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别资讯

35r5oq4v285wwgtvzullk90516vgcd.jpg

文:Jeffrey Kluger

译:刘松宏


科学时常忙于探索宇宙的奥秘,以至于疏于关心政治。无论你信不信,温室气体仍持续加重气候变化,而疫苗也仍旧不会导致自闭症。


这些都不代表政治家和理论家不会继续试图将科学卷入他们的斗争中。这个丑陋真相的最新例子发生在本周(编按:原文发表于10月25日),当时《纽约时报》报导了卫生和公共服务部起草的一份备忘录,如果其提到的细项得以实施,已固有的生理特征来定义性别,将大大地损害对跨性别者的民事保护。据报导,该备忘录唯一的例外是:男性或女性标签可能被「可靠的基因遗传证据」所反驳。


但是正如几十年的科学研究所表明的那样,这种测试并不可能存在。未来也永远不会出现。


透过快速扫描染色体X、Y,我们可以很容易地确定基本的生理性别。这种方法也可以确定一些性别染色体疾病,最常见的是XXY——表面上是男性的人,但携带额外的X染色体。这种病症称为柯林菲特氏症候群,可能导致一系列问题,包括青春期延迟或不完全、相对较脆弱的骨骼和睾丸未垂降。然而,X、Y染色体绝对没有告诉你性别认同,性别认同是一件更为复杂的事情。


染色体上的基因可能在决定性别认同方面扮演重要的角色——正如其在确定身高和体重以及心脏病和运动能力方面所做的那样——但影响力是有限的。例如,同卵双胞胎共享相同的基因组,但仍然存在一对双胞胎其中一个是跨性别者而另一个不是的情况。 (似乎更有可能的是,同卵双胞胎具有一样的性别认同,并且不一样性别认同的小样本组使得要建立确凿的答案变得困难。)所有跨性别者中,无论是不是双胞胎,子宫环境、贺尔蒙、大脑结构等差异都会影响性别认同。


因此,卫生和公共服务部的规则建立了一个巧妙的环形陷阱——建立一个永远无法达到的标准,并在对谈开始之前结束对谈。别责怪政策,这是科学的观点。


当科学被正确地运用时,听从科学的话实际上是一个非常好的主意。当气象学家告诉你飓风即将来临时,他们并不是在开玩笑,如果你没有撤离,那就是你的问题了。但是在历史上,散播政治议程的人都非常不老实,提出各种假冒科学之名的垃圾讯息,来作为一种支持恶毒想法的方式。


这种做法一直是为种族偏见辩护的常见方式。例如,19世纪的美国解剖学家塞缪尔・乔治・莫顿(Samuel George Morton)是将智力与颅骨大小联系在一起的思想流派领导者。莫顿建立了当时世界上数量最庞大的人类头骨收藏,测量了它们的体积并得出结论,白人欧洲人排在最前面,其次依次是亚洲人、马来西亚人、美洲原住民、最后是非洲人。


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科学是非常腐败的,尤其是因为科学依赖当时流行但却毫无事实根据的人类5种族模式。科学也没有考虑到这一事实:在所有种族群体中,大脑的大小波动很大,男性为1053至1499立方厘米,女性为974至1389立方厘米。当然,有一个不方便的事实是,虽然有些人可能比其他人有更大的脑容量,尼安德特人把我们都打败了,他们的大脑比我们大200立方厘米。然而脑容量大对他们有什么帮助呢?


但莫顿的研究仍有其政治用途,因为它与种族多元理论完全吻合,此理论说明种族出现和演变是彼此独立的,因此种族间发展可能是不平等的。查尔斯・达尔文于1871年出版了《人类起源》一书,为单一主义的科学解释打开了大门——阐述了我们都是来自非洲共同祖先的观念。但是在美国内战前,莫顿的理论占据了主导地位,这对于那些正在寻找方法为奴隶制度辩护的人来说非常方便。


智力测验——特别是斯坦福-比奈(Stanford-Binet)智力量表,于1916年首次出版,并且自那时候起定期更新——被用来造成类似的智力迷思。公平地说,智力测验有其用途,因为它们似乎确实提供了一个相当不错的个人能力衡量标准,随着人们年龄的增长,这个标准或多或少保持稳定。然而问题是测试不同文化的人时。社会经济地位较高的儿童,如果去更好的学校,有更多的机会进行丰富的艺术或舞蹈课程,他们的测验表现会优于其他的小孩。然而,那些幸运的孩子也更容易刚好是白人小孩,这一事实很容易让智力测验转变为收入多寡的测试而不是智力功能的测试。


斯坦福-比奈智力量表才刚刚被开发出来,就马上被滥用。 1916年,史丹福大学心理学家路易斯・特曼写道:「智力测验得分较低,代表着一些群体『智力低下』,智力水平在西班牙印地安和墨西哥西南部家庭中,以及黑人家庭当中非常普遍。他们的愚笨似乎是来自种族或至少是他们的家庭遗传所固有的。」


仅仅11年过后,部分由智力测验决定的智力驽钝概念被用于最高法院恶名昭彰的巴克诉贝尔案,该案件允许对监狱或精神病院的「精神病或弱智」进行强迫绝育。弗吉尼亚州的联邦法官奥利弗・温德尔・霍姆斯(Oliver Wendell Holmes)写道:「有理由对『有缺陷的人』进行消毒,如果他们现在已经出院,将成为一种威胁,但如果无法生育,可能会安全地出院并自我支持并使自己和社会大众受益。」最后,估计有65,000人被强迫进行输精管或输卵管切除术,切除卵巢或输卵管。 2002年,弗吉尼亚州州长正式向该计划的受害者道歉。


这不仅仅是种族上的议题。最古老的人为科学偏见——即使人类生活在基本相似的社会中出现的偏见——是一种反对妇女的偏见。早在4000年前,文化就开始定义「歇斯底里」 (hysteria)——它来自希腊语hystera,意思是子宫——形容一种精神失调以及特别女性化的症状。


在《心理健康临床实践和流行病学》杂志2012年一篇关于科学的评论中,一群义大利研究人员撰写关于神话中的希腊占卜者米兰普斯,据说他“安抚了阿尔戈处女拒绝崇拜阴茎的叛乱。当时她们的行为被认为是疯狂的。米兰普斯用藜芦治愈了这些女性,然后鼓励她们与年轻和强壮的男人行房。根据米兰普斯所言,她们被治愈了并恢复了理智,而她们疯狂的根源是「缺乏高潮导致『子宫忧郁』,最后被其毒害。」


如果你是一名男性预言家,这是一个很有吸引力的处方:更多的性行为对女性的心理健康至关重要,尤其还能适当地赞扬阴茎。后来出现的希波克拉底认为子宫是女性疯狂的根源,尽管他的论点是因为子宫的「运动」,而不是为了迎合性交。


此一情况在20世纪有了些微好转——的确随着美国和欧洲的选举权运动的增加,女权在某些方面变得更弱势。这一次是月经问题,这是每个月都会使女性不够理性而不能投票的虚弱期。除此之外,虽然男性也需要快速代谢(容易消耗能量),但女性合成代谢(节约能量)的能力意味着她们没有能力参与管理。


这一类的生物决定论在上个世纪几乎没有被淡忘,正如去年谷歌工程师詹姆斯・达莫尔(James Damore)在公司内部散布歧视女性的备忘录所引发的风暴,备忘录里头提到矽谷的性别差距,例如拥有「产前睾固酮」使得男性比女性更适合技术工作。毫不意外的是,科学没有找到任何证据支持这一论点。然而被发现的事情是:当雇用、教育和工作场所不公平的结构障碍被消除时,女性——具备子宫和月经周期——办事能力与政府企业和所有其他相关领域的男性一样优秀。


最终达莫尔被解雇,女性获得了投票权,达尔文击败了莫顿,智力测验开始被更加精密地分析。好消息是,关于跨性别者过于简化的假设可能会经历一样的过程;坏消息是,只要有科学存在——意味着永远——就会有人滥用科学来作怪。


© 2018 Time Inc.版权所有。经Time Inc.授权翻译并出版,严禁未经书面授权的任何形式与语言版本转载。


责任编辑:潘柏翰

核稿编辑:翁世航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Part of the information in our website is from the internet.If by any chance it violates your rights,we will delete it upon notific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Thank you for cooperation.
0 条评论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