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别资讯

性别没有标准

640 (2)_30_04_2018.jpg
640_30_04_2018.jpg

       人的性别不是只有“男/女”两个极端,而是一条连续的光谱带。我们每个人都可能位于这条性别光谱带上的任何位置。

文/李钘滢

非黑即白的性别观

640 (1)_30_04_2018.jpg


小闵焦虑地点开了微信的性别选项---“男”和“女”,然后毫不犹豫地把“女”改成了“男”,改完保存后遍迅速退出了页面。表情也渐渐放松下来,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而一分钟之后,小闵又打开了手机,把性别选项的“男”改成了“女”。

 

这不是小闵第一次为自己的性别而纠结了,也不是第一次这样来来回回修改自己的信息。

 

“可是,改来改去,都不是我想要的。我觉得我,不属于男性,也不属于女性,我只属于我自己。你懂我意思吗?”小闵放下了自己的手机。

 

 二元性别的意识是怎么来的呢?为什么这个世界除了男性就是女性呢?为什么大家讲起泰国人妖都会一脸坏笑,然后用嘲讽的语气说:“TA们都不男不女的。”

 

一个个谜团在小闵的脑子快速闪现,为什么大家在用符合生理性别上“她”代替自己的时候,自己会这么不舒服呢?但即使是第一眼认错她是男生而使用“他”来指代自己,小闵仍然是觉得不舒服,就好像被一块奇怪的石头压住,喘不过气,又不知道找谁帮忙搬走这块石头。

 

小蝌蚪找妈妈,我在找自己


二十三岁的小闵,现在是一名服装设计师,一米七的个子,留着短短的头发,左耳上戴着一只小小的耳钉,眉宇之间英气逼人。

 

在初中的时候,小闵就认识到了自己与他人的不同,这种不同不仅仅是在同龄人中宛如小白杨般嗖嗖地长起来的身高,还有对自己模糊的性/别认识。


640 (3)_30_04_2018.jpg

 

“其实我的名字是‘敏’,但是我觉得我的名字太女性化了,不喜欢,我想把自己的名字改成‘闵’。那一年,我刚上初三。”

 

小闵的名字是妈妈起的,然而当妈妈听到小闵想改名字的理由时,妈妈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转而开始批评起小闵的着装。

 

“改名字?你知道为什么我给你取这个名字吗?这个字多好啊!以前我就特别希望你能成为一个聪敏的女孩子,让别人听起来,有一种‘哎哟!名如其人’的感觉,多令人刮目相看啊!你看看你现在,平时穿的衣服跟男生一样也就算了,现在名字都要改了?不改!”

 

640 (4)_30_04_2018.jpg


三十五岁的妈妈和十五岁的小闵隔着的不仅仅是二十年的年龄鸿沟,还有在这个好坏并存的时代中缺失已久的性/别意识。多年传统观念形成刻板印象的妈妈当然无法理解小闵的选择,而年纪尚轻的小闵同样也无法认可母亲的想法。

 

“后来,我就选择了最简单也最直接的方式----在作业本上都写‘闵’,只有考试才会写‘敏’,别说老师了,就连同班同学都分不清我的名字是哪个字。”讲到这里,小闵忍不住笑了起来,冬日的阳光暖洋洋地照在清秀的脸上,显得格外好看。

 

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因为与众不同的性别气质,小闵被同班同学贴上了标签---“男人婆”。

 

“为什么我一定要留长发呢?为什么一定要穿校裙呢?我可以穿,也可以不穿,这跟我是男生或者我是女生都没关系啊!只有我自己才能决定自己的样子,不是吗?”

 

家庭的不认可、学校的校园暴力,小闵开始慢慢地意识到这种改自己名字的方法并不能舒缓内心的冲突。


640 (5)_30_04_2018.jpg

 

“那时候我就想成为一个服装设计师,我想设计出中性时尚的衣服,男生不一定要打扮得像男生,女生也不一定要打扮成女生。那种感觉就好像,小蝌蚪在找妈妈,而我想去掉‘性别标签’找自己。”


没有标准的性别

640 (6)_30_04_2018.jpg

 

小闵开始不断上网翻阅资料泡图书馆的日子。在这些不眠不休的日子里,在迷茫和不安中,小闵也终于找到了想要答案。


传统的性和性别观念认为,我们的性别基础在于身体(body)、性别(gender)和性欲(sexuality)这三者之间的关系:我们的身体决定性别,而我们的性别又决定了我们的性欲——受到哪种性别的人的吸引。


事实真是如此吗?


美国酷儿理论学者巴特勒(Judith butler)指出,根本不存在"恰当的"或"正确的"社会性别,即适合于某一身体(生理性别)的社会性别,也根本不存在什么生理性别的文化属性。


“人的性倾向是流动的,不存在同性恋者或异性恋者,只存在某一时刻同性之间的性行为,或另一时刻异性之间的性行为。甚至,不存在传统意义上绝对的男人或女人,只存在着一个个具体的,活生生的人。”


---《你真的了解自己的性别吗?》



 在看到facebook上56种性别介绍后,小闵意识到:原来,男/女只不过是性别中的其中两种,而和自己一样不喜欢用简单二元性别认同自己的人也很多。

   

性别没有标准,穿裙子不是女生的专利,留短发也不是男生的专利。

 

现在的小闵加入了LGBT社群的组织,成为一名志愿者,每周都会花四个小时的时间回复社群的公众号的一些咨询信息。若碰到跟自己一样对性别认同产生困惑的人,小闵便会耐心地开导,然后不厌其烦地一遍一遍重复讲述自己的故事。

 

640 (7)_30_04_2018.jpg


“我想坚持自己的理念,设计更多‘去性别标签’的衣服,TA也不一定是男装或者是女装,TA可以更多元、更开放、更酷。毕竟,如果太在意别人的眼光,反而变得无趣。”小闵笑着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然后把“性别酷儿”的胸章戴在了身上。

      

人的性别不是只有“男/女”两个极端,而是一条连续的光谱带。我们每个人都可能位于这条性别光谱带上的任何位置。


这个世界不应该简单地将贴上“男/女”的标签,是时候,去掉传统的性别偏见了。


文章首发在Vagina Project

图片:《About Ray》


640 (8)_30_04_2018.jpg

扫描上面二维码

(或者添加微信Queer2018)

进粉丝群

和我们一起胡说八道


640 (9)_30_04_2018.jpg


喜欢这篇文章

可以赞赏我们

赞赏收入用在Queers后续活动



640 (10)_30_04_2018.jpg

本站部分内容来自互联网,如不慎侵害的您的权益,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
Part of the information in our website is from the internet.If by any chance it violates your rights,we will delete it upon notification as soon as possible.Thank you for cooperation.
2 条评论
About Rey

Cosmeows · 9个月前
说的固然对。但比起做自己,很多Trans没有主见,想要的是被大多数人认可。而超出男女二元性别,就超出了大多数人的认知,也就难以被承认。尽管,有主见的人也不需要大多数人的承认。

Trans Lives

跨性別群体之间的交流与互助

下载 App