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别资讯

跨性别男人怀孕之后

11ac82ec91508937ed58d402dc32e1a0.jpg.1600x900.jpg


在辛恩·拉波(Cyn Lubow)的最新纪录片《TA 们自己的子宫》(A Womb Of Their Own)中,影片一开场,我们看到的就是一个奶酪擦和一些木炭的近景特写。“我从来不觉得自己是个女人,我一直想留胡子,穿男人的衣服。” 然后 TA 开始把削好的木炭屑涂在上唇上(拉波习惯用 “TA(they)” 这个不强调性别的第三人称代词)。“但我又想生小孩,而且我还生了两个。那我到底是什么呢?”  用拉波的话来说,TA 就是一个 “男性与女性的独特结合体”,而且 TA 的一生都在探索自己的性别身份。TA 在电影开场展现出来的碎发、木炭胡须、肥大的裤子,让我们看到的是一个男性的拉波。正是这个男性形象,让拉波在二十多年前怀孕时,成为了诸多家长中的一个异类。  “我分别在25年前和23年前两次怀孕,当时的世界还很不一样,” 拉波通过邮件告诉我们,“怀孕的时候,我找不到合适尺寸的男人的衣服,但幸运的是,我的周围还有一群女同性恋女权主义者,即便我怀孕了,他们也不会把我当女性来看待。大部分时候,我都能做我自己。可以在怀孕的同时保有男性气质,让我感到非常高兴。”  而这一切经历,拉波都在《TA 们自己的子宫》中详细描述。这是一部非常可爱的 lo-fi 纪录片。在去年,本片已经亮相各大 LGBTQ 电影节,包括洛杉矶的 Outfest 电影节、香港的同志影展,以及纽约的 NewFest 电影节。影片以六个来自美国的女跨男人士为焦点,讲述怀孕给他们的身体和精神带来的影响。在长达80分钟的影片中,每个角色都谈论了自己的身体、荷尔蒙、性别、感情以及他们对为人父母的期待。  拉波生活在旧金山,TA 还是一个心理治疗师。从2013年起,TA 就开始拍摄这部影片,目的是想把有过类似经历的人都团结起来。  “我对探索两性以外的性别非常感兴趣,因为我自己的性别就无法界定,甚至连 LGBT 群体都不属于。” TA 说,“既有男性身份、同时又怀孕的人,能在视觉上震撼观众,让他们对自己的性别观产生质疑,我们也希望借此来反映非二元性别人群的生活。”  在互联网上摸索了几年之后,拉波终于在2015年找齐了 TA 的主角。这其中包括高中教师、流性人雷伊(Rae),研究员、性别酷儿摩根(Morgan)以及自称为 “T 受(butch bottom)” 的女同性恋 AK。这三位都不属于二元性别,而且他们都认为自己更偏向男性化。 


1523195870543070.jpeg

摩根和艾伦。 图片来源:辛恩·拉波 


《TA 们自己的子宫》也拍摄了两名跨性别男士的故事,一个是生活在华盛顿的跨性别者洛伦佐(Lorenzo),他在跨之前就已经怀孕了;另一个是达西(Darcy),他是个学生,也是个跨性别者,是在本片拍摄期间怀孕的。  虽然每个人的怀孕经历各不相同,但这部纪录片让我们看到了他们之间的多项共同点。首先,传统社会观念是将 “怀孕” 与 “女性” 挂钩的,这给他们带来了重重阻碍,身体上(比如他们买不到适合孕妇穿的大号男装或者中性装)和精神上都是如此。因为社会对怀孕根深蒂固的成见,让他们的性别身份遭到质疑。达西记得自己经常被误认为是女性,而性别酷儿摩根则因为不把自己当做女人,而遭到 LGBT 群体其他成员的排斥。  从这部纪录片中,我们还可以看到当这类特殊人群怀孕时,他们的很多问题都没有答案,有时连医生也无法答疑解惑。“目前为止,我最大的感觉就是缺乏有效资源,而且大部分资源都非常单性化。” 在片中的一个场景里,摩根说道,“所有现成的东西都很女性化,专门服务 ‘妈妈’ 和 ‘女性’。”   

1523195997694730.jpeg

摩根,艾伦和他们的孩子。 图片来源:辛恩·拉波


 摩根说:“这也让怀孕的日子更加难受,因为我感觉没有任何东西能够符合我的需要,所以真的很辛苦。”  《TA 们自己的子宫》的上映,恰逢媒体对跨性别男性怀孕故事与日俱增的关注。2017年,美国一些小报类媒体就在争相报道来自波兰的特雷斯坦·里斯(Trystan Reese)和来自密苏里州的凯奇·萨利文(Kaci Sullivan)的故事,而在英国,斯科特·帕克(Scott Parker)和海登·克罗斯(Hayden Cross)也成了最早被媒体报道的怀孕跨性别男士。除了跟风炒作甚至带有跨性别恐惧的媒体报道外,真正关于性别酷儿和跨性别人群怀孕的相关科学研究和信息其实是严重匮乏的,这让许多想要寻找明确解决方案或者医疗帮助的人寸步难行。  关于这一问题的研究论文屈指可数,但仅有的少数论文还是对其中一些问题进行了详细的研究。在2016年《产科医学》的一篇文章中,作者朱诺·奥比丁·马里弗(Juno Obedin-Maliver)和哈维·J·马卡登(Harvey J Makadon)就提到了身为性别酷儿在怀孕后面临的精神挑战。他们特别指出 “明显、持久的孤独感” 是由一个人的男性身份和 “将怀孕者默认为女性、将孕方家长默认为母亲的社会观念” 冲突导致,而在《TA 们自己的子宫》中,几位受访者也对这一问题进行了大量的讨论。   


1523196384123383.jpg

辛恩·拉波。


 “跨性别男性怀孕并且生育根本不是什么新闻。但是,有证据表明越来越多的跨性别男性正在考虑怀孕。” 利兹大学社会学与性别认同教授莎莉·海恩斯(Sally Hines)说:“随着曾经被视为边缘的现象日益进入公众视线,就会产生一种正常化效果,这也会让越来越多人在思考自己的生活时,有了更多的选择。”  那么,为什么想要怀孕的跨性别者、性别酷儿、女跨男人群能获得的支持与信息如此稀缺呢?除了拉波的纪录片之外,当前还有没有其它提升公众关注的努力呢?  海恩斯自己就准备开始一项为期三年的研究项目,这也是这类研究中的首例。她的研究将关注跨性别怀孕的社会意义。这项研究将是目前同类话题研究中规模最大的一个,海恩斯将走遍英国、波兰、意大利、美国和澳大利亚进行采访。研究的目的就是对越来越多想要怀孕的跨性别男士进行深入了解。  “根据帮助和自助机构的报道,年轻跨性别男士非常需要关于如何使用荷尔蒙帮助自己怀孕的相关建议,这样的需求与日俱增。报道还指出了对未来卫生保健的需求,并要求出台相关政策,帮助即将在全球范围内出现的怀孕并生育的跨性别男士。” 海恩斯说。 

1523196516196834.jpeg

达西和希瑟,图片来源:辛恩·拉波 


“目前关于男性怀孕的定性研究还非常少,” 她补充说,“因此,通过了解怀孕并生育的跨性别男性的相关经历,我们可以填补一个巨大的空缺。” 这是一个充满希望的开始,希望它能让医学专业人士受益,也能让非二元性别的家长受益。  至于拉波,TA 当前的首要任务,就是让《TA 们自己的子宫》获得成功,并让更广泛的观众群了解片中人物的故事。“就我所知,这些夫妇面临的问题和其他父母都是一样的 —— 要想办法养育子女,还要面对工作、家务、以及夫妻感情方面的挑战。” TA 说。  那么拉波自己在怀孕和养育子女上有怎样的体验呢?“在养育小孩时,我尽量保持性别中立。” TA 说,“我觉得,我也希望,我的小孩们对性别的非二元性能有一个全面的感受,并且对任何一种人都心怀同情和理解。”

作者: 多米尼克·西西利(Dominique Sisley) 
链接:http://www.vice.cn/read/experiencing-pregnancy-when-you-dont-identify-as-a-woman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Part of the information in our website is from the internet.If by any chance it violates your rights,we will delete it upon notific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Thank you for cooperation.
3 条评论
布丁猫咪 · 1年前
传统异性恋婚姻制度是社会性别固化的一个重要推动力。当我们将伴侣强行分出父亲/母亲两种角色时,针对他们的刻板印象和条条框框也就出现了,不仅禁锢着传统异性恋者,同样也会限制LGBT群体的多元个性发展。所以,我们需要解构伴侣(性别)角色的二分化,反对刻板印象,打破条条框框,争取实现性别平权。

少年辰轩 · 1年前
hrt不会搞出来假两性畸形??

布丁猫咪 · 1年前
科学调理身体的话应该会降低胎儿畸变的概率吧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