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别资讯

娜塔莉·杰弗瑞(Natalie Jeffery)是一位活跃在亚特兰大的跨性别女性和变装皇后,2018年她做出了一个决定:今年她要以正确的方式进行荷尔蒙补充疗法 —— 还是让医生来吧。 


杰弗瑞艺名 Mo'Dest Volgare,穿着脱衣舞女装,靠领低保生活。2015年,Mo’Dest 在舞台上承认自己是位跨性别者,引起轩然大波。当时台上放着《脱线家族》(Brady Bunch),跟着剧中人物同步唇语到 “改变的时间到了” 这句台词时,杰弗瑞拿出一小瓶朋友给的雌激素,当着观众的面进行了注射。这一举动是想表明,就算靠小费过活,也没有医保,她也能承担找回她自己的花费。 


一直到了2018年,杰弗瑞的二手雌激素库存见底,不得不面临如下选择:从印度购买雌激素,但要承担相应风险,要么就想办法自掏腰包,在当地公立医院接受主流的药物疗法。现在她已经明确自己变性的决心,生活也慢慢有了起色,她终于可以永久地变性成为女人了。但就在这时,医生告诉她得了睾丸癌。 


1527304330655706.jpg

娜塔莉·杰弗瑞 


患上睾丸癌并不是变性治疗或者荷尔蒙注射的结果。早在变性之前,杰弗瑞的睾丸上就有肿块了。那时她28岁,一个大多数睾丸癌患者都会初现症状的年龄。只是杰弗瑞恰好在这个时候决定变性罢了。


 “我的蛋蛋上一直都有肿块,好多年了。” 杰弗瑞说,“差不多在过去的一两年里,它变得特别大,大到我变装时都藏不起来丁丁。不过我已经做好再次穿紧身连衣裤的准备了。” 


癌症也许会是杰弗瑞变装事业上的绊脚石,但却不会阻碍她的变性之路。当癌症的治疗推进(过程中有可能要摘除睾丸),杰弗瑞的医生同意她继续接受激素取代疗法(hormone replacement therapy, HRT)。 


跨性别男女患癌一直是最缺乏深入研究的领域。用杰斯·汀(Jess Ting)的话来说,这是一个相关知识亟待研究的领域,杰斯·汀在两年半前开创建立了西奈山跨性别内外科研究中心(Mount Sinai Center for Transgender Medicine and Surgery),并担任主任。汀说,2016年前,在美国最大最国际化的都市纽约,都找不到可以做生殖器重建,也就是 “下面的手术” 的地方。据杰斯·汀所说,针对跨性别者健康的药物技术才刚刚发展起来,而对于这一代的跨儿来说,在首次针对跨性别卫生保健的大范围研究里,TA 们的体验将会载入史册。  


“病人们说20年来 TA 们都是在黑市搞到的激素,接受医生的激素取代疗法还是最近的事,这太常见了。” 汀这么对我说道,“20年前你去看医生,他们不管你自我认同是男是女,也压根儿不知道开什么药进行什么疗法。所以很多变性人是不加入医疗保健系统的。” 就癌症治疗方面,汀不得不借鉴其他领域的最佳案例,来治疗自己的跨性别病人。关于激素取代疗法是否会引起其他健康隐患,尤其是癌症,这方面还未曾有纵向研究来证明。虽然已有研究表明,对于顺性别女性,激素取代疗法会提升患乳腺癌风险。但对于跨性别女性来说,这一课题未曾有人研究,也是未知的。如果跨性别女性曾注射过通过非法手段获得的激素,甚至数十年如一日,患病风险就更加难以得知了。


印度产的雌激素剂量可能比所示的剂量更高或更低,也许会被致癌物污染,甚至有可能它根本就不是雌激素。所有的这些变量都会导致研究跨性别女性的癌症风险复杂得多。“拿乳腺癌来说吧,跨性别女性和顺性别女性没有区别,也是需要接受筛选的。在我们更了解病症之前,她们也需要遵从同样的规范。就这方面来说,最好防患于未然。” 汀说。  


对于女性来说,如果有较高的致癌因素(例如癌症家庭病史),目前接受乳腺 X 光检查的规范年龄是45,对于没有致癌因素的女性,这个年龄是50。在此之后,应当每年做一次乳腺 X 光检查。 


汀说,虽然跨性别女性的患癌风险仍旧未知,但幸运的是,她们的前列腺癌风险也许会低得多。前列腺癌疗法中的一部分就是抑制睾丸酮,而在激素取代疗法和阴道成形术(跨性别女性下面的手术)中,前列腺通常是会萎缩的。汀又说,无论病人接受的是哪类阴道成形术 —— 阴茎内皮外翻形成阴道腔或者腹膜代阴道成形术(用部分的结肠来做成阴道的样子)—— 跨性别女还是有前列腺的。“那些已经做过阴道成形术的跨性别女性,应该每年都接受一次骨盆检查,其中也包括前列腺检查。” 汀如此对我说道。 


对医生来说,和病人谈论起不符合 TA 们性别认知的癌症也是一项挑战。比如说,如果某位跨性别男子已经切除了子宫,那么讨论起他的子宫和卵巢系统也许会引起感情上的强烈不适。汀说,医生需要以患者目前的性别认同进行诊断,而且在用词方面也得灵活处理。 


“首先,你一定得问 TA 们习惯被怎样称呼。然后用 TA 们自己用来描述身体的那些词。如果拿捏不准的话就问,‘您希望我怎样称呼这些身体部位呢?’ ” 


在了解跨性别群体的健康问题方面,汀希望能有更多的资金和研究(准确来说,有就行)。作为社会中最为边缘化的群体之一,TA 们通常被医疗保健系统忽略,不得不自寻出路。对杰弗瑞来说,这几句话字字戳心。她没有亲人的支持,靠着来自其他跨性别女性以及结识的变装皇后的支持。她即将去接受癌症治疗。虽然癌症还没有扩散到其他器官,也许仍需要切掉淋巴结。她和她的医生,还有周围的朋友,都在竭尽所能度过这一劫。这也是他们力所能及的部分了。 


“除了朋友们的支持我没有任何保障。我有群密友,也有一些粉丝。大家正在想办法筹划一些慈善表演,我也有一个众筹网站。” 杰弗瑞说。也有人觉得,杰弗瑞的睾丸癌是在暗示,她生而为女,生而该拥有阴道。但杰弗瑞没有去那样考虑自己的身体和生活。 


“在改变生殖器方面,我没想过太多。它的费用高昂,又不是人人都能看到,所以我没这方面的计划。” 杰弗瑞说道,“但我肯定不会换蛋啦。切掉了就切掉了。”


作者: 马修·特雷尔(Matthew Terrell) 

链接:http://www.vice.cn/read/trans-woman-testicular-cancer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Part of the information in our website is from the internet.If by any chance it violates your rights,we will delete it upon notific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Thank you for cooperation.
1 条评论
男权运动先驱 · 8个月前
不是还有人工睾丸吗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