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别资讯

体坛全媒体记者毕陌报道

有关塞蒙娅事件引起的体育界性别界定讨论中,有关体育圈未来“女性运动员”这一定义的一个争议点其实将不是像塞蒙娅这样的“跨性别者”(intersex),而是今后数量将逐渐壮大的“转性别女性”(trans women)”。 这一群体通过各种方式建立自己的女性身份——无论是社会意义上的公开宣称女性身份,或者是生理上的荷尔蒙疗法以及性器官重建手术。

203fb80e7bec54e7cc4b0dd124ef5c544dc26ab2.jpg

魔术师的儿子/女儿EJ应该只是社会意义上选择了女性身份,并未接受生理上的激素治疗或手术转性

目前有关“双性别者”(intersex)的生理数据对体育成绩表现影响的研究就已经非常有限,对“转性别者”(transwomen)及体育成绩的研究更加罕见。奥运会历史上,还没有转性别者参加比赛的先例。

参与了塞蒙娅与国际田联法律纠纷的科学家乔安娜·哈珀曾做了一系列有关对于“转性别者”体育成绩的研究——哈珀自己也是一位转性别者。她的研究包含了8个运动员样本,这8名普通水准的长跑运动员在生涯早期作为男性参加比赛。在接受了激素治疗后,这8位运动员成为了女性,成为女性后,她们的比赛成绩有了显著下降。这或许可以说明转性别运动员的加入不会对女性运动的公平性造成影响。当然,哈珀的研究样本过小,还不具备科学上足够的说服力。

9a504fc2d56285352078b9960d38b1c2a5ef63cd.jpg

哈珀做了大量有关对转性运动员的研究

2934349b033b5bb55b6a75b4ab04123db700bc13.jpg

哈珀坚持认为转性现象不会造成女子运动的公平问题

目前国际田联和奥委会执行的睾酮含量作为定义“女运动员”标准就存在这样一个漏洞。这些转性别者大多都经受过激素治疗,能够将睾酮含量控制在国际田联和奥委会制定的红线下,但如果哈珀的结论不正确,这些转性别者能够通过睾酮含量以外的生理优势统治女子运动界。

目前,体育界的转性别者数量还非常少。目前的个人项目中,最成功的转性别者是新西兰举重运动员哈巴德。在转为女性之前,哈巴德创造了新西兰男子青年组举重国家纪录,在成为女性之后,哈巴德在国际上都具备相当的竞争力。2016年,哈巴德获准参加女子组比赛,2017年,在世界举重冠军赛中,哈巴德获得了第2名,2018年的英联邦运动会中,在胳膊受伤退场前,哈巴德在比赛中一直处于领先位置。而像大多数转性别者一样,哈巴德并没有接受过性器官重建手术,而只是接受了激素治疗,可以通过医学手段将自己的激素控制在奥委会设定的红线下。一些(天生的)女运动员担心,很快有转性别者会通过生理上的优势在女性运动中统治某个项目。而转性别运动员则称这种担心是危言耸听。

472309f79052982215737f2d4a1dbccf0846d4fc.jpg

哈巴德转性后成为了世界顶尖的女子举重选手

有关“转性别者”是否相对于天生的女运动员具备竞技山的生理优势,相关的科学研究还在进行中。在研究有明确结论前,性别定义将是未来数年内体育界的一个复杂的争议问题。



来源:体坛+

原文链接:https://baijiahao.baidu.com/s?id=1632760820372725274&wfr=spider&for=pc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Part of the information in our website is from the internet.If by any chance it violates your rights,we will delete it upon notific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Thank you for cooperation.
0 条评论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