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别资讯

d439b6003af33a874aac43774ad2a83c5243b529.jpg

根据英国政府估计,英国有将近20-50万跨性别者,占了全英总人口的0.3%-0.75%。这个比例与美国接近。2015年,《纽约时报》引用了一篇2011年的文章表示全国有70万左右的跨性别者,占总人口的0.3%。这一数字随着时间的流逝还在继续上升。

所谓跨性别者(transgender),指一个人在心理上无法认同自己与生俱来的生理性别,相信自己应该属于另一种性别。并非所有跨性别者都会通过手术改变自己的生理性别。

尽管如此,跨性别女运动员——更别说出色的女运动员——在女性运动中并不常见。

2003年,国际奥委会(IOC)允许接受过性别重整治疗的跨性别者拥有参赛资格,2004年,跨性别者得以首次参加奥运会。2015年,国际奥委会对规则做了一定程度的修改,血液的睾酮水平低于10纳摩尔每升以下的跨性别运动员才可以参赛。从2004年至今,奥运会已经有超过5万名跨性别者参赛。

但是并非所有运动都有这种包容性。

美国力量举重协会(USA Powerlifting)是美国力量运动的制裁机构,他们不允许跨性别女运动员参加比赛。因为男性“天然拥有比女性更大的骨骼结构,更高的骨密度,更强的结缔组织和更高的肌肉密度。”这可以解释为什么相似的争论不会出现在跨性别男运动员身上。

“这些特征,即使睾酮水平降低也不会消失,”举重协会表示,“虽然跨性别女性可能比变性之前力量更弱、肌肉更少,但与生俱来的生物学益处还是更多。”

目前还没有人在奥运会级别的赛事中公开自己的跨性别身份,然而,在国家级别的联赛上,跨性别女选手还是引起了人们的关注。

瑞秋·麦金农(Rachel McKinnon)是女子35-44年龄赛段的自行车选手,在去年洛杉矶举行的世界自行车场地锦标赛大师级别比赛中赢得冠军。夺冠后,她收到了上千封死亡威胁,还要面对主流媒体的批评。

cefc1e178a82b901708073a1ff0311733812ef82.jpg

瑞秋·麦金农夺得冠军

前奥运游泳选手莎伦·戴维斯(Sharron Davies)在接受《每日邮报》的采访时表示,“那些拥有男性优势的跨性别选手不应该参加女子组比赛。”

前英联邦运动会长跑金牌得主宝拉·莱德克里夫(Paula Radcliffe)告诉BBC,无视跨性别选手对女性运动的威胁是“天真的”,因为在不久的将来,人们会利用这种方式操纵比赛。

今年早些时候,18届网球大满贯选手玛蒂娜·纳芙拉蒂洛娃(Martina Navratilova)在《星期天泰晤士报》的专栏上表示,“在赛事允许的情况下,一个男人可以‘决定’变成女人,服用激素,赢得一切,赚取一笔财富,然后变回男人甚至生儿育女。”

有趣的是,纳芙拉蒂洛娃之前的教练蕾妮·理查兹(Renee Richards)就是第一个参加女子比赛跨性别者。

267f9e2f07082838286c77c6341711054d08f116.jpg

宝拉·莱德克里夫(左)和玛蒂娜·纳芙拉蒂洛娃(右)

然而麦金农认为,纳芙拉蒂洛娃和莱德克里夫的观点带有明显的偏见,她们所谓的“一个男人可以变成女人再变回来”的观点并不具有实际操作性。

根据英国国家健康服务中心(Britain's National Health Service ,NHS)的信息,跨性别转换的治疗手段因人而异,一般包括激素治疗、心理健康治疗、或者性器官重构手术。

“想要转换性别,你必须先预约一个心理健康专业人士,例如心理医生或精神科医生,他们出具诊断书证明你患有‘性别认知障碍’,才能开始下一步治疗。”麦金农表示,“你不可能直接进入医生的办公室,然后跟他说‘给我激素’,毕竟这不是发糖。”

性别认知障碍,指的是那些由于自我认知或者表达的性别与生理性别不一致而产生的焦虑或苦恼。

“心理专家在考察你半年到一年之后,才会给予诊断。”麦金农说道,“这段时间你不可能一直伪装,而且心理专家一旦发现你有伪装迹象,便会马上放弃观察。

伦敦性别认知诊断所(Gender Identity Clinic)首席专家詹姆斯·巴雷特(Dr. James Barrett)认同这个观点。“如果一个运动员真的患有性别障碍,那么他跟你谈得更多的是性别问题,而不是运动话题。”

巴雷特也表示进行跨性别治疗后再想变回出生性别的案例非常少见。“性别转换是一个漫长的过程。在英国,如果想要法律上承认你是女性,那你必须作为女人生活至少2年。你可以不通过手术,但必须接受激素治疗,将睾酮水平降低到一定程度,才有可能得到官方认可。”

麦金农补充道,“找到一个愿意治疗跨性别者的专业内分泌学者很难,有时只是预约就要等1年。”确认可以治疗以后,需要进行大约6个月的激素抑制,才能将血液的睾酮水平低于10纳摩尔每升。“之后,你还要将这种睾酮水平维持整整1年,及时记录和汇报每次的测试结果。任何迹象的欺诈行为都会让你失去比赛资格。”

对激素的抑制会产生持续的影响,不管是生理还是心理上。有鉴于此,巴雷特医生也认为变性运动员在赛场上应该和其他人获得一样的权利。

麦金农在接受Business Insider的采访中表示,“玛蒂娜和宝拉只是因为对男性有着“满嘴谎言”“善于欺骗”的刻板印象,就反对所有无辜的跨性别女性。他们认为跨性别女运动员都是‘欺诈犯’,都在钻制度的空子。”

这里所谓的“欺诈”,就是一个性别认知正常的男性,为了争夺比赛名次而转换自己的性别。

“我们从来都不应该因为少数人的欺诈行为,而否认大多数人的权利。”麦金农表示,“就像那些种族主义分子一样,他们排斥外来移民,只不过是担心里面可能有一两个恐怖分子。那些排斥跨性别者的人,也是典型的、非理性的‘跨性别恐惧症’患者。

而且跨性别者参加奥运会的机会愈发难得,目前国际奥委会正准备出台新规定,将睾酮水平降低到5纳摩尔每升。

“我们希望的是尊重,而不是偏见。”采访最后,麦金农说道。

声明:本文由懒熊体育编译自Business Insider,原文作者为Alan Dawson。

来源:懒熊体育

原文链接: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31685826841746044&wfr=spider&for=pc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Part of the information in our website is from the internet.If by any chance it violates your rights,we will delete it upon notific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Thank you for cooperation.
0 条评论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