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别资讯

n3vde3atq0844d08sfh1l7f9xap4ew.jpg

这几天女权大游行的浪潮再度席卷全球,这几天跨性别社群却被一张广为流传的照片给震惊了,在温哥华女权大游行中,有一名顺性别女性高举着「跨性别女人是男人。真相不是仇恨,别相信谎言。跨性别意识形态是厌女与恐同。女人不是一种感觉、服装或刻板印象的表现。女人是生物事实!没有任何伦理与道德责任为了安抚男人的感受而说谎。」


一场以女性权利、性别多元平权、反性/别暴力为号召的游行,却有人意图排除被社会歧视、遭到边缘化、高度面临暴力威胁的跨性别女性,否定跨性别女性真实的经验与感受,并对跨性别女性施以仇恨言论(hate speech)。


26907712_2001835620098844_3382257210331806393_n.jpg

这群人被称作「排跨基女」(TERF),全名是「排除跨性别的基进女性主义者」(trans-exclusionary radical feminist),意思是在百花齐放的众多女性主义流派中,属于基进女性主义者当中的一部分具有排除跨性别,特别是排斥跨性别女性意识形态的人。


虽然排跨基女本身认为这名词是一种诽谤(slur),偏好自称为「性别批判女性主义者」(gender critical feminist),就像「反堕胎」(anti-abortion)人士喜欢自称为「支持生命」(pro-life)。他们刻意放大有人高喊要杀了排跨基女的网路言论,以及激进跨性别运动者殴打排跨基女的新闻,来佐证他们的论点。


可是排跨基女这个名词并非由反女性主义者发明来诋毁他们,而是那些支持跨性别的女性主义者、基进女性主义者为了指出与他们的不同,为此创造出来的中性名词。即使有人高呼要杀了排跨基女、真的去殴打排跨基女,也不代表排跨基女本身是诽谤,因为也有许多人高喊要杀了种族主义者、厌女主义者,以及激进黑权运动者殴打种族主义者、激进女权运动者殴打厌女主义者的新闻,当然这未必是正确的作法。


排跨基女主张自己并非仇恨跨性别群体,而是想要废除整个性别系统(gender system),他们假设在一个没有性别的乌托邦,是不会有跨性别、多元性别的存在,认为所有对他们仇恨言论的禁止,都是「跨性别意识形态对所有女人的禁声(silence)」,那些提出不同意见的女人似乎根本不存在。


不仅如此,这种假设是一种「诉诸未知谬误」(argument from ignorance),在没有性别的世界可能女性主义也不存在,连人类会怎么建立亲密关系与性关系都不得而知。既然要拆解现有的性别框架,怎么会攻击受到性别框架边缘化的跨性别群体呢?


况且他们的诉求包含了「从女性空间(包含女厕)排除跨性别女性」、「反对跨性别女性获得医疗保险」、「用男性代名词称呼跨性别女性」与「将性别认同从反歧视法删除」等,这些几乎与「废除性别」毫无关系,甚至背道而驰的概念:到底要怎么将女性代词视作专属顺性别女性的尊称、建立顺性别女性专属空间,同时却又要废除性别呢?


关于排跨基女的历史,最早可以回朔至1973年被誉为「最大的女同志集会」的西海岸女同志会议(WCLC),担任讨论会协调者的跨性别女性贝丝·埃利奥特(Beth Elliott)也遭到部分排跨基女暴力袭击,即便一群基进女性主义者用肉身挡下,排跨基女也对这群盟友们施以暴力。


跨性别理论家与艺术家桑迪·史东(Sandy Stone)就曾因为她在一个女同志分离主义的唱片公司工作,被排跨基女珍妮丝·雷蒙(Janice Raymond)出版一本书《变性帝国-人妖的制作》(The Transsexual Empire: The Making of the She-Male),指控跨性别女性是「男人侵入女性主义与女同志阵营的间谍」、「变性欲是对女性形象的盗用与强暴」。其后玛莉·戴莉(Mary Daly)也在其著作《妇女生态学-激进派妇女主义的转化伦理》中表示赞同珍妮丝,指控进行性别确认手术的跨性别女性是「父权医学为男性幻想制造的科学怪人」。更因此在桑迪与所属的女性主义乐团表演时,甚至收到了武装的排跨基女组织死亡威胁。


以排除跨性别闻名的排跨基女活动「密西根女性音乐节」(Michigan Womyn's Music Festival),1999年时也曾发生对跨性别女性施以暴力驱逐出会场的事件,以及当面集体羞辱一名16岁的跨性别女孩与她的女同志朋友们是强暴者,并有排跨基女持刀恐吓这群女孩们,也是因此才有了「跨性别营」(Camp Trans)的活动。


近年来也有一些案例,排跨基女希拉·杰弗里斯(Sheila Jeffreys)指控跨性别女性是「男人透过扮演女性的屈从享受性高潮」,认为跨性别女性作为女性所承受的性别歧视甚或性暴力,都是一种男人淫欲驱使的丧心病狂,并出版一本书《性别伤害-一名女性主义者对跨性别政治的观点》(Gender Hurts: A Feminist Analysis of the Politics of Transgenderism),指控跨性别女人以手术创造的阴道是恶心的,就像反女权人士对于顺性别女性的污蔑。


排跨基女吉曼·基尔(Germaine Greer)在媒体上表示「跨性别女人不是真正的女人」,并在2016年编著了一本名为《铲除女性—一场向女人、女性及人权宣战的性别政治》(Female Erasure: What You Need To Know About Gender Politics' War On Women, the Female Sex and Human Rights)的书,阴谋论地指控跨性别运动是为了铲除女性的生物现实,可是跨性别运动未曾声称过「生理性别/生物女性不存在」或「女性并没有因为生理性别受到歧视」,不过是指出跨性别女人也属于广大女性的一环、也受到对女性的压迫而已。


从政策层面来看,像美国号称基进女同志的排跨基女组织「妇女解放阵线」(Women's Liberation Front)居然接受反堕胎、反同志团体的赞助,完全违背他们创立的宗旨与政治正当性,只为了在新墨西哥州提出诉讼反对美国司法部将性别认同纳入保障性别平权教育的第九条修正案,对抗了跨性别权利与堕胎权利的联合阵线;加拿大排跨基女组织也抗议保障性别认同的C-16人权法案,认为将会使男性暴力罪犯有机会进入妇女庇护所,理论上暴力罪犯怎样也不可能随便进入庇护所,何况该法案只是保障受暴的跨性别女性可以接受妇女庇护所的保护而已;英国排跨基女组织也在网路上募款,要将跨性别女性参选人从工党的女性参选人名单中剔除,忽视跨性别女性处于更不利政治地位的现实。


回到这一次女权大游行的事件中,排跨基女网站「女性主义浪潮」(Feminist Current)的创办人梅根·墨菲(Meghan Murphy),更是撰文指控这些谴责的声浪,认为这些声浪是网路霸凌质疑性别认同政治的女性。同一篇文章也指涉支持性工作权利的跨性别女性都是「鼓吹性暴力的男人」,虽然性交易政策女权运动本来就有不同见解,但将想要保障性工作者权利的倡议者等同于支持性剥削,这实在是一种「稻草人谬误」(straw man)。然而梅根却认为对排跨基女政治理念的不认同,都是一种针对妇女的暴力(violence against women)。


跨性别女性并不是某种为了侵入女性阵营、强化女性刻板印象、教导女人怎么当女人、消灭女性生物事实的怪物,跨性别女性也困于对女性的限制及压迫,是真实从在于历史文化及现代社会的一群人,对于性别的感受与认知本就有很多种不同经验,没有人的应该被另一群人擅自定义与否定。


诚如伟大的基进女性主义法学家凯瑟琳·麦金侬(Catharine MacKinnon)所述:「生理构造不能定义女性特质(womanhood),女人是个政治群体」,和堕胎权运动先驱葛罗莉亚·斯坦能(Gloria Steinem)曾代表女性主义者向跨性别群体道歉:「我相信跨性别的人,包括那些已经进行性别转换的人,都真正的、真实的活着。应该为这些生命喝采,而不是质疑。 」


许多跨性别女性正在为性别平权奋斗与努力,理应当是女权运动的盟友,而不该是他者或敌人。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Part of the information in our website is from the internet.If by any chance it violates your rights,we will delete it upon notific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Thank you for cooperation.
4 条评论
一个憨批 · 8个月前
我管你是男是女,只要中立我都不会针对,但是只要是我的对立面,直接vive la révolution

Elnath · 8个月前
团结起来准备打仗

布丁猫咪 · 8个月前
解构性别与性向的过程里,必会伴随着部分人的焦虑与恐慌,于是出现了恐跨恐同癌。

Pluto · 8个月前
emm....搞得要打仗一样,就不能安静的过完一生么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