利受到跨性别运动的攻击,我们鼓励各地的女同志们离开LGBT并形成自己独立的运动,并且要发声并采取行动反对拟议的GRA变革,」该组织表示。


抗议活动受到LGBTQ媒体的广泛谴责,引发了游行组织者的道歉,称抗议者的行为「令人震惊和恶心,我们完全谴责它。」

道歉说明:「抗议集团表现出一种偏见、无知与仇恨,这是不可接受的。」


一段令人忧虑的历史

根据女同志历史学家兼《同志革命:斗争的故事》(The Gay Revolution: The Story of the Struggle)一书的作者莉莲·费达曼(Lillian Faderman)的说法,至少在1970年代,基进女性主义者抱持认为跨性别运动对女人,特别是对女同志有害的观点。然而基进女性主义并没有反映出大多数女同志的信念。

费达曼解释说,所谓的基进女性主义者与其她女性主义者的区别在于,他们认为女人的身份认同奠基于生物学,这种观点被一些LGBTQ运动者批判为「本质主义者」。她补充说,这群女性主义者对跨性别者有着长久的敌意。


在1973年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举行的第一次全国女同志会议上,费达曼回忆说,此次活动的组织者邀请演出的跨性别民谣歌手贝丝·埃利奥特(Beth Elliot)被嘘声洗礼。


「我只记得那些坐在我附近的女人尖叫着:『他是个该死的男人!他是个该死的男人!』并且真的和绝对地爆发了这种非常不愉快的情况,」费达曼说。

最著名的涉及「基进女性主义者」和跨性别女性的争执围绕着密西根女性音乐节,更为人们所熟知的是「密西节」(MichFest)。每年举办仅限女性参加的女性活动在2015年正式结束了长达40年的营运。该组织于1991年要求一名跨性别女性离开这个节庆,并且在接下来的二十年里,该事件导致它一直受到被批判为反跨性别的困扰。

根据费达曼的说法,密西节的组织者从未发布过针对跨性别女性参加节庆的官方政策,但它公开宣称这是一个「女性出生的女性」(womyn-born womyn)空间,这意味着它以顺性别女性为中心(那些与跨性别女性不同,出生时被指定为女性的女性)。

根据费达曼的说法,这个节庆的立场激怒了许多跨性别运动者和长期参与者,她们都是跨性别者。该节庆成为许多跨性别女人在仅限女性和女同志空间中经历的排斥的象征。


「这是一个喜忧参半的信息,当然不足以满足跨性别社群或那些支持跨性别社群的人,」费达曼说。


「排跨基女」:一个有争议的标签

近年来,基进女性主义者被许多LGBTQ运动者和作家所痛斥为「排斥跨性别的基进女性主义者」或「排跨基女」(TERF),因为他们被许多人认为有着不自由和反跨性别的观点。

费达曼说,术语排跨基女「相对较新」,近年来已成为基进女性主义的代名词。

「这当然意味着侮辱基进女性主义者并引起对他们所有人的怀疑,」费达曼补充说道。


该标签在Twitter上越来越受欢迎,已经渗透到主流媒体和政治话语中。在纽西兰,一名国会议员在十一月受到批评,因为据报导他说:「我不希望有任何天杀的排跨基女在奥克兰参加同志骄傲大游行」 - 这可能是提及伦敦举行同志骄傲大游行时的Get the L Out抗议活动。

旧金山公共图书馆于四月遭到抨击,因为女性主义者和性别酷儿艺术社团Degenderettes在那有个艺术展览,其中一个艺术品是有着假血溅起的衬衫,上面写着「我揍了排跨基女们!」(I PUNCH TERFS!)图书馆后来取下了这件衬衫并在Twitter上发布了道歉。


image.png


十二月,在「不以我们为名」公开信首次在LGBTQ网站上传播之后不久,同志新闻网站The Advocate发表了一篇文章,提到女同志流行文化网站AfterEllen作为「排跨基女」网站。


最近几个月,Evolve Media旗下的AfterEllen面临着许多LGBTQ倡议者对其在网站和社群媒体帐户上发布的恐跨内容的批判。

在十二月初的专栏文章中,一位AfterEllen专栏作家声称,跨性别运动是「男性性权利运动的一种恶毒形式,已经成功地重塑并重构了民权运动。」在最近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另一篇专栏作家声称女同志文化「被围困」。

十二月初,AfterEllen在Twitter上播放了女同志Youtuber Arielle Scarcella的一则有争议的影片,其中针对跨性别女同志,称为「亲爱的跨性别女人,停止对女同志推广『女孩屌』(Girl D --k)』


image.png


那些挥舞着排跨基女标签的人认为,它简单而准确地描述了将跨性别女性排除在自己的空间之外的女性主义者和女同志,而基进女性主义者则将其视为贬低他们观点的贬义词。


image.png


在加拿大部落格The Feminist Current上,自称为基进女性主义者的梅根·墨菲(Meghan Murphy)声称,简称排跨基女是「仇恨言论」,煽动「对女性施暴」。

对于许多跨性别倡议者和盟友而言,异性恋者墨菲经常批评跨性别运动,并声称性别认同是一种伤害女性权利的「意识形态」。本月,LGBTQ运动者抗议墨菲在温哥华公共图书馆发表的题为「性别认同与女性权利」的演讲。


去年十一月,Twitter开始停权并最终禁止墨菲个人帐户发布性别错称跨性别者的推文。


据多次停权,墨菲据称发推文说:「我不被允许说男人不是女人,或者对跨性别主义的概念不再质疑?这家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正在审查基本事实,并对那些对这一教条提出质疑的人进行禁声。」


AfterEllen在11月27日的一条推文上哀叹墨菲的停权。


image.png


谁在为女同志发声?


根据英国女同志流行文化网站DIVA杂志的编辑嘉莉·莱尔(Carrie Lyell)的说法,签署了「不以我们为名」声明的编辑想要谴责在女同志和主流媒体的某些角落内的恐跨。


「我认为,对于跨性别者和LGBT社群来说,一次又一次地承受这种压力,令人筋疲力尽,一次又一次地告诉我们,跨性别者不属于我们的社群,女同志不希望跨性别者进入她们的社群,我们认为这不是真的,」莱尔告诉NBC新闻。


虽然「不以我们为名」声明没有明确批判任何特定的出版物,但莱尔证实,AfterEllen是该声明中被批判为「在LGBTQI社群中促进分裂和仇恨的作家与编辑,他们具有仇恨跨性别的内容,并且认为『女同志』是他们自己专属定义的身份。」的一个出版物。


AfterEllen总编辑梅墨里·乔尔(Memoree Joelle)拒绝接受NBC新闻采访时。然而,乔尔透过电子邮件发送了一份1000字的声明,声称AfterEllen是「唯一仍然存在的主流女同志出版物,专注于与女同志有关的问题。」


乔尔随后声称,「不以我们为名」声明中的几位未具体作者是「对AfterEllen不满的前雇员」,他们试图破坏该网站。

「这声明是非常明显地操作手法,陷女人于不义,」乔尔说。 「正在进行一场专门排除女同志的恐同运动,当我们的作家试图涵盖这些问题时,因为他们特别关注和影响女同志,我们被非女同志辱骂,他们有着反女同志诽谤和情绪。」


「AfterEllen与所有人站在一起,但前提是我们有道义上的义务,为这个缩写词(翻注:指LGBTQIA)中最沉默的群体发声,现在就是女同志,」乔尔继续说道。 「在整个历史上,女同志一直受到攻击并被追捕。这不是什么新鲜事。就在这一次,威胁声浪来自房子内部。」


Autostraddle主编伯纳德(Riese Bernard)在「不以我们为名」声明中加入了她的名字,提供了一个更细微的观点。

「他们可以发布任何他们想要的东西,」伯纳德提及AfterEllen,「但我不认为他们自称代表所有女同志是公平的。」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Part of the information in our website is from the internet.If by any chance it violates your rights,we will delete it upon notific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Thank you for cooperation.
0 条评论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